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 - 第四章 你只是個婊子(2)

所以,他是去是留並不是她一個婊子能左右的,正準備打開車門時,席沐承卻先她一步按下了車門。

  席沐承用手夾着安意的下巴,強行讓她抬起了頭:「女人,你以後只能是我一個人的玩物,直到我玩到不想玩你為止,千萬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在外面勾搭別的男人!」

  安意聽聞平靜的點了點頭,她並不打算解釋自己跟魏寧的事情,事實上她也覺得席沐承未必想聽。

  司機抬頭從後視鏡往向席沐承:「席總,你今晚不住這裡嗎?」

  「老許,去公司!」席沐承說道。

  老許明顯的愣了一下,可是他還是很快的調整了位置,將車子再次開了出去。

  這些有錢人的心理,他是真的搞不懂。明明不是席總自己一下班就要趕往南灣嗎?他還以為席總會去見艾達呢,沒想到卻是來見安小姐。

  可是,看他們談的,好像不是很愉快呢。老許甩了甩頭,決定專心開車,不在多想,這本就不該是他操心的問題。

  安意透過落地窗看到席沐承的寶馬開出去後,才扶着牆壁滑落在地,而眼淚早已布滿臉龐。

  為什麼明明在決定做這件事之前,已經告訴自己要將心練成銅牆鐵壁,可為何現在她的心還是會痛,她還是會在意別人將她看成不幹凈的風塵女子。

  席沐承來到辦公室後,將領帶隨手鬆了松,便放任自己倒在了辦公椅上。

  而桌面上,一疊資料正安靜的躺在那裡。為首的一張,一個姑娘的照片端正的貼在上面,笑臉如花,彎彎的眼睛閃亮的如天上的月牙一般。

  席沐承的手撫過姑娘的笑臉,手停頓在那張笑顏上。

  他觸電般的立刻收回了手,他在幹嘛?

  突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席沐承的思緒,手機上面閃爍着艾達二個字。

  席沐承感到了一絲惱怒,他按斷了鈴聲。可是機主好像也在跟他較着勁一般,不一會兒鈴聲再次響了起來。

  「說!」席沐承拿起了電話,放到了耳邊。

  艾達像是沒有感覺到席沐承的怒氣一樣,嬌滴滴的說道:「席少,人家想你了,我在南灣等你哦?」

  不知為何,這聲音讓席沐承莫名感覺厭倦。本想掛斷電話的席沐承,卻突然改變了主意。

  「我馬上過來!」

  他抓起椅子上面的米白色風衣,走了出去。

  他沒有再讓老許送自己過去,而是開着自己的蘭博基尼離開了公司。

  剛打開門,便聽見了裏面的水聲。

  透過落地的玻璃門,可是看見裏面一個曼妙的身材正在搖曳着。

  一雙雪白的手伸了出來,艾達露出濕噠噠的腦袋,臉上也因為熱氣的原因變成了嫣紅色,說不出的萬種風情。

  「席少,人家忘記拿浴巾了,你幫人家拿一下嘛!好不好!」

  席沐承望了一眼沙發上面放着的浴巾,拿起浴巾脫了外套,走了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