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愛情已滄桑》[轉身愛情已滄桑] - 第四章巨大的壓力

「少爺,車備好了」

「嗯」

眉宇間的苦澀隱藏,他的臉上滿是冷峻,深沉的看着前方的陽光,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

「媽媽,我結婚了,你看婚紗,很漂亮對不對?」

空蕩蕩的病房裡,姜城穿着潔白的婚紗站在病床前,伸出手摸着帶着消毒水氣味的病床,緩緩地坐在地上,把整個頭靠了上去。

臉上的笑容漸漸地消失,眼神變的空洞,她像個嬰兒一樣吶吶自語,散下來的頭髮遮住了她半面臉,碎鑽閃閃發光,刺眼的光芒和陽光交織在一起。

「媽媽,今天好多人來祝賀我結婚,你看到沒,何璐,那個小學,初中,高中都和我是同桌的霸道女生她也來了,以前她總說比我漂亮,媽媽你說現在我們誰漂亮·······」

身後穿着黑色新郎服的肖宇民和站在一邊的何璐安靜的站在那裡,宇民的目光如水盯着地面,嘴角蠕動了一下,卻沒有發出一個音符。

「姜城,姜城快起來,地上太涼,你身體會受不了的」

何璐走過去半蹲在地上拍着姜城,眼淚順着臉頰如水柱一般滑落,大顆大顆的的淚珠打**胸前的蕾絲,順着衣服往下。

姜城像是和地黏在一起了,怎麼抱也抱不動,何璐不得不加大力度,卻只是讓她的胳膊扭曲的動了幾下。

「姜城,你不可以這樣,阿姨會擔心你的,你起來好不好,今天是你結婚的日子,你答應過阿姨要做個快樂的新娘的」

三年前的夏天,姜城第一次帶簡凡去她家玩,當時很厚臉皮信誓旦旦的給媽媽說:「媽,簡凡對我很好,我將來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你和爸爸就是最幸福的岳父岳母大人,嘿嘿」。

「女孩子家家的也不害羞,像你這樣什麼都不會,每天只知道玩,也不管人家簡凡願意不願意?」

「他敢!」

她揮舞着蟹拳衝著正在陪姜爸爸下棋的簡凡說。

簡凡:「········」

淚水模糊了視線,何璐忍不住嗚咽了出來,抱着姜城趴在她的身上任淚水肆虐,為了姜城,也為了自己,為了那些過去的美好回憶終將化為泡沫。

········

「簡少,你父親的病情一直都不太樂觀,這次雖然勉強度過了危險期,但是········」

「但是什麼!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救他」

簡凡眼神里在噴火,現在的他沒了在辦公室的冷靜沉穩,緊緊的抓着醫生的領子,連頭髮都在顫抖,指着醫生的手指轉眼化為拳頭用力的打在柱子上,眼眸中充滿了痛苦、無奈·······

「到了哪種程度」

他眼圈紅紅的,哽咽的說。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一定不會相信那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商場霸主,一家之主從來不苟言笑的父親,現在形如槁木的躺在病床上,只能靠着儀器維持着生命。

「發現的及時,現在只要好好地接受治療,保持心情愉快三五年內是沒有問題的,其他的我還要和其他腦科專家看CT和核磁共振成像譜探討之後才可以做出定奪」

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突然之間簡凡蒼老了很多,背都直不起來了,腳步像是灌了鉛一樣每一步都是沉重的朝着病房走去。

隔着幾個病房,裏面的姜城如一隻隨時都會飛走的鳥,獃獃的靠着病床,不哭不笑不說話。

玻璃窗內姜城背對着窗戶頭靠着何璐的肩膀沒有哭泣,沒有言語的坐在地上,百層婚紗層層疊疊的鋪在地上,像朵盛開的白蓮,散開的長髮隨着風的吹動有氣無力的飄着,她看着對面窗戶外的蔚藍的天空,一隻飛鳥鳴叫了一聲撲閃着翅膀飛過。

簡凡臉上布滿了陰霾從窗邊走過轉身朝着三樓走去。

「爸」

這一句爸爸顯的很生澀,他的嗓子像火燒一般,他手上的青筋暴起,細細的汗珠鑽滿了手心,那兩瓣薄唇在顫抖。

忘了有多久沒有說過這個字,是從他強迫自己出國開始嗎?是從他禁止自己和姜城來往開始嗎?我不知道了,現在追究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嗎?

病床上的他沒了往日的嚴厲,威嚴,反而有些兒不習慣,他的眼神居然帶着慈愛,讓他感覺不真實,那樣的他,是何曾有過的?忘了有多久不曾和他好好地說過話。

「小······小凡,你回來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眸子變的明亮,嘴角有淺淺的笑,試圖伸出手去抓到些兒什麼,卻始終沒有成功。

簡凡走過去站在離病床邊不遠的地方,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影子淺淺的映在對面的牆壁上,外面的樹葉輕輕的搖曳,偶爾有一絲的風吹進來。

「誰讓你回來的!」

握到他的手,誰知他突然一把打開簡凡的手,喘着粗氣怒吼,眼睛卻看向別處。

「按照你的吩咐,我在國外的課程念完了」

簡凡看着外面蔚藍的天空說,聲音沒有太多的親近也沒有疏遠,眉宇間竟與他多了幾分的相似。

「你還在因為我當初逼你去國外而恨我?」

他抬起眼睛看着他,嘴角輕輕地蠕動,眼神里有太多複雜的東西看不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