《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八章 糊裡糊塗的嫁了

  我逃跑的當天夜裡,被荷雲西抓到。

  他把我扔進大床上,手腳被繩子嘞住。

  他有些憤怒,逼問我為什麼要逃走。我膽子小,實話實說。

  他聽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說我把阮冰妍那句威脅的話理解錯了。

  我才知道,她並非想幫我,而是如果我不滾蛋就讓我死。

  同樣是女人,她的心怎麼就如此冷血。

  我沉默。

  「那你是想看着我死嗎?」我問荷雲西。

  他本來笑的開懷,聽我這麼說,突然若有所思起來。房間里很安靜,靜的我緊張,生怕他的回答是:「是」。

  荷雲西的表情凝重,似乎想做一個重大的決定似的,而後他放開了我的手腳,把我扶起來,很鄭重的樣子對我說:「我們結婚吧!」

  結婚?我為什麼要和一個才認識幾天的男人結婚。

  「為什麼?」我傻傻的問。

  「還債!」他痛快的回答我,眼神中有些閃爍。

  「我欠你的?」說完這話我都覺得自己蠢。趕緊改口道:「好!」

  我覺得,在我們山裡,結婚是件很重要的事兒,但是對這些花花公子來說可能就是玩。

  反正我也跑不掉,別把我玩死就行。

  「如果我和你結婚,我們就兩不相欠了吧。」我要問清楚,債也得有還完的時候。

  荷雲西笑着點點頭。

  「行,給我寫個紙條。」

  紙條?他一臉迷糊。

  「紙條你都不知懂是什麼?」我覺得他是故意的,可一定要寫,不然會賴賬。

  我在山裡見過,山上的一家人要進程帶孩子看病,沒有錢,來我家借了兩隻雞,一頭豬。他們就給我爹寫了紙條。

  荷雲西,你可別裝傻,我心裏暗暗得意。

  「哈哈哈哈哈……」他似乎懂我的意思,又捧腹大笑起來。

  我也笑了,是得意的笑,怎麼樣,這次你沒辦法糊弄我,我懂。

  後來,荷雲西給了我一疊厚厚的紙,上面寫了好多條款,讓我簽字,我有些怕,別是把我賣了。他叫來律師,給我解釋好久,我感覺荷雲西還算是個比較有良心的壞人。他還知道給我什麼青春損失費,如果不慎讓我懷孕的話,還會給我一大筆補償費,前提是不要這個孩子。

  那個時候我對錢還沒有什麼概念。因為山裡的生活雖然不富裕,但吃穿用度我爹娘養的起我,我也沒有特別高的**和要求。對於荷雲西給我的那麼多錢,我數也數不出來。反正對我沒有太大的害處,而且我們的婚期只有三年,也不算太長,我就答應了。並簽了我的名字。林小溪。

  荷雲西沒有通知任何人,開着豪車帶我去了一座教堂,我第一次見教堂這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