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夫人又徵婚了》[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 第10章:如此乾脆的男人(2)

白說著推開車門下車:「我先撐傘送你回去,然後再出來看有沒有的士。」

秦芷芯默,陸慕白已經來到她身邊,就一把傘,為了把倆人都遮住,陸慕白伸手過來攬住了秦芷芯的肩膀。

幾乎本能,秦芷芯朝旁邊挪了下,而他的手扣得很緊,她根本挪不開。

「就一把傘,你想我淋雨還是你淋雨?」陸慕白低聲問。

「……」秦芷芯默,她自然不想他們倆任何一個淋雨。

而陸慕白也沒再追問,五百米的路程,倆人就這樣撐着同一把雨傘,肩並肩的朝前走着。

終於進了銀石公寓入戶大堂,陸慕白看着秦芷芯道:「你乘坐電梯上去吧。」

「那你呢?」秦芷芯抬眸看向她。

「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攔到一輛的士坐回去,總不能徒步吧,太遠了。」他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

「要不,去我那將就一晚吧。」秦芷芯有些過意不去的提議。

「好,那就打擾了。」他回答得非常乾脆,都沒婉拒一下。

「……」秦芷芯默,早知道他這般乾脆,她就不該跟他客套了呀。

乘電梯上樓,進門後秦芷芯就去房間給陸慕白找了一床全新的被褥和枕頭以及一條浴巾出來。

「不好意思,我這沒男士睡衣,浴巾是今晚剛買的,白色是中性顏色,男女應該都可以用。」

她一臉歉意的看着他。

「嗯,謝謝!」他禮貌道謝,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淺笑。

她這沒男士睡衣,挺好,這說明她身邊沒有男人。

客廳沙發不夠長,秦芷芯又去餐廳搬了張凳子放在尾部,這樣可以給陸慕白放腳。

「要不,你先去洗澡?」秦芷芯禮貌的客套了下。

「女士優先,」陸慕白紳士的開口,「何況,我還沒睡衣穿,等下洗了澡估計得裹浴巾出來。」

「……」秦芷芯當即一囧,即刻轉身進房間拿了睡衣等去浴室洗澡。

秦芷芯的睡衣是上下兩件套的,中規中矩的保守型,下面還是七分長的中褲。

秦芷芯從浴室出來,看到陸慕白正在陽台上抽煙,陽台沒開燈,昏暗的燈光下。煙頭的火星復明復暗。

「那個……陸先生,我先去睡了,」秦芷芯抬手做了個敲門的動作:「有事叫我。」

「嗯。」陸慕白轉頭過來,看着剛洗澡出來的秦芷芯,眼眸瞬間一亮,恍如看到漆黑的蒼穹里跳出一顆星星。

原本披肩的長髮用橡筋在後腦勺扎了個丸子,灰白格子的睡衣顯得格外的端莊,未施粉黛的臉上泛起沐浴後水蒸氣熏出的自然紅暈,瑩白細膩的肌膚恍如煮熟的鴨蛋剛剝了殼。

她的形象如此保守端莊,可他的心卻好似一桶被人丟下一顆煙頭的油,瞬間翻騰起熊熊燃燒的烈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