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 - 第五章 家宴(2)

,來到了鏡子面前。露肩的小洋裝露出了她纖細的脖子,橙色的衣服讓她的皮扶看起來膚如凝血,腰部的收腰設計完美的包裹着她的腰身。

  安意給自己化了一個淡妝,老許說過六點會準時來接她,安意望了一眼牆壁上的掛鐘,時間正指向五點五十。

  她走下了樓梯,給自己挑了一雙銀灰色的細高跟鞋。

  當車響時,安意走出了門。

  席沐承第一眼便望見了一身洋裝的安意,他就知道這身洋裝會很適合安意。

  當安意拉開車門時,驚訝的發現席沐承也在后座。不過,他還是緊閉着雙眼。安意小心翼翼在他旁邊坐下,悄悄的與他拉開了一點距離。

  卻不知席沐承突然大手一撈,安意便掉入了他懷裡。

  席沐承還是閉着雙眼,安意不經懷疑他是不是閉着眼睛也能看見東西。可是她也不敢亂動,只能靜靜的靠着席沐承的懷裡。

  席家的別墅坐落在A市的富人區的半山腰,別墅內住滿了各色各樣的花花草草。

  席沐承攬着安意的腰肢,來到了大廳。

  安意望着餐桌上早已坐滿了人,席沐承拉着她落座之後,卻絲毫沒有為她介紹之意。

  這讓安意感覺有一絲尷尬,沒有席沐承的介紹,她也不敢冒然開口。

  「咳……那個沐承啊,你不打算給爺爺介紹一下這個姑娘嗎?」為首的席老爺子先打破了僵局,安意不經鬆了一口氣,抬頭望了過去。

  花白的頭髮,卻還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

  席沐承沒有接話,只是給自己倒了一杯花茶:「她是誰,是我的事,不需要向你們報備!」

  砰,一個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了餐桌上。

  「逆子,你就是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

  席沐承拿眼掃了過去,對方明顯縮了一下脖子。可是又覺得不能在這當口輸了氣勢,於是他又故意將頭抬的高高的。

  「席爸,請問你,我應該怎麼說話?」

  原來那個中年男子是席沐承的父親,安意心想道,為什麼席沐承對待自己的父親說話都這般無理,看樣子他真的是個無情無義的冷血動物。

  旁邊一位長相精緻的婦人,抬頭斜着眼望着席沐承。

  「沐承啊,不是我說你,你這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就讓家裡二個長輩添堵,外人說出去,對你名聲也不太好吧!」

  「那就讓他們說去吧!」席沐承顯然也沒有將她的話放在眼裡。

  場面一時之間又冷了場,安意發現坐在自己旁邊的男子正在桌子底下用腳有意無意的掃過安意的**,這讓安意感覺噁心。

  而她隔壁的男子,現在正對着安意挑了挑眉毛,舔了舔嘴唇。

  安意覺得她早上喝的粥都要吐出來了。

  在對方的咸豬腳再次伸過來時,安意狠狠的用自己細高跟照着對方的腳背狠狠的踩了上去。

  「啊!」對方殺豬般的叫聲回蕩在這偌大的客廳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