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公司》[紫玉公司] - 第十一章 禮物(2)

意!你們公司明文規定,不能私下攬生意,你等着吃官司吧!」

嗡!這一瞬間,趙璐那張絕美的容顏,瞬間沒有血色!

她緊緊的咬着嘴唇,如果私下攬生意被公司知道,告上法庭的話,賠償是小事,說不定會坐牢!

「風哥..」這一刻,趙璐緊咬着嘴唇,踩着高跟鞋走到岳風面前,拉起他一隻手臂,像是撒嬌一般搖晃着。

「風哥,我錯了..」聲音很小很小,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到。

她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給這個窩囊廢道歉!也沒想到,自己在這個窩囊廢的面前,竟然如此卑躬屈膝!

岳風面無表情,笑眯眯的看着她:「剛才你不是說,要我跪下,管你叫媽么。」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趙璐緊緊的咬着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我跪。」趙璐玉手緊握着,這一刻,她所有的尊嚴,所有的自尊,全被拋在腦後。她膝蓋微微彎曲,跪在岳風的面前。

「風哥,我求求你,求求你饒了我。」趙璐抓着岳風的褲腳,輕聲的開口:「風哥,如果我公司知道,我私下攬生意,後果真的太嚴重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看在萱姐的面子上,饒我一次行不行..」

「可以。」岳風淡淡的說道:「不過,你叫我什麼?」

說到這,岳風掏了掏耳朵,低頭看着趙璐。

此時的她跪在那裡,嬌軀驟然一顫。她怎麼會不知道,岳風是什麼意思呢。

「爸..爸爸。」趙璐緊緊的咬着嘴唇,低聲說道。

她的臉已經通紅,以前岳風是她最瞧不起的人,甚至見到他都覺得噁心!可是如今,她在岳風面前,已經放棄了所有尊嚴!

「以後見到我,就這麼稱呼我,知道么?」岳風笑眯眯的說著。

趙璐連連點頭。

「另外,我不想讓柳萱知道我的身份。」岳風拿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一口:「你知道怎麼做吧?」

「知道,知道。」趙璐說到這,瞄了一眼岳風:「爸爸..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不會說半個字。」

岳風滿意的點了點頭,擺了擺手,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二少爺,是我管教無方..」

所有人離開之後,向日月九十度鞠躬。

與此同時,吳得道,李黑虎,陳詩詩,楊逍四人,也紛紛走上前去,畢恭畢敬的鞠了一躬。

「二少爺,我們這些人,多年以前,連屁都不是。」陳詩詩上前一步:「如果不是您,沒有我們的今天。得知您在這,我們為您準備了一個禮物。」

說到這,她拿出一個盒子。

陳詩詩,她經營的雅詩公司,是化妝品公司。雅詩牌化妝品,現在已經很出名了。

三年前,她還是街頭髮傳單的,有一次不小心刮壞了岳風的車。不但沒逃走,還在原地等岳風回來,等了整整一夜。

當時岳風覺得她人品好,甩給她三十萬創業。一眨眼已經過去五年了。真快啊。

此時陳詩詩已經把盒子打開,裏面是一幅畫軸。

將畫軸打開的那一瞬間,岳風深吸一口氣!

這是一幅毛筆字,看起來有些年頭了。落款:王羲之!

這..這是..王羲之的【平安帖】?!

這幅字都上新聞了,被國內一名神秘富豪,高價競拍走!

「知道二少爺喜歡古董,書畫。於是我們湊錢,從收藏家手裡買過來。」李黑虎笑了一聲,他皮膚特別黑,笑起來兩排牙齒,格外醒目:「二少爺,三日後,不是你的生日嗎。這是我們為您準備的生日禮物。」

生日?

岳風一拍腦門。自己都忘記了。

自己的生日,和柳家老奶奶是一天。也就是三日後。

前幾年的生日,根本沒人記得。大家都給老奶奶慶祝生日,岳風倒也能借借光。

沒想到,現在還有人記得自己的生日。

東海市一家咖啡廳。

徐向東和柳萱面對面坐着。

他破產的事,到現在也沒告訴柳萱。

「萱兒,我決定了,三日後奶奶生辰,我要向柳家提親!」徐向東含情脈脈的看着柳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