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1章 生死之交

2017年,正值臘月,冬至剛過,平安夜將至。

火光透過玻璃窗,從不過四五平米的狹小報亭里映出來。

亭外北風凜冽,積雪封霜。風聲與某一處檐雪落下的聲音交融在一起,顯得格外清晰。

大雪映着火光,宛如鋪天蓋地的凄厲血雨,融入彷彿永遠不見黎明的長夜裡。

於是在這一刻,整個世界黑如濃墨、冷如寒鐵、殘酷如牛頭馬面的勾魂鎖鏈。

許惜寒裹着早已破開裂縫、掉光棉花的破棉襖,蜷縮在報亭的一角,全身顫抖如篩糠。

他今年才三十一歲,正值男人做什麼都事半功倍的生理巔峰期。

然而本就英氣十足、相貌堂堂的他,眉眼兩頰盡顯衰頹面相,全無往日的俊逸瀟洒。

在這樣一個冷入骨髓的風寒之夜,獨自瑟縮在廢棄報亭里惶惑待天明的他,也的確不太可能風姿瀟洒。

曾在遊聚平台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他,終於見識到這世上殺人不見血的陰謀,迎來他人生中最為可怕的低谷。

誰曾想到,僅僅因為兩個月前,競爭對手設計的一個一目了然的圈套,他便墜入無底深淵,永無翻身之日。

這一切都要從他與酩酊一笑的一番聊天說起。

酩酊一笑是他的對手的遊戲昵稱與直播昵稱,真名未可知。

他們同在逗魚直播平台,直播《三國戰紀之風雲再起》趙雲貪分,是矛盾激烈不可調和的競爭對手。

時至2017年,《三國戰紀》系列問世已近二十年之久。

昔日火遍大街小巷的街機遊戲,隨着網絡遊戲與手游的高速發展,漸漸湮沒在時代的潮流中。

而今仍熱愛街機遊戲的玩家越來越少,而且他們都已長大,在兼顧家庭與工作的同時,再難好好玩一次遊戲。

於是他們把目光看向各個直播平台的懷舊區。這個直播小板塊里,有着他們昔日愛玩的所有街機遊戲以及高手主播。

主播們有技術不假,免費表演並不吃虧也不假。但是他們總歸要吃飯,不可能永遠免費表演給觀眾們看。

在直播平台禮物分成較低的情況下,懷舊區逐漸形成一個與禮物無關的經營模式。

主播全靠觀眾花錢點播生存,觀眾們也從主播的精彩表演中尋求情懷與快樂。

點播與表演之間,形成的流水由觀眾直接向主播轉賬,與直播平台完全無關。

饒是如此,懷舊區的主播們也並非活得很好。

在這個僧多粥少的大背景下,許惜寒和酩酊一笑正好是同一類型的懷舊主播,各自的存在無疑讓對方視作眼中釘。

許惜寒的遊戲技術高於酩酊一笑。而且他為人狡猾,在處事上八面玲瓏,時時刻刻將酩酊一笑打壓得喘不過氣。

舉個簡單例子:觀眾點播趙雲貪分五億五千萬。貪這個分數很難,許多頂級高手都不能保證一次完成,許惜寒卻可以。

而且他會演戲,懂得控制分數,經常假裝失誤。觀眾要五億五千萬,他就絕不打出五億五千一百萬。

他這樣總是吊住觀眾的胃口。觀眾們就好奇他的上限在哪裡,便會不斷點播他的貪分表演,進而為他貢獻海量收益。

許惜寒怎樣好掙錢,與之競爭的酩酊一笑就怎樣艱難。

某一天,酩酊一笑忽然就不玩《風雲再起》了。

他直播發紅包,聲稱自己發了大財,回饋多年來一直支持他的觀眾們。

他發出的紅包一點也不小。每次發十個紅包,每個兩百塊,一整晚發了十次,共計發出兩萬塊紅包。

許惜寒本來非常貪圖小便宜,聽說這事也創建小號,偷偷去酩酊一笑的直播間參與抽獎,結果還真領了兩百塊紅包。

這事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畢竟他在直播上將酩酊一笑壓得死死的。兩萬塊對他而言已是非常大的數目,酩酊一笑怎敢將其棄如敝履?

許惜寒起初不是特別在意這件事,但是才過一個星期,酩酊一笑又直播發了兩萬塊紅包。

對此許惜寒再難忍受,直接用自己大號去酩酊一笑直播間,詢問他到底在哪裡發的財。

酩酊一笑不計前嫌,叫他加EE聊天好友,慢慢聊。

許惜寒心頭感動萬分,以為自己發財的機會到了。不承想,正是這次聊天,將他推入了地獄深淵。

兩人的聊天內容如下——

少年握槊(許惜寒的昵稱):兄弟,我這幾年對不起你了。只不過都是為了混口飯吃,還請你不要記仇。

酩酊一笑:兄弟,這些年裡,我們都使了些心機相互較量,也算不打不相識,我怎會記你的仇?而且看在你和我一樣熱愛趙雲這個人物的份上,我也不可能丟下你獨自發財去。

少年握槊:好說好說。

酩酊一笑:有水友等我做趙雲貪分教學,我這裡就長話短說。你知道澳門嗎?哎——我打字慢,幾句話也說不清楚。我直接把鏈接發給你,你自己點進去看看。

幾分鐘後。

少年握槊:澳門永恆**?兄弟,你沒和我開玩笑吧?

酩酊一笑:你以為我在開玩笑?這是發財的大事,除了你,我誰都沒說,你還敢懷疑我?

少年握槊:兄弟,並非我懷疑你。只可惜我並不是賭博的料,現實中打牌連一次都沒贏過,遑論在網絡上賭博?

酩酊一笑:我告訴你,玩這個有必贏的技巧。

少年握槊:什麼技巧?

酩酊一笑:你去賭龍虎鬥,相當於骰子的賭大賭小。你只需要盯准龍或虎的其中一個,一直買就輸不了。

少年握槊:什麼意思?

酩酊一笑:你第一次買五十,輸了;第二次買一百五,再輸;第三次就買五百,以此類推,直到贏為止。這個技巧叫倍投,懂這個的人都默默發財去了,只有我好心告訴你。

少年握槊: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有些道理。

酩酊一笑:兄弟,你信我就去發財,不信我就算了。我這裡還有一個貪分節目要表演,先不和你聊了。

這是許惜寒和酩酊一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聊天。

聊天結束的當天下午,許惜寒在澳門永恆**網站頁面註冊賬號、綁定銀行卡後,先充值一千塊玩了一次。

這次他連續玩了六個多小時,從正午玩到黃昏。

正如酩酊一笑所說,倍投是必贏的技巧。許惜寒不費吹灰之力,就贏到了兩千多塊。

這錢可比直播等觀眾們點播節目來得快。

許惜寒很快上了癮,每天捧着手機玩龍虎鬥,甚至有時連續一兩個星期不開播。

他在澳門永恆**混得如魚得水,雖然贏得慢,幾個星期下來,卻也贏了兩萬多塊。

他慢慢相信酩酊一笑說的話了。

他在每次只下注五十、一百的情況下,慢慢地贏了兩萬塊。如果他膽子大一點,一次下五百、一千的話,豈不是已經贏了二十萬了?

許惜寒想到這一層,彷彿看到了裝潢精美的一百平米電梯房,以及嬌艷欲滴的美麗老婆。

他的腹中燃起熊熊烈火。

然後他再也沒有從網絡賭博的深淵爬出來。

他自己的六萬多塊,再加上他撒謊從半身不遂的父親手中騙來的五萬塊,以及他借的二十幾萬塊網貸與高利貸,全都餵給了永遠吃不飽的狼。

他以前賭得小的時候,倍投最多連輸三次,再押注就必定能贏。

然而他下注一千,最多連續買龍足足八次,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