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 - 第九章 月事

  安意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因為劉耀文的手已經被席沐承握住了。

  「劉醫生,我是安意的男朋友,很高興認識你!」

  安意聽到了骨節的喀喀聲,劉耀文的臉早已因吃痛而扭曲了。

  好半晌席沐承才放掉劉耀文的手。

  「好了,你們重新認識吧!」席沐承的聲音顯得很低沉,有種恰到好處的沉穩。

  劉耀文握了握吃痛的手,恐懼的望了一眼席沐承之後,跟安意說道:「那個……我還有事先走了,不打擾二位了!」

  說完,便跟屁股着火似的走了。

  席沐承抄着手,一手拿着紅酒杯,好以暇整的望着落荒而逃的劉耀文。

  「席—沐—承!」安意的黑眸幾欲噴火出來。

  「怎麼了?打亂你的美人計了?」他的聲音透出不悅。

  「跟你沒有關係!」安意掩飾地躲閃着席沐承帶着審視般的眼神,心虛地將睫毛垂下。

  「誰允許你自作主張了?難道你覺得誰都會稀罕你的身體?」薄唇氣惱地吐字出來。

  安意一愣,他居然這麼想她?不過轉念一想,也覺得情理之中,自己傍上他,可不就是用的身體嗎?

  晚會已經進入尾聲,二人一同回到了家,由於先前的不愉快交談,二人一路到家都沒有交談,氣壓一時很是低迷。

  手機的鈴聲打破了沉悶的空中,安意拿出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發過來的。

  安小姐你好,我是劉耀文,今晚很高興認識你,他日有「機會」再約。

  安意的嘴唇勾勒出一條弧形。

  她洋洋得意的將手機往席沐承面前一放:「看樣子,也不是人人都會畏懼你!」

  席沐承隱忍不發地抿起薄唇,一條線似的覆上一層冰霜。

  劉耀文嗎?居然敢無視他的警告!很好,他會陪他好好玩玩的!

  想着魚兒已上鉤了,安意心情有了一絲愉悅。她開始覺得犯困,明天她還得去學校呢,明天可是學校的畢業典禮,一直以來她都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她可不希望最後給老師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安意剛準備抬腳離開,卻發現手臂被席沐承拉住了。下巴即刻也被鉗住被迫仰頭看向男人俊美的冷臉。

  「看樣子,你並沒有聽進去我說的話?」

  安意也瞬間跟了炸了毛的貓一樣,這個人到底要怎樣?這是她的事情,關他什麼事?

  想到這,她立刻輕快的挑了一下嘴唇:「我的事不用你管!」

  說罷揚手別開他鉗制自己下巴的手,抽身想要離開,可骨節分明的大手卻更加用力。

  疼痛撕扯着安意的身體,可是她卻倔強的別過臉,沒有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

  「你幹什麼,放手!」接連掙扎了幾下也沒有掙脫掉席沐承的鉗制,安意怒目而視的抬着瞪着那個罪魁禍首。

  「不用我管?」男人的音腔里有壓抑的怒火。

  「對!」安意感覺自己最後一點耐性都耗盡了,她現在只感覺身心疲憊,她只想儘快擺脫席沐承的鉗制,上床好好的睡一覺。

  用力的甩脫男人的手,安意準備立刻腳底摸油-開溜。可是男人卻更加敏捷地一把拉過她,力量的慣性讓安意跌落在席沐承懷裡。

  「混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