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5章 鬥地主與炸金花

關於接血這個詞,大概只有長期出入遊戲廳的學生知道。

接血並不是上去捅人一刀,然後端個盆子接人家血。

要解釋接血,得先從喂血說起。

在遊戲廳,常常有鬥地主、**、打麻將等賭博機器。

事實上,大多數遊戲廳都是靠這些賭博機完成盈利的。

畢竟遊戲機本身只能靠賣遊戲幣賺錢,而一塊錢四個的遊戲幣,很多時候還掙不回電費與遊戲機搖桿、按鍵的維修費。

遊戲廳里的賭博機,很多時候比遊戲機更讓人上癮。

或者說,無論是人與人賭博還是人與機器賭博,只要涉及到資金流動,就會變成非常上癮的事情。

賭博本身具備無窮無盡的誘惑力。

許多對遊戲廳了解不深的成人也會對賭博機上癮。就在宇縣,曾經有人一日之間輸掉一套房而不思悔改。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遊戲廳的賭博機,大多被老闆調過程序,把難度設置很高,導致許多不知情的人一上去就輸輸輸。

這些人輸多了,賭博機的難度就會逐漸降低,直至降到幾乎不可能再輸的地步。

而這些人不斷輸錢給賭博機的過程,被專業高手們稱為喂血。

這就像喂狗一樣,喂到一定程度,哪怕是飢餓數天的流浪狗,也會吃不下,甚至原地嘔吐起來。

在這個時候,再有人去玩賭博機,只要穩紮穩打,一次性別押太大,幾乎不可能輸錢。

而後者上去贏錢的過程,就叫做接血。

他們接的不是老闆的血,而是之前那群輸得暈頭轉向的人的血。

許惜寒記得,在2004年,喂血接血這套理論還不是特別完善。

雖然也有人發現等別人輸了錢之後再上,更容易贏錢,卻鮮少有人把這事掛在嘴邊。

畢竟自己安安靜靜贏錢,比讓別人和自己搶錢舒服得多。

許惜寒沉吟許久,起身向遊戲廳深處的賭博機區域走去。

這時在玩鬥地主、**等機器的人都不多,但都是在生活上並不順風順水的男人。

這些人來這裡玩賭博,很多時候只是為了發泄。只不過在發泄情緒的過程中,又不知不覺上了癮。

因而他們後來並沒有不開心,依舊會來這個地方輸點錢。

彷彿他們天生就欠遊戲廳老闆錢一樣。

許惜寒耐心觀察在這片區玩賭博的成人,其中玩鬥地主那個男人機器上還有一千多分,不容易輸光。

每個遊戲廳,賭博機的分數與現金的兌換比率並不一樣。

在褚宏的遊戲廳,鬥地主的機器,1000分就是五十塊,

五塊錢100分,如果能贏到10000分,就是五百塊。但是鬥地主機器的分數上限很低,一般八九千分就自動爆機了。

許惜寒守在男人旁邊,見他每次押分的都是最高的100分。

100分的底分,每次他當地主叫三倍,最少都得輸300分,也就是十五塊。

好在這《極品鬥地主》對玩家有積分保護。

押分低於50分,最多賠底分十倍;押分高於50分低於100分,最多賠底分九倍;押最高的100分,最多賠底分八倍,也就是800分。

並且這款賭博機支持玩家當地主時投降輸一半,押100分叫三倍當地主,最少應該輸600分,但是主動投降就只輸300分了。

然而玩家在押最高的100分的情況下,經常是被電腦三分截斷地主,隨後兩炸直接讓其輸滿800分。

而玩家分數低於800分時,是無法再押100分底分的。

這種情況下,不太在乎輸贏的成人們又會掏錢叫老闆上分。

毫不誇張地說,來這裡玩的成年人,最少也得留下兩百塊。而一些比較豁達的,輸個八百一千也是家常便飯。

而這個年代,工薪待遇較好的高中教師,一個月的工資也才兩千出頭。

許惜寒安靜看着全神貫注鬥地主的男人,只見他不過三兩分鐘,便叫褚宏過來上分。

褚宏扭着屁股過來,只需將上分鑰匙**鑰匙孔,轉動着按幾下上分鍵,便可捻走男人放在機子上的三十、五十。

這錢來得可真快!

時間慢慢流逝,不過半個小時,男人已前前後後上分至少六百塊。

而這時男人的手機響了,是他老婆叫他滾回去吃飯。

他對着手機罵罵咧咧,快速將機子上剩的分數輸完,轉身就走了。

許惜寒心頭一笑,當即坐到機子前,掏出二十塊大喊,「褚老闆,上分!」

褚宏頂着錚亮的光頭走來,瞪着許惜寒看了片刻,不情不願地掏出鑰匙上了400分。

許惜寒押15分,這是只比基礎底分高出5分的超低押分,縱使每把牌都雙王,贏錢速度依舊很慢。

但是許惜寒不着急。他結合多年的經驗,深知無論什麼類型的鬥地主機子,最有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