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夫人又徵婚了》[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 第10章:如此乾脆的男人

第10章:如此乾脆的男人

她把手裡的毛毯輕輕的攤開,俯身蓋在他身上,剛蓋好準備收手,下一秒,手腕就被牢牢的抓住了。

秦芷芯錯愕的看向陸慕白的臉,之前睡着的男人,那雙漆黑深邃的眼睛不知道何時已經睜開,此時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距離這麼近,。她甚至能看到他因為呼吸而輕微起伏的胸膛,他身上散發著混合著煙草味的薄荷香。

他的眼神不是晚上到她家那種淡然,而是很冷,不過看着她時卻格外的專註。

秦芷芯覺得此時的自己就恍如一個初生嬰兒一般。

她把頭扭開,和他的視線錯開,下意識的用力去抽自己的手。

結果自然是沒有抽動,因為陸慕白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

秦芷芯的火氣即刻沖了上來,加大力度再抽,依然紋絲不動,陸慕白暗地裡又加重了握緊的力度。

她甚至感覺到手腕間,他帶着薄繭的指腹正摩挲着她手腕的肌膚,一股被人欺負的羞惱感油然而生,她幾乎憤怒的瞪向他。

陸慕白就那樣靜靜的迎着她的視線,臉上依然是淡然的表情,好似沒看到她臉上的憤怒一般。

就在此時,別墅里古老的壁鐘響起零點敲鐘聲,恍如寺廟裡寂靜的鐘聲沉悶而又悠長。

零點了?

倆人都怔了下——

「要走?」他看着她身邊的挎包皺眉問。

「我認床。」她淡淡的開口。

「你公寓不是昨天才租的?」他眉頭一挑看向她。

「我習慣在自己家睡覺。」她提上包朝門外走。

「我送你。」他從沙發上起身。

「不用,我去攔的士就可以。」她堅持,不想再麻煩他。

「外邊在下雨,我這棟樓距離小區門口遠,走路得十幾分鐘,晚上車還少,你一個女孩子不安全。」

他說這些時,已經在門外的鞋櫃邊換了鞋,拿了把雨傘遞給她,讓她在院門口等着,他去車庫把車開出來。

的確是在下雨,而且雨還不小,之前落地窗拉得密不透風,她在卧室和客廳里都沒注意到。

半個小時後,陸慕白的車停在距離銀石公寓五百米處的路邊。

你沒看錯,的確是距離銀石公寓五百米的地方,因為——

「我車沒油了。」

陸慕白抬眸看向副駕駛座位的秦芷芯,一臉歉意的開口。

「啊?」秦芷芯當即震驚出聲:「怎麼會這樣?」

「晚上,車庫光線不好,我開車出來時也沒注意,早知道就不開這輛車了。」陸慕白一臉懊惱的開口。

「……能讓你助理送油過來嗎?」秦芷芯小心翼翼的開口。

「現在快凌晨一點了,助理零點後手機關機,要明天早上七點才開機。」

陸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