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四章 你還沒死

  這幫人也不知道剛剛都藏在何處,此時從四面八方突然躥出來,朝荷雲西的車跑來。

  這真是幫有錢人家養的花花公子,嘴裏吐出來的全是葷的,污言穢語,我心頭閃過一絲不妙。

  「阿西,這車開的爽快吧,是不是一路都在吹簫。」

  「哈哈哈……」一陣猖狂的笑聲。我腦海里閃過很多新聞畫面,妙齡少女被虐致死……

  「吹簫,吹簫……」男男女女的無恥喊聲。

  我的眼淚瞬間成河。

  荷雲西還在擺弄我,唇上沾了鹹鹹的熱淚。他忽然頓住。

  我趁這小小的喘息機會,別過臉去。今天算是掉進狼窩裡了,我怎麼這麼傻,竟然信一個陌生男人的鬼話。

  荷雲西微微粗重的氣息,撲在我耳畔,痒痒的。

  他緊緊的摟了摟我,像在給我暗示。

  「這就怕了?你還真的很沒用。」

  他語氣溫柔,莫名的我哭的更厲害了。

  他扳過我的臉,吻我的眼睛,吸干我臉上的眼淚。繼而輕聲說:「別哭,要表現的親昵些,要享受……」

  我呸!我惡狠狠的盯住他。膝蓋順勢頂住他早就撅起的命根子。

  他一愣,然後狠狠在我額頭啄了一下。

  「很好,」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朝他襠部按去,「想抓魚嗎,小花貓……」

  「啊……」我雖然被渣男欺騙,但我並不隨便,荷雲西的流氓行徑我心裏好怕,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結果,引來車內車外一陣大笑。

  他們以為我是興奮的大叫……

  荷雲西終於從我身上爬起,悄聲放下一句話,便拉開車門,鑽出去。

  嘭的,又把門死死鎖上,擋住車外那些花花公子。

  車外有多喧囂我聽不見,全世界只剩下那句意味深長的話:「做我的女人。」

  我還半躺在副駕駛上,頭髮凌亂,衣服暴露不堪,紅寶石女郎不知什麼時候繞到這邊,她想要敲打車窗的右手高懸在空中,僵住了。

  因為我側過頭,冷冷的和她對視一眼。

  然後只聽她尖叫:「鬼啊!」

  她當時的樣子,真是嚇破膽了,手指指着車門,後退幾步就跪倒在地上。

  想殺掉我時,怎麼沒想到我會變成鬼來討人命債呢。

  眾人一下子都不出聲,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陸盛男也出現在我眼前,跑過去扶起紅寶石女郎,緊緊摟住她,問她情況。然後也朝我的方向望過來,他嘴唇抖動,臉色慘白,也以為看見了什麼髒東西。

  這種殺人如兒戲的人,也會害怕?

  我咧開嘴輕蔑的笑了。

  怕了?對,我這次來就是要叫你們怕到底,不死不休!

  荷雲西裝作沒事的樣子,拉開副駕駛,優雅的請我下車。

  我牢牢記住他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