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二章 再見故鄉

  我倆的身體貼合在一起,仿若一顆極速墜落的流星,從空中迅速划過。

  我想,我會被摔扁成肉泥吧。可他,這個摟着我的男人是為什麼呢?自殺?還是同我一樣被陷害?

  我眼中的疑問,似乎被他看穿,他眯起眼睛,騰出一隻手,拉動了背後什麼地方,突然他後背彈出一個東西,隨風飄揚,嘩啦一聲在空中展開。

  是降落傘,和天一樣的藍。

  他沖我挑挑眉,彷彿在對我說一個字:蠢。

  我心中說不出是喜是悲。我應該不會死了,有點幸運是不是,可我活着,除了傷悲,已一無所有。

  他摟着我,安全降落了,只是降落的地點讓我又痛的生不如死。

  竟然落進大海里,

  我只感覺身子突然一陣冰涼,接着小腹像被千刀萬剮的痛,海水滲進我傷口裡,我痛的忘了矜持,堅強,一下子哭喊起來。

  他也發現了異常,身體周圍的海水已被血染紅。我聽到他罵了一句:「媽的!」

  便對我大吼,不要亂動。

  我不聽,我滿腦子只有一個感覺,疼。此時此刻還不如讓我直接淹死來的痛快。

  這男人,也夠果斷,夠狠的。直接一拳打暈了我。

  之後我不知道他怎麼把我弄上岸的,我再醒來時,躺在一張顛簸不定的床上。感覺到床在搖動,我本能的探身想起來,一陣鑽心之痛襲來,我狠狠倒回床上。頭上冒着冷汗。

  「不要動!」他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渾厚動聽,我竟被這音色迷住。

  「沒死吧!」他沒等到我的回應,又大聲喊了一句。

  我這才看清楚狀況,原來是在一輛好大的車裡。車上也有床?我除了見過救護車裡有副擔架之外,還沒見過可以放張大床的車。

  我還在發愣,車子突然停下,我差點一頭從床上栽下去。

  重重的腳步聲從車頭那邊傳來,他快步來到床邊,見我睜着眼,臉色才緩和些。

  「躺好!別給我找麻煩!」說完他轉身走了,隨後車子再次發動起來,依然是劇烈的搖晃着。

  我回味着他剛才的話,別給他找麻煩,是什麼意思。

  後來我倆混的熟了,他告訴我,如果那天我失血過多死在他車裡,就是給他找麻煩,我問他,那怎麼辦,萬一我真死了呢,他說,直接拋屍,讓野狼野狗啃的骨頭渣都不剩。

  這就是男人這種生物,想狩獵你的時候,跟條狗一樣哈巴上來,搖頭擺尾,轟都轟不走,千依百順,只為能睡了你。然而不需要你的時候,他們會說馬上滾,更甚者就像我遇見的陸盛男一樣,真的讓你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一點痕迹都不留。

  沒一會我就頭暈的想吐,我忍住,怕給他找麻煩。

  車子終於停住了,他抱我下了車,朝一架直升飛機走去。

  一見飛機這個東西,我就直打冷顫。我不相信,如果我在被人扔下飛機,還能遇到一個跳降落傘的人。

  「去醫院!」他的聲音混雜在螺旋槳的噪音中,但依然清晰可辨。

  我在飛機里疼的死去活來,冷汗淋淋,他一直保持一種姿勢緊緊抱住我,即使我把眼淚和鼻涕抹在他藍色襯衫上,即使,我痛到咬在他肩上,他都沒吭一聲,也沒有把我扔出去的意思。

  飛機上自然還有其他人,表情很怪異的盯着我打量。那意思好像一顆上等的白菜被豬拱了,而我是那頭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