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億] - 第0章 前言

說一下我對文筆的理解。

九年前,我才學着寫作的時候,認為文筆應該是「日暮途遠,人間何世。將軍一去,大樹飄零;壯士不還,寒風蕭瑟」「班聲動而北風起,劍氣沖而南斗平」。這些句子的確很美,我也想寫這麼漂亮的句子。然而能有這種文筆的庾信、駱賓王都已青史留名,好像我是萬萬沒有這種本事的。

四年前,我認為文筆應該像《七夜雪》(在這裡提人家大神的作品,好像不太好,就少舉幾個例子),文字極具美感卻又讀着通暢爽快。然而人家是大神,文字積累雄厚,而我連初高中必背文章都已忘得一乾二淨了,自然也沒有這麼好的文筆。

近兩年我開始大量記成語、背詩詞,試圖彌補我的不足。漸漸的,我會用鷹瞵鶚視、火然泉達這些比較生僻的成語,也能背「翩翩我公子,機巧忽若神」這樣較偏又較美的詩句。

為此我用詩詞為主線,專門寫了兩本十來萬字的短篇,幾乎用光自己能想到的一切詞彙。我自己看,感覺美極了。結果非但老東家不要我的作品,連投幾家網站,也都沒能過稿。

於是我明白過來,文筆什麼的,成語、詩詞什麼的,應該是決定小說成就的各因素中,最垃圾的一個因素。成語、詩詞這些東西,上網查就有了,莫非讀者能管作者是自己能背,還是上網搜的?況且長篇大論寫生僻的成語、詩句,反倒讓讀者朋友感到反感。

因而我現在對文筆的理解是:不需要華麗的辭藻,只要讀起來流暢,通俗易懂,沒有僵硬感,就是好文筆。

我想我寫完這一整本書,也寫不出漂亮的、能讓人記住的好句子了。而且這種句子一般來說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名句。

我也不羨慕那些被網友們瘋傳的、能寫出漂亮名句的作者。因為在我看來,不少作者的名句,本就不配稱作名句。一個超過二十字又特別不好記的句子,不管怎樣精美,怎樣深遠,怎樣有哲理,應該都算不上名句吧。

我原本想為這本書也多寫詩多填詞的,現在放棄了。在這個流量時代,即使我寫出「北地經寒霜雪早,幾回香冷着長襖」(出自我以前寫的一首《蝶戀花》)這種我自認為精美的詞句,在我沒有讀者基礎之前,狗屁不是。

或者我現在就留幾首我填的詞在這兒,看看以後會不會出幾個名句——

水龍吟(正體)

紅塵歲晚風霜客,魂夢淚垂江渚。年時春雨,婀娜調笑,寒沙沖櫓。裂土諸雄,長蛇封豕,人亡鶴煮。悵千騎萬里,兵戈倥傯,香泥澀、風聲苦。

畢竟離合自古。問誰家、少年似虎。點兵排陣,破敵浴血,地縫天補。百戰功成,神歸山野,紫衣枯骨。念蒹葭水涘,依稀信誓,皆成黃土。

破陣子(步韻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血洗兵戈疆場,笙歌月下行營。刀戟嘶鳴鏗作響,鐵馬奔騰風雨聲。思歸塞外兵。

攜手**嫻笑,十年無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