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六章 暗鬥

  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尷尬氣氛,我只怕我在與荷雲西獨處會再度被他吃光抹凈。

  我想離開這房間,無奈連件女士衣服都沒有。

  正囧在哪裡,房門被敲響,我興奮的要跑去開門。

  才剛從荷雲西身邊躥過去,感覺有人拉了我一下,我才不管我要稱這個機會逃掉,沒成想我身上裹着的被子被拉掉了。

  一絲不掛的站在房門前……

  「開呀。」他在我身後得意洋洋。

  我哪裡還想開門,我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門外是阮冰妍。

  她的聲音我印象深刻。

  「開下門,我給你們送衣服來了。」話里透着她知道我們鬧整夜的語氣。

  荷雲西走過來橫抱起我重丟回大床上,把被子扔在我身上。

  我往上拽了拽被子,他剛要去開門,又轉身走回來把被子拉開,非要讓我露出些身體。

  真變態!

  他裹好浴巾,拉開門。

  阮冰妍見是他,頓時嬌聲軟語起來:「雲哥,我一會給你端早餐上來,還是你下去吃?」

  我沒聽見荷雲西的聲音,只聽見砰一聲門關上了。

  我忙從被窩裡鑽出來,往他手上望去,空無一物。

  荷雲西坐到床上,大床搖晃了兩下。

  「餓嗎?我們出去吃!」

  隨後他打了一通電話,也就五分鐘吧,有人敲門,是誰我沒看見,反正我終於有衣服穿了。

  穿戴整齊,我拉開門就要離開,荷雲西一句話立刻把我嚇破膽。

  「不在我身邊,你會死的很慘。」

  一語驚醒夢中人,他說得對,只要我離開荷雲西的視線,恐怕阮冰妍和陸盛男會準備好一萬種死法等我。

  於是,我活蹦亂跳的躲到荷雲西身後,挽起他的手臂。

  我是他的女人,既成事實。那麼接下來要親昵,要享受。

  這男人真是好有算計啊。

  為了避開我的仇人,荷雲西特意開着車帶我出了莊園去一家西餐廳。

  他和我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

  一小塊牛排,一點點生菜,好幾十塊錢。我簡直不敢下筷子。

  「怎麼,不喜歡?」他抬手要幫我點其他。

  我慌忙止住,「不是,我只是,不習慣。」我怕說實話被他嘲笑,只能說我吃不慣。

  他笑笑,用叉子幫我把牛排切好,插了一塊送到我嘴邊:「你需要補一補。」

  我很感動,是的,我剛被人剖腹,氣血大虧。

  「否則,晚上你滿足不了我,我可不願意和死屍……」

  我狠狠的用刀扎在牛排上,流淌出一股湯汁。

  荷雲西吃的很開心,今天他心情不錯,一直在逗我。

  最後甜點剛剛上來,我看見了不想見的人,陸盛男和阮冰妍。

  荷雲西輕拍我手背,示意我和他坐在一邊。

  果不其然,那兩位走進店來,直奔我們的桌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