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三章 聯手

  三個月後,我的身體恢復的很好,傷口那裡留下一道疤,醫生本想幫我去除,我拒絕了。那是陸盛男和那紅寶石女郎傷害我的證據。

  那位荷少爺,三個月以來一直沒有再度出現,今天竟然來幫我辦理出院手續。

  我們倆素未平生,他救了我,又帶我治療,我很感激他,但我知道他應該不是普通人,這種不明身份的人我這輩子再也不想招惹。

  「謝謝您,我自己可以辦理,」我的話都沒講完,他舉起賬單在我眼前晃晃,我瞥見了那一長串數字之後,就選擇閉嘴。

  是的,我除了這個破損的肉體,一無所有。

  一切順利結束,我想他應該轟我走,再也不想看見我了,我坑了他那麼多錢。

  可他竟輕輕牽起我的手,在我耳邊低語,我被他這一句話炸昏了頭,他說:「陸盛男就在我家。」

  我腦子裡嗡的一聲,險些摔倒。他堅實的手臂托住了我的腰,順勢把我抱起。

  我驚呼一聲,他卻笑的燦爛如驕陽。

  他是故意表演給周圍人看的,因為我看到所有人都大張着嘴巴,有的竟然在拍照。

  他到底想做什麼?難道我又被困在第二個陸盛男手裡!

  他將我放在副駕駛,關好門。

  車子啟動,朝大路奔馳而去。

  「荷少爺,」我學他們稱呼他,「欠你的醫藥費,有生之年一定還你。」

  他快速瞥我一眼:「誰的有生之年?你的,還是我的?」

  我頓覺尷尬,連忙調整:「在我有生之年……我只要活着我只要有一丁點收入,我就還你。」

  我覺得,我和荷少爺之間唯有的一絲聯繫就剩下那些昂貴的醫藥費了。我還欠他什麼?

  「你欠我一條命!怎麼還?」他突然淡淡的說。

  呃,我還不起。

  「您要是這麼說,我就還不起了。」我再度閉上嘴,不爭一詞。

  「你可以用別人的命來還。」他突然猛地踩下油門,彷彿踩住了誰的脈搏。

  我似乎懂得他的意思,但我還要問個究竟,得不到他肯定的回答,我不敢默認我的想法。

  「誰的?」我問,我的聲音在發抖,我期待着三個字的出現。

  然而,他並沒有按照常理出牌,他再次刺傷了我。

  「那個給了你一個孩子,又拿走的人。」他回答,眼角餘光掃了我一眼。

  他肯定看到了我一閃而過痛苦的表情,否則他不會露出得手的微笑。

  「你我聯手,雖然你很沒用,只要你聽話……」他繼續毫不考慮我感受的說著。

  什麼?我很沒用。他嘰里呱啦的說了一通,我腦中始終盤旋這一句。

  「怎麼樣?你只管貌美如花,我只管殺人如麻。」

  車子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