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十章 自責

  不管怎樣,荷雲西終歸是不能下水,可他竟然答應陪我坐游輪!

  我心裏有點小感動,想着要不要去感謝他一下。

  王媽媽看我小臉紅了又紅,猜出我的心意。對我說:「林小姐和阮小姐果然是不一樣,你很單純,都嫁給少爺了還要臉紅。小夫妻倆有什麼都可以直接說。」

  哦……小夫妻……

  我不想跟王媽媽解釋,我和荷雲西到底是什麼關係,她應該也聽不懂。

  「好,我這就過去。」我穿上鞋子,去了荷雲西的房間。

  我慢慢走到房門外,還在盤算着說什麼好。就聽見房間里荷雲西的怒吼聲:「不管付出多少代價,必須幫我克服恐水症!」

  他沒事發什麼火?!我嚇得不敢敲門。

  王媽媽從我身後走來,笑眯眯的,輕輕的敲了敲門,我趕緊拉住她蒼老的手,指指裏面,讓她不要出聲。她搖搖手,告訴我沒事。

  荷雲西的吼聲傳來:「誰!」

  王媽媽在我身邊說:「林小姐來了,少爺。」

  我聽見腳步聲傳來,嚇得直往後退,恐怕他出來會一巴掌打飛我。

  荷雲西打開房門,猩紅的眼光看向我。

  什麼都沒說,把我攬入懷中。

  「你怎麼樣?有不舒服嗎?」他問。

  我被問的一頭霧水,搖搖頭:「沒事,海水……真難喝。」

  他被我逗笑了。牽起我的手,走進房間。

  「吃飯了沒有?」他又問。

  我又搖搖頭:「喝了一肚子水,嘴巴苦苦的,不想吃。」

  他皺了眉頭,真丑。

  「那我們去餐廳吃吧,我陪你。」說著他就要起身,我拉住他。

  有些事我要問明白,免得我胡思亂想。

  「你有恐水症,為什麼還帶我坐輪船?」我盯住他,想聽他隨便用什麼敷衍的話糊弄我一番。我心裏也好踏實。可他沒有,他認真的看着我,告訴我:「因為你怕坐飛機!」

  是嗎?他這麼認真的對我?我心裏掀起千層浪。我對他好像有一點點特殊的感情在心裏若隱若現。

  此時我真是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應對,他見我默不作聲,套了一件衣服,便拉着我走,我懵懵懂懂的跟着他。直到上了他的車,才反應過來。

  「去哪裡?」

  他颳了一下我圓潤的小鼻子:「去吃飯。」

  這時候我們也靠岸了,索性開着車找一家西餐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