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4章 戰無不勝

何驍今天輸了錢,心灰意冷,想着來食堂吃個飯,回宿舍睡大覺去。

許惜寒當然不會放跑到嘴的鴨子。

他沒記錯的話,那兩個高手今天會在褚宏的遊戲廳玩到七點鐘左右。

因為那時候有兩群混混在遊戲廳里起了爭執,吵得很厲害,嚇走了不少人。

上次許惜寒與何驍也是在那時候走的。正是這事無形中加深了他的印象。

換句話說,他現在必須在七點鐘之前趕到遊戲廳,別讓那兩個剛「洗劫」過何驍的高手跑掉。

錢多的肥羊,可不是隨時都能找到的。

「我們先去遊戲廳!」許惜寒打定主意,抬腿就跑。

何驍追上來,嘆氣說,「還是算了。依我看,你的實力和他們相差不多,很難將我的錢贏回來。」

這一刻,許惜寒那貪心的本性突兀就暴露了出來。

他居然不假思索回復,「你說的對,我只是去褚老闆那裡看看,你餓了的話,自己去食堂吃飯吧。」

何驍本就餓了,聽許惜寒這話,也沒過多思考,止住腳步,轉身向食堂走了。

許惜寒的心頭傳來一陣絞痛,暗罵自己自私與狡猾。

他分明是打算去遊戲廳留住那兩個高手,再把他們口袋裡的錢全部贏到手中。

而他那一瞬間下意識叫何驍去食堂吃飯,就是打算偷偷把錢贏回來,卻不讓何驍知道。

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把何驍的錢也收入囊中了。

「算了,別胡思亂想,反正他要知道我現在缺錢,也不會吝嗇那點錢的!」

許惜寒這樣安慰自己,整個人已衝出校門,順縣城主幹道跑上一截,隨後轉入人煙稀少的小衚衕。

褚宏的遊戲廳就在這黑漆漆的衚衕里。

事實上,讓十年後的玩家們回憶遊戲廳的畫面,他們腦中大概會浮現出兩個字,「臟」和「亂」。

因而大概遊戲廳不是在黑暗的衚衕里,就是在燈光昏黃的地下室里。

許惜寒掀開遊戲廳門口的藍色帘子,徑直走進大廳。

這裡人很多,大多是頭髮花花綠綠的混混,他們好像已經起了口角,只是吵得不太厲害。

許惜寒抬頭看掛鐘,時間在六點五十五。

他知道混混們的群架即將展開,那兩個高手很可能就在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他對那兩個高手的相貌沒有太多印象,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尋找他們。

他深吸一口氣,懶得去管那些分明還是小屁孩、卻要學別人混社會的街溜子,直接大喊,「誰贏了我兄弟的錢!」

許惜寒這一喊,直接打斷了混混們的爭吵,正在玩《拳皇2002》的兩人豁然轉身,看了過來。

這兩個人,一胖一瘦,都不高,看上去都只有十六七歲。

「就是你們設局把我兄弟的錢贏完了?」許惜寒見這兩人長得白白凈凈,臉型顯得比較文弱,語氣隨之凶厲起來。

左邊的瘦子皺眉說,「你是來幫他報仇的?」

許惜寒點頭,「你知道就好。」

右邊的胖子問,「你帶了多少錢?」

許惜寒不屑地笑笑,「先看你們有多少本事再說。」

瘦子冷笑一聲,徑直走向無人玩的《拳皇97》遊戲機前,反身詢問,「多少錢一局?」

「隨你。」許惜寒泰然自若坐到他旁邊的2P位子。

瘦子問,「十塊一局?」

許惜寒點頭,「可以。」

胖子對着褚宏大喊,「老闆,拿幣。」

隨後二十個遊戲幣擺在兩人對戰的遊戲機操作台上。

許惜寒也不客氣,抓起他們的遊戲幣就投,一連投進七八個,淡淡說,「你想要隱藏人物自行調試就好,我就選第一組的人物。」

《拳皇97》的第一組人物自然是草薙京、二階堂紅丸、大門五郎。

黑框眼鏡見許惜寒選人耿直,索性也選第一組,與之正式開戰。

不過一分多鐘,許惜寒的草薙京一穿三,連帶兩個PERFECT,直接將瘦子打蒙了。

瘦子當然是高手,對《拳皇97》人物的招式理解相當不弱,每次出招都是尤其華麗的一套連招。

然而他這種類型的高手,只是相對於技術平庸的玩家,稍強一分。

真正的格鬥高手,無論是《拳皇》還是《侍魂》《街霸》等,並不特別依賴致人死地的連招。反倒是頻頻尋找對手破綻,使用簡單的散招逐漸壓制對手。

前者打法看似行雲流水,但是在無法找到對手破綻的情況下,只是華而不實,並無大用。

後者很是粗糙,沒什麼觀賞性,卻已站到進可攻、退可守的不敗境地。

許惜寒可是見過全國數一數二的拳皇高手之間的比賽。那個等級的較量,往往是無聊得很。

因為高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