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五章 醉了

  當我意識到我有這種想法的時候,真是把自己也嚇了一跳。

  我只對自己說,入戲太深,入戲太深。

  「冰妍,來,介紹一下,」荷雲西拉過我走到紅寶石女郎跟前,「林小溪,我女人。」

  「你好,阮冰妍。」紅寶石女郎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一閃而過,但我真的看到了。

  面對她,我的仇人,心中的恨意讓我現在就應該撲上去掐死她。

  可我腦海中不知為什麼就回憶到我爹帶我入山捕獸的情景,爹告訴我,獸這種東西很機敏,要抓住它只有兩個字:忍耐。

  忍耐着衝上去的**,等待着一次就能成功的機會。

  對,我必須成功,一次成功,否則那個死掉的獸,恐怕會是我。

  誰是獵人,誰是困獸,不到最後一刻終難判斷。我想,紅寶石女郎阮冰妍也十分的不願意看着我活着。

  「雲西,」我沒理阮冰妍,而是一下子轉身撲進荷雲西懷裡。荷雲西也是一愣,隨後溫柔的問道:「怎麼了,我的小花貓。」

  ……

  這親昵的稱呼,引來眾人一陣唏噓。

  我咬咬牙,忍住他的調戲,不要臉的在靠近他懷裡:「她剛才指着我,大喊鬼啊,真的嚇到我了。好討厭。」

  荷雲西忍不住的一聲笑,大手在我圓滑的屁股上狠狠的一掐,我驚的躲了一下,反被他狠狠壓入懷中。

  阮冰妍強壓着火氣,露出嫵媚的笑向我道歉:「對不起嫂子,我,我認錯人了。」

  「你把我認成鬼?!」我沒好氣的吼,不想就此放過她。大不了逼她露出本來面目我就與她同歸於盡。

  阮冰妍面色尷尬。張了張嘴巴沒有講話。

  荷雲西拍拍我,安慰道:「小事情,又沒怎麼樣,肚子餓不餓,大家開飯了。」他拉着我走掉。目光盯住我羞紅的臉,低下頭對我耳語:「想吃什麼?晚上我請你抓魚吃。哈哈哈。」

  他的笑那麼肆意,又跟我咬耳朵,別人看來我們倆在甜言蜜語。

  只有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狠狠的瞪了眼荷雲西。

  所謂的晚飯,原來如此豐盛。

  在大山裡,我很少吃肉,一般都是吃些新鮮的蔬菜。雖然有很多野生的小動物可以狩獵來吃,但必定我們同處在一片綿延的山中,吹一樣的山風,飲一條溪中之水,不忍心無緣無故去殺生。

  父親頻繁去捕獵,還真是因為陸盛男。他欠我們林家一條命。

  看他們大吃大喝,雖然偶爾飄來的肉香味也蠻不錯,但我依舊吃不慣太油膩的東西。

  「來,解油膩。」荷雲西遞給我一杯紅紅的飲料。

  我接過來,鼻尖傳來一股從未聞過的香氣。

  我用眼神詢問這是什麼,他只笑笑,舉起他手中的那杯,「叮」的一聲和我碰了一下,之後他一飲而盡。

  我以為這是什麼水果汁,也學他的樣子一飲而盡,咽下去之後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口中有餘香,但這絕不是果汁,我微微咳了起來。

  眾人見我這般喝相,都互遞眼神,然後會心一笑。我當時什麼都不懂,沒看出來他們有陰謀。才被他們這幫人,連哄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