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9章 香吻與純友誼

許惜寒怔怔地站了好久,不敢回應也不忍拒絕。於是他乾笑一聲,「好的,我知道了。」

他坐下,把課桌上的剪紙全都收起來,趁郁彤彤不注意,把這些東西全都塞回她的課桌抽屜里。

至此,許惜寒可以安心睡覺了。

而他一趴下,這個看似不好處理的問題,也隨之擱置下來。

他昨晚在宿舍睡得很沉,導致現在沒有太強烈的睡意。即使他努力清除腦中的全部思緒,依舊久久無法入睡。

好在他的意志足夠堅定。只要他一直趴着不動,就沒人知道他是真睡還是假睡。

況且一個閉眼不動的人,哪怕他並不想睡,也會在時間的推移下,慢慢睡過去。

許惜寒在第二節課上課鈴聲響起後沒多久,就真的睡著了。

能睡着覺有時候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比如乘坐長途汽車的旅人,如若能在車上睡一覺,既能養精蓄銳,又能打發時間。

而許惜寒在這個時候睡着,也自然而然打發了無聊的上課時間。

他醒來時,上午最後一節課即將下課。

郁彤彤偏頭看他,臉上映着甜甜的小酒窩。

許惜寒假裝沒看到她,打量自己的臟衣服,決定下課後先回宿舍洗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再去遊戲廳血戰三百回合。

下課鈴聲響起,許惜寒快速向教室外跑。

他的速度快,郁彤彤的速度好像也不慢。畢竟是能和他一起打群架的女中豪傑,在事先有準備的情況下,想要攔下他也並非難事。

她覺得,一個女生向一個男生表白說「我喜歡你」,那麼那個男生的回答應該只有兩個,「我也喜歡你」和「抱歉,我不喜歡你」。

她實在想不明白許惜寒這句「好的,我知道了」是什麼意思。

因而她只能攔下他刨根問底,哪怕為此做出一些較為偏激的事情,也是在所不辭。

郁彤彤攔在前面,許惜寒跑不起來,只好改為步行。

教學樓採用迴廊結構。這會剛下課,學生們湧入走廊,宛如一浪高過一浪的海潮,擠得還算靠前的兩人不斷前進。

不知是誰,在許惜寒身後惡意一推,他便向前撲着倒在郁彤彤的身上。

郁彤彤高興壞了,昂首挺胸,彷彿是很高興請他吃豆腐。

許惜寒站穩後,猛一回望,沒找到推自己的人,卻看到距離自己三四個身位外,張曉藍正看着自己。

許惜寒知道要鬧誤會了,一時火大,卻又無處發火,只好壓住怒火先向郁彤彤致歉。

兩人在人群中推搡好一陣,堪堪走出擁擠的走廊與樓道。

剛來到平地,許惜寒不待平復心緒,只覺眼前一花,兩唇一軟,整個人便好像落到彈性十足的軟床上了。

郁彤彤居然極其大膽地、不經過他的同意,就踮起腳尖環抱他,親吻他。

少女的香吻,具備怎樣強大的魔力,想必親口品味過的男生都已將那感覺深深刻在腦海里,時時回味,韻味無窮。

有幸得此一吻,無論換作任何男生,想必都愉快至極,即使那男生並不喜歡這女孩。

如若不然,恐怕那男生就是孤獨終老的命。

許惜寒當然也驚訝而愉悅,只不過他很快就清醒了過來。

他覺得,喜歡不喜歡,愛不愛,這些問題,應該建立在自身潔身自好的基礎上。

他曾擁有過張曉藍,然而那之前的她已被很多男人擁有過,後來還嫁給了滿臉溝壑的老男人。

那時候,無論是他還是她,都不具備語摯情長地對對方說「我愛你」的勇氣。

人果然只有堅貞且堅定,才值得擁有珠聯璧合的另一半。

反之,成天拈花惹草,不知與多少異性糾纏不清的人,嘴裏說出的喜歡與愛,又何其讓人質疑?

許惜寒只沉醉了連一秒鐘也被細分數次的短促時間。當他反應過來,毫不猶豫推開郁彤彤。

兩人一分開,許惜寒的視野變得開闊,抬眼便看到張曉藍正用極其複雜的目光打量自己。

他剛想解釋,郁彤彤又一次趁他不備,將他抱住。

張曉藍一個字也不說,彷彿只是路過一般,別過頭便快步向前走。

許惜寒百口莫辯,只能眼睜睜看着張曉藍的細長背影融入人流,慢慢遠去。

「郁彤彤,你到底鬧夠了沒有!」許惜寒再次把郁彤彤推開,眼裡已有怒色。

郁彤彤卻理直氣壯地說,「我說我喜歡你,你又沒說你不喜歡我,我怎麼不能抱你?」

許惜寒記得,上輩子郁彤彤的確向自己表過白,卻是在高考的前幾天,而非今天。

而且許惜寒拒絕她之後,她也沒有繼續糾纏。

現在這件事完全變了。郁彤彤提前向他表白,原因可能是她很早就悄悄喜歡他,最近發現他和張曉藍走得近,害怕慢人一步,方才倉促表白。

而且她剛才張手環抱並親吻許惜寒,極有可能是故意讓張曉藍看到的。

許惜寒思忖着,意識到現在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改變那曾發生過的未來。

或者說,如若這未來恆定,那麼他重新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