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3章 許諾

許惜寒匆匆回到教室,見張曉藍好端端地坐着,暗自放心下來。

他無視正在講課的老師,旁若無人回到自己的座位,隨後自顧自研究接下來的說辭。

他要找張曉藍當面談談。雖然就他們現在的關係而言,這個舉動相當唐突,但是有時候,魯莽唐突,也能相當有效的解決問題。

許惜寒用作業本打草稿,寫來寫去,發現自己不管用什麼方式與張曉藍打招呼,都顯得奇奇怪怪的。

很快,他釋然過來。

遙想那不堪回首的前世,他也並非一無是處。即使那時候的張曉藍不算多麼完美,他總歸擁有過她。

張曉藍的全身上下他都看過,而今又有什麼好害羞的?

許惜寒打定主意,等下課就直接去找她,開門見山把事情說清楚。

他同桌的郁彤彤,一直含情脈脈地看着他打草稿與沉思。

許惜寒無意中看到她,忽然意識到這位同桌也是相當麻煩的。

似乎就在高考前後,她還找他表白過。只不過他心裏只有女神張曉藍,就拒絕了。

許惜寒想着,也懶得去管郁彤彤那點心思。

下課鈴聲響起,同學們三三兩兩出去,張曉藍也走在人群中,準備去食堂吃飯。

許惜寒快速跑到她身後,也不顧她是否願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回教室坐好。

這會教室里還有幾位愛學習沒去吃飯的同學。

見有外人,許惜寒忽然又有些害羞,不好意思說話,便不動聲色盯着自己的女神。

張曉藍這時也紅了臉,用力掙開許惜寒的手,吃吃地說,「許惜寒同學,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許惜寒撓頭,一時不知所措,甚至下意識閃避張曉藍的目光。

他在心頭暗罵自己沒用。自己好歹也算三十多歲的中年人,面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怎會如此不堪一擊?

沉默片刻,許惜寒想明白這其中原委。

他記得很清楚,張曉藍1986年12月出生,現在是2004年5月底,她的真實年齡應該是十七歲半。

一個青春洋溢,宛如玫瑰花蕾,粉粉艷艷、含苞待放的好姑娘,讓男人忐忑心慌,並非沒有道理。

許惜寒努力平復心緒,不再閃避她的目光,認真打量她的面容。

這會的她顯得有些青澀,五官與兩頰標緻而瑩白,像光滑的玉石。

而她那烏黑如綢緞的長髮,與簡簡單單的樸素夏裝,也將她的曼妙身姿凸顯得淋漓盡致。

除此之外,她的眼睛特別好看,像黑寶石,總是閃閃發光。和他記憶中,她成年後的樣子不一樣。

許惜寒思索片刻,微笑着詢問,「張美女,我能與你單獨聊聊嗎?」

「其實我也挺想找你聊聊的,但是很多時候不知道怎麼開口。」張曉藍抿嘴一笑,點了頭。

許惜寒疑惑,「你主動寫紙條給我,就是有事想找我聊?」

「是的,但是有的事總歸不好開口,我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張曉藍保持淺淺的笑容,這美麗的笑靨,卻又蘊藉點點憂傷。

許惜寒記得自己與張曉藍在一起後,她也沒說過什麼秘密,便不把她的話放心上。

兩人來到食堂,找到僻靜的角落,相對坐下。

許惜寒見她吃得簡單,就一個五毛錢的熗炒萵筍和免費的白菜湯,心情微微下沉。

他將餐盤裡的雞肉和馬鈴薯絲都夾給她。

令他驚疑的是,她居然沒有推辭,只不好意思地說了聲謝,便埋頭吃了起來。

許惜寒是知道兩人以後會在一起,方才下意識給她好吃的。

她分明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在她的立場,兩人應該是頭一次走這麼近。她竟也如此落落大方?

許惜寒想着,會心一笑,「張美女,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大麻煩?」

張曉藍微微蹙眉,放下手中的餐具,輕輕點頭。

許惜寒問,「你是不是很需要錢?」

張曉藍驚愕,「你怎麼知道的?」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許惜寒挺直脊背,沉聲說,「你認真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張曉藍凝着美目,半惆悵、半期待地點頭,「好的。」

許惜寒問,「你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

張曉藍輕嘆,「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就棄我們母女而去。這些年,我媽一直含辛茹苦養育我,受了很多苦、很多氣。時間一長,她終於病倒了。」

許惜寒愣住,回想自己復活前,與張曉藍在一起時,她的母親已經過世。那時他們二十五歲,也就是說,七年內,她的母親會因病過世。

張曉藍眼睛慢慢泛紅,一臉悲傷地說,「其實我媽早幾年就總感覺心頭莫名疼痛,胸口有強烈的壓榨感。但是她沒當回事,只以為自己太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