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7章 軟硬兼施

許惜寒擺脫不了郁彤彤,乾脆不管她,忙自己的事情去。

時間來到下午三點過,許惜寒在遊戲廳玩了一會遊戲,便又有混混找他賭《拳皇97》。

許惜寒也不客氣,不管誰來送錢,他都照單全收。

不過半小時,他又賺了近兩百塊。混混們輸夠了,也就老老實實玩別的去了。

而許惜寒與混混們玩格鬥這整個過程中,郁彤彤像安靜的小貓咪,坐在一旁一動不動。

現在混混們都走了,許惜寒一個人坐在遊戲機前玩。

「你不去上課,就是為了贏這群二流子的錢嗎?」郁彤彤湊近他,語氣莫名冷了一分。

許惜寒不搭理她,偏頭看賭博區域,伺機而動。

郁彤彤的眉毛一橫,先前還相當溫柔,這會卻已凶厲起來。

她瞪着許惜寒,嚴厲苛責,「如果你成天曠課,只是單純地追求自由,不想上課,我還挺佩服你的性格。

可是你曠課的原因,居然只是為了這丁點蠅頭小利。我真替你羞恥!」

郁彤彤變得如此氣憤,倒是許惜寒沒想到的。

不過她生氣也好,至少不會一直纏着他,給他添麻煩了。

許惜寒也不否認,點頭說,「是的,我就鼠目寸光,只為這點小錢成天曠課。」

郁彤彤用手指抵住眉心,連續深呼吸好幾次,待心緒平復下來,這才說,「抱歉,我說話好像有些過分了。」

「你不過分,」許惜寒淡定地笑起來,「你說的本就是事實。」

郁彤彤憂鬱地搖搖頭,「事實也好,虛假也好,我無論如何都不該對你發火。」

許惜寒順勢說,「你發火也是應該的,我也感覺自己很討人厭。你現在知道我是什麼人了,不必再留在我身邊浪費時間了。」

「我回學校等你。」郁彤彤埋下頭思索半晌,忽而揚眉笑了起來,兩頰映出的小酒窩倒是有些醉人了。

「等我什麼?」瞧着她那可人的笑容,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等你回學校就知道了!」

郁彤彤好像做了什麼重要的決定,拋下這句話就快步跑了。

許惜寒目送他消失在視野外,卻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和十七八歲的姑娘在一起,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好像都是特別愉快的。

許惜寒笑過,再次將目光投向賭博區域。

他已看準兩個輸得面紅耳赤的目標,只待他們離開機子,他便會第一時間填充上去。

然而他今天的運氣不是特別好。

在遊戲廳玩的混混們,好像也看準了這一點,那輸光錢的人剛走,便有混混搶先一步坐上去。

許惜寒連續兩次被人搶佔先機,竟在遊戲廳里白白等了近兩個小時。

許惜寒感到詫異。畢竟在2004年,遊戲廳的賭博機都還不算特別繁多,喂血接血規則更是模糊不已。

這些混混卻好像什麼都懂,一搶佔機子,便穩紮穩打,很快就贏到幾百塊,心滿意足地離開。

此後許惜寒又瞄準兩個目標,並且已經提前坐到目標身旁,但是依舊有人搶他的機子,完全不給他上場的機會。

不知不覺中,藍色簾幕外的世界已是漆黑一片。

許惜寒今天來到遊戲廳,居然連大展身手的機會都沒有。

他鬱悶至極,心想着先上街吃個飯,待會再回來看看。如果實在沒機會,明天就只能另想辦法賺錢了。

他起身,忽又看到一個搶他機子的混混,牌技之拙劣,令人大跌眼鏡。

那個混混上場之前,已有人先輸了至少一千塊。

他上場幾乎每把牌都是一王兩二起步,換牌技稍稍正常一點的人來,早已賺得盆滿鍋滿。

這個混混居然還倒輸了好幾十塊。

許惜寒忽然有些理解這些人為什麼不知道喂血接血規則了,因為有些人的牌技爛到了一定境界。

哪怕機子大出血,把把給他必贏的牌,他也能輸個乾乾淨淨。

這很好,有人牌技拙劣,便能給許惜寒很好的接血機會。

他起身,徑直向剛吃完混混的血的鬥地主機子走去。

卻在這時,他身後傳來清越如銀鈴的女聲,「許惜寒同學,我不是叫你不要再曠課了嗎?」

許惜寒驀然回首,只見遊戲廳的白熾燈燈光下,張曉藍身着桃粉色休閑裝,宛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秀色可餐。

唯一白璧微瑕的是,她沒有露出像春雨甘泉一般沁人心脾的笑顏,眉眼中反倒泛着點點慍色。

「我親愛的女神,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

許惜寒想着,臉上扯動出僵硬的笑容,一時不知所措。

張曉藍左右掃視,打量遊戲廳里的環境,捏着鼻子走到許惜寒面前,「這地方又臟又臭,我們回學校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