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8章 猝不及防的表白

許惜寒聞言也鄭重起來。

六千塊不是小數目,在這個時代,經常沉重到足以將一個人逼向絕路。

而他的女神張曉藍正被這沉重的壓力時刻折磨着。

他必須儘快把這六千塊賺到手。只要將她母親需要的手術費湊齊,他就可以毫無負擔地將她摟入懷中了。

「要不這樣,你先回學校上課。」許惜寒想要再回遊戲廳,找機會贏上一場再說。不然今天就賺兩百塊,一直這樣下去,等到高考結束,他也賺不夠六千塊。

張曉藍眉梢一橫,嚴厲苛責,「我都專門來找你了,你還要回遊戲廳玩嗎?」

許惜寒苦笑片刻,試探着問,「女神同學,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相信我能幫你湊夠錢?」

張曉藍怔住。

她先前見許惜寒和郁彤彤一起曠課,的確懷疑他沒想幫她湊錢,但是在那之前,她還是非常相信他的。

而今細細想來,他也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也沒有賺快錢的門路,怎可能在短時間內湊到那足以救人一命的六千塊?

張曉藍抬眼看燈火通明的長街,憂傷地長嘆一聲,「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現在隨我回學校就好。」

她已極其卑微地求過親戚們,卻沒人願意慷慨相助。至於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師們,借她一百兩百或許還可以,但是六千塊,他們也點不了頭。

而今除了找一身簪星曳月,燁然若神人的夏燁幫忙,她已想不出其他有效的辦法。

許惜寒嘴角上揚,自信地笑起來,「你是我的女神,我怎會不管你?」

「你幫不了我的。」張曉藍的咬住嘴唇,努力壓制滿心的悲傷。

「你先回去上課。」許惜寒用手按住她的肩,信誓旦旦地保證,「給我三天時間,我一定把你要的錢湊齊。」

張曉藍很是不解,「縱然我相信你,可是你成天曠課,待在遊戲廳里,怎麼湊錢啊?」

「我自有我的辦法。」許惜寒自信一笑,手在空中僵了一下,隨後很自然地按住她的腦袋,「你務必相信我!」

突如其來的大手,使得張曉藍發獃。片刻過去,她紅着臉後退兩步,輕輕點頭。

「我先送你回學校。」許惜寒努力讓自己笑得自然隨和,然而他的心臟居然也如觸電一般加速跳個不停。

張曉藍抿着嘴,再次點頭。

兩人相併向學校走。僅有不到一拳距離的兩隻手,在空中晃啊晃,總會在一些時候,不小心碰到對方。

許惜寒結合前世的經驗考量,知道在這種時候去牽姑娘的手,一般不會遭到拒絕。

事實是,他在被酩酊一笑逼到必死的絕境之前,一接到兩千塊以上的大單子,他就會把那份收入分出一半,去酒吧或迪廳,尋姑娘玩。

那時候別說牽姑娘的手,即使帶姑娘去開房,他都不會有絲毫緊張感。

現在他卻有些不敢碰張曉藍。

果然,女神就是女神,聖潔而高貴,不容褻瀆。

許惜寒轉念一想,張曉藍反正未來會變成自己的老婆,現在牽牽她的手,好像也談不上褻瀆不褻瀆的問題。

他暗自給自己打氣,隨後手往外一抓,就把她抓住了。

她嚇了一跳,下意識掙扎。

許惜寒稍稍用力,不讓她掙開,她就不掙扎了。

她的手很細膩光滑,像平滑的羊脂玉,與他記憶中的觸感略顯不同。

畢竟他的上輩子,第一次牽她的手,她已是二十五歲的大姑娘。

二十五歲和十七歲,雖然都可以統稱為年輕姑娘,但是區別還是挺大的。

兩人這樣安靜走了好一會,不到三百米的距離,卻被他們走出了一公里的時耗。

來到宇縣高中的校門前,張曉藍再次用力掙扎。

許惜寒依依不捨地鬆開她,自信地笑起來,「我美麗的張女神,你回學校等我的好消息。三天內,我一定把這事擺平!」

張曉藍重重地「嗯」了一聲,逃跑似的快速穿過破破爛爛的校門,在綠化還算不錯的路口一轉,便徹底沒了影。

許惜寒低頭看自己的手,似乎還殘留着香軟的美好觸感。

他笑起來,發誓這輩子不再讓自己的女神失望。

回到臟而臭的遊戲廳,他一眼望過去,賭博區域還有不少成人。

他默不作聲來到這片區,抽一支木凳子安靜坐着,等待接血賺錢的機會。

他這一坐就是大半個小時。

成人們都輸了不少,但都沒有要走的跡象。

許惜寒漸漸感到飢餓與疲憊。

他忽然回想起,自己今天早上吃的郁彤彤買的豆漿油條,中午吃的她買的盒飯。

現在是晚上,他還沒吃晚飯呢。

正值接血的關鍵時刻,他不想走。怕自己一走,這群輸了錢的成人也走了,褚宏見狀一定會提前關門,隨後調試機子難度。

他忽然有些懷念郁彤彤了。

她無事獻殷勤時,很是煩人,但如果她現在買一盒盒飯送來,許惜寒一定會好好感謝她。

於是她真的就出現在這裡了。

高三九點半下晚自習,現在是九點五十,郁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