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2章 搖桿

樺城,宇縣,宇縣高中。

經年風華,裂開不少細紋,顯得有些古老的教學樓頂,明艷艷的五星紅旗風中搖曳。

紅旗旁邊,顯得有些發黑的三合一大喇叭,正不斷傳出響亮的咳嗽聲。

正值初夏,金色陽光將不大的學校映得閃閃發光。暖風裡,高高的白楊樹樹梢上,布穀與夏蟬發出綿長而清越的鳴叫聲。

已被銹跡腐朽半面的校門外,郵差哼着小曲子,與鳴笛而來的大客車交錯而過。

大街上人們走着、笑着、吵着,袂雲汗雨,挨山塞海。擁擠推搡在掛着LDH海報的理髮店外,亦或是不斷放着「全場清倉大處理」錄音的兩元店旁。

於是這一刻,彷彿世間一切都停留在夏日的美妙歌聲里,呈現一副二十一世紀初,小城市百業漸興,蒸蒸日上的美妙畫卷。

下一刻,畫卷破碎。

學校大喇叭傳出的咳嗽聲結束,變成一個低沉沙啞的男聲:

「說一則全校通報批評。說一則全校通報批評。

2004年5月23日,2004級3班學生許惜寒,何驍,郁彤彤三人,違反中學生守則,在校外與社會混混打架,致使兩人住院,給我校造成嚴重負面影響。

現經諸領導研究決定,給予以上三人全校通報批評處分,以觀後效。

在即將畢業的時候,檔案上記上一筆,是影響終生並且極難處理的事情。

希望全校同學引以為戒。

通報結束。通報結束。」

廣播聲退去,足有62人的高三3班教室喧囂起來,不少人對許惜寒等三人品頭論足,張嘴便是譏諷的話。

這些人里大多是幸災樂禍,坐等這被通報批評的三人倒大霉。

尤其是班上富貴公子哥夏燁與他的狗腿子們,笑得前仰後合,開心得很。

許惜寒和何驍畢竟不是什麼好學生,經常故意搗亂,弄得教室里烏煙瘴氣。

班上62個同學,有一半以上看他們不順眼,剩下的一小半都全力衝刺高考去了,沒空搭理他們。

只不過兩個男生四處闖禍也就算了,卻不知郁彤彤一相貌端莊的姑娘,怎麼也學人打架了。

因而有人懷疑許惜寒和郁彤彤有一腿。

縱使班上許多同學看不慣許惜寒,卻也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長得相當英俊的小夥子。

郁彤彤雖稱不上美麗,但她甜笑時映在兩邊臉蛋上的小酒窩,自有一番風韻。

從這個層面上看,這倆人相當搭配。

「許惜寒。」

意識混沌中,許惜寒隱隱聽到有人在喚自己的名字。

片刻過去,又一聲富有磁性的「許惜寒」傳來,許惜寒從迷濛中陡然清醒。

他看清眼前膚如凝脂,五官標緻,體態婀娜的女生,正是令他魂牽夢繞十幾年之久的女神張曉藍。

她埋着頭,躲避班上其他同學的目光,輕輕拉許惜寒的衣角,將一張小紙條放到他的桌上,而後快速跑開了。

許惜寒怔怔地看着她,又掃視周圍的畫面,頓時體內氣血亂竄。

他連忙翻找凌亂的課桌抽屜,從中翻出文具盒,用文具盒銅黃的一面照自己的臉,照見十八歲的自己。

「我不是被何驍打死了嗎?」

許惜寒抬手撕自己的臉,試圖用疼痛喚醒或許在做夢的自己。

然而這因用力過度,臉上傳來的鑽心疼痛,竟真實到讓他分不清夢與現實。

「莫非我臨死前許的願望真的實現了?」

許惜寒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偏頭看一眼因同學們風言風語而兩頰發紅的郁彤彤,悄悄攤開張曉藍遞來的紙條。

許惜寒記得這張紙條,在2004年的5月24日,張曉藍第一次主動靠近他,就是送的這張紙條。

這件事太有紀念意義。時至今日,紙條上的內容他記憶猶新。

果不其然,張曉藍問他,是不是如班上同學們所說,和郁彤彤好上了。

許惜寒猶記自己上次看到這張紙條,惶惶不可終日。驚喜女神青睞自己的同時,又害怕自己想錯了,弄得兩人都尷尬。

於是他當時準備步步為營,慢慢套話,回復的內容是:你很好奇嗎?

然後女神再未回他任何信息。

這次許惜寒毫不猶豫書寫:其實我更希望同學們造謠我和你好上了。

課間休息結束,班主任季春燕皺着滿是斑紋的老臉,凶神惡煞地喚許惜寒、何驍、郁彤彤三人的名字。

來到辦公室,季春燕劈頭蓋臉將三人罵了個夠,又每人贈送一盤「竹筍炒肉絲」,還罰寫一千字檢討。三人在外打架,扣了班級積分,導致她扣工資的事情才宣告結束。

只不過上次許惜寒經歷這事之時,並未認真聽季春燕說的話,只唯唯地點頭,隨意應付過去。

這次許惜寒認真聽季春燕說的話,發現她好像隱隱支持他和季春燕好。

原因恐怕是,他們好上後,他就不會成天在教室里搗亂了。

許惜寒不以為意,郁彤彤卻上了心。

她把季春燕說的這句「你們想談戀愛,就別讓人發現啊」牢牢記在心裏。

許惜寒退出辦公室時,總感覺哪裡不對。沒多久,他想起來了,季春燕本身就不是什麼好老師,居然還敢與他說教。

許惜寒心頭有些憤恨,卻也忍住了。

他回到教室路過張曉藍的課桌,將寫好回復的紙條還給她。

回到座位,他耐心觀察她的反應,見她看完紙條臉立刻就紅了。

兩節自習課一過,午餐兼午休時間到了。

何驍來到許惜寒的課桌前,一臉興奮地說,「哥們,上星期褚老闆說要進新機子。算算時間,今天差不多到了。我們現在過去看看。」

高中時的何驍並不魁梧,只是皮膚黑,長得比較精幹,給人一種很適合下煤窯挖煤的感覺。

許惜寒看着他,內心感慨萬千,卻又毫不猶豫搖頭,「快高考了,我們先好好看書。」

何驍臉上寫滿鄙夷,「書是你想看就能看得懂的嗎?」

許惜寒翻看一會,只好承認,數學、英語、政治、地理,都好難好難,沒幾句話是他看得懂的。

何驍慫恿,「走吧,我們這種人,就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了。」

許惜寒想到張曉藍會考上葉城人民大學的經濟統計學專業,而他只能留在小小的宇縣做街溜子,心裏便一陣酸楚。

而今上天給了他重來的機會,卻沒給他足夠改變一切的時間。

距離高考還有不到半個月時間,即使許惜寒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恐怕也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升四百分。

「好的,我們去褚老闆那裡玩玩。」

許惜寒思來想去,點了頭。

他知道今天是褚宏從樺城市區引進《風雲再起》遊戲機的日子。

他的上輩子,正是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