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縱有疾風起,愛你未言棄] - 第四章 你只是個婊子

  魏寧回億起了半年前,那時候因為家裡給他安排了相親,他一直覺得他這一生一定要找一個自己愛的女人共度餘生,他不希望他的婚姻成為名利的附屬品。

  來到吃飯地點,魏寧立刻想了一個借口開溜了。

  也是在這時,他認識了在咖啡店打工的安意。

  魏寧來到了好友余雷的咖啡店,中午的陽光照射了進來,投在了正在收拾桌子的安意身上,給安意加上了一項柔和的光圈。黑色的烏絲被隨意的綁成了馬尾,掛在了身後,隨着身體而擺動着。

  魏寧不經好奇,這樣的女子正面會如何?當安意回過頭來時,魏寧發現了安意一張精緻的瓜子臉上,鑲着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微微一笑眼睛瞬間成了彎彎的月牙。魏寧不自覺的跟着安意臉上的弧度,也露出了笑容。

  余雷過來,朝安意挑了挑眉,用手肘碰了碰魏寧:「怎麼?看上安意了?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安意」魏寧在心裏默默念着,真是好名字!

  余雷叫來了安意,讓她好好招呼魏寧。之後便留給魏寧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之後,揚長而去。

  「先生要喝點什麼嗎?」安意首先開了口,對方似乎一直在看着她,這讓她有點不明所以。

  「啊?」魏寧不經有些尷尬,他這麼直白的盯着安意,會不會嚇到她了。

  魏寧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顯得有些局促。

  「隨便什麼都行!」這一瞬間,他緊張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最終,安意給他拿了一杯拿鐵,而他也喝着這一小杯拿鐵在咖啡坐了整整一個下午。

  當牆上的時鐘指向五點的時候,安意脫下了圍裙走出了咖啡館。不一會兒,她便發現有人一路追隨自己。一瞬間,安意腦海里浮出了電視裏面經常演的那些八點檔狗血劇,不是經常上面放着年輕貌美的姑娘被人拉到偏遠小巷子劫財戒色嗎?

  她着急的拐進了一處小巷子里,這裡地處二邊的居民樓。如果真的有事,只要她大叫,別人肯定能聽見的,她隨手操起一根木棍,緊張的眼一閉,大聲喝道:「你是誰?為什麼要跟蹤我?」

  「安小姐,是我!」

  安意只覺這個聲音有些耳熟,睜開眼卻發現魏寧正站在她面前。

  之後魏寧提出送安意回去,隨着魏寧隔三差五的往咖啡館跑,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在逐步升溫。

  「放心不下可以回去!」席沐承的聲音將安意的思緒拉了回來,終歸一切都回不去了。

  安意偏過頭去,望着席沐承說道:「我不會回去的!」

  席沐承微閉着雙眼,讓人看不出他的思緒:「我給過你機會了,如果不想回去,還想繼續這個遊戲,就得遵守我的遊戲規矩!」

  他的規矩?安意自是明白的,不就是做他的玩物嗎?

  車子駛進了別墅,安意以為席沐承會下車的,卻沒有想到席沐承坐在車上,沒有絲毫下車的意思。

  安意並不打算詢問,她很清楚自己對席沐承而言只是一個玩物而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