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便是分離》[最痛便是分離] - 第一章 亡命之徒

  跟了陸盛男,過一段刀山箭雨的日子,回頭想想終歸怨我自己。

  如果時光倒流,重來一次,我一定對他,見死不救。

  那個時候的陸盛男是在躲避仇家的殺手,才會出現在窮鄉僻壤,一頭栽倒在我家爛木門的門口。

  我和爹把他抬進來的時候,他已經奄奄一息,就快斷氣了。

  連續幾個日夜,我眼睛都不敢合上,生怕他死在我手裡。家裡沒有山珍海味給他補身子,我爹就去山裡偷偷獵幾隻小野兔,我娘就去拔野菜,熬兔肉湯給他喝。

  對他這麼好,完全是出於山裡人純粹的善良。後來經歷過一些殘忍之後,我很懷念過去,為什麼那時候我會無欲無求的全力救他。因為賜予我吃穿用度的大山大水都是寬厚溫柔,沒有豺狼虎豹。

  他在我家住着,很少講話,不講他是誰,哪裡人,遭遇了什麼。

  最多的只是在我給他盛飯的時候,講一句謝謝。

  一晃就是一年多。日久生情,我的肚子也微微隆起。為這事兒,我爹差點沒罵死我,我娘紅着眼圈只說了一句,媽給你熬湯補補身子。

  現在想想,那個時候,陸盛男就是個亡命之徒,我卻該死的迷上他這種人設。

  我看得出陸盛男是大城市的人,從他吃飯的動作,和指節分明的手就能感覺到。

  幾個月很快就過去,眼看我就要生了,家裡突然來了一撥人,有那麼幾個男的,身材彪悍,腰裡,小腿上都帶着刀。見到陸盛男都低頭輕呼一聲「盛哥」。

  推門進來看我的是個女的,真挺漂亮的,細白皮膚,高扎着馬尾,給人感覺乾淨又利索。就是她的闖入給我家帶來滅頂之災,

  她嫌棄的瞥了我一眼,我卻朝她禮貌的微笑,她的妝實在好看,精緻的像塊紅寶石。我一個山裡丫頭自然從不塗脂抹粉,但她的美艷打動了我,我有點自行慚穢。

  「盛哥,這女人……」她指着我。

  陸盛男那個時候還是護着我的,他對她說:「別沒大沒小的,叫嫂子。」可他眼中對這個女人也有寵溺之情。只是當時被我忽略了。

  我心裏美美的,雖然有些緊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能肯定我的身份,我很開心。

  後來,他說他要出去辦點事,一天一夜沒回來。

  而我家,就在那晚出了大事兒。

  我爹娘為了保護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死了。

  深夜,整座山都睡熟了,我爹把我搖醒,他說心裏不安,總覺得有些不對勁,讓我藏裡屋地窖里。

  我都不知道家裡還有地窖,我鑽進去的時候,聞到一股發霉的味道,看來是多年未用了。

  地窖里很寒冷,我娘特意給我扔下來一床被子。沒想到這是我和爹娘的最後一面。

  我睡的正香,腹中突然劇痛,我從夢中驚醒,恐怕是小傢伙要出來了。

  我喊了幾聲爹娘,沒人回應。我忍住腹中傳來的陣陣劇痛,爬向地窖門口的樓梯。

  我想勉強站起來爬上去。可雙腿之間一股濕漉漉的灼熱,噴涌而出。血,不停的留着,像大山裡那條溫和的小溪。我躺在暖暖的小溪里,閉上眼睛,緩緩睡去。

  再醒來時,頭疼欲裂。

  我躺在一張單人床上,連整個屋子都小小的,卻很精緻,還有一種淡淡的幽香。

  門外,有人在吵架,那男人的聲音我聽的出是陸盛男,那女人我不確定,似乎認識,卻沒什麼印象。

  我只聽見他們兩人語速很快,內容卻讓我不寒而慄。

  「你為什麼要燒死她爹娘!給她打針?!為什麼!」陸盛男的聲音從未如此氣憤和激動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