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建了一個新都市》[重生之建了一個新都市] - 第10章 生活就是你騙我,我騙他(上)

李易被韓天宇打了以後,越想越氣,自己竟然被一個垃圾光天化日打了一巴掌!發瘋似的,開車來到隴南至尊桌球室。

「吱——嘎!」

一聲急促的剎車聲,瞬間引來了桌球室外,正在打桌球的幾個男子的目光。

一個手臂文着文身的光頭壯漢,笑嘻嘻地走了過來。

這年頭,開得起車的都是有錢人,尤其是眼前這位,因為老爹是個無良包工頭,經常和建築工人發生矛盾,少不了找他去震懾那些建築工人。

這個「少爺」比起他爹有過之無不及,性格張揚跋扈,三天兩頭送錢過來。

「喲,李少爺,這開車速度,把我都嚇了一跳,這麼著急過來,是哪位可伶人得罪你了?」

李易雙目通紅,緩緩吐出四個字:「我——要——他——死!」

張青聽到李易的話,倒吸一口涼氣。

王佳佳也心裏微微一驚,不免有些膽怯,「自己如果惹他生氣了,會不會也被殺?這人是不是有暴力傾向?會不會家暴自己?」

微微一怔後,張青立刻罵道:「特么的,哪個不長眼的,敢惹我們易哥,簡直活膩了,但是易哥,弄死人的話,不好收場,是要進監獄的,你爸也保不了你,我還是建議換個方式,卸個胳膊腿什麼的,這樣讓他生不如死不是更加痛快解氣?」

李易說完那句話,像是找到了一個宣洩口,出了一口氣,而再回想之下,已經微微有些怕了,聽到張青的回答,也緩緩呼出一口氣。

「青哥說得有道理,那這價格……」

「咱倆都這麼多年的兄弟了,價格還不好說,兄弟給你打個折,一條腿隨便給個五萬八萬就行了。」

李易暗罵了一聲,臉上賠笑道:「好的好的,那先多謝青哥了!我先去跟我爸要點錢。」

張青笑着送李易上車,看着桑塔納遠去,朝着路邊的排水溝吐了口唾沫,「沒錢來裝什麼,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還想殺人。」

李易開車回到家。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李易把自己被建築工打了的事,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然後希望家裡能給他五萬塊錢,讓他拿去報仇。

在李易說的時候,王佳佳也添加說明,把韓天宇的身份、家庭經濟情況統統說了一遍。

李易的媽媽王慧芳聽到李易被打,自然是怒不可泄,起身就要去拿錢。

李易父親李八喜連忙喝住王慧芳,「站住!給他錢幹嘛?」

李八喜說完,示意王慧芳坐回餐桌,隨後說道:「今天打他一巴掌,你給他五萬塊,明天他又去惹事,人家把他打骨折,你是不是要給他一百萬去買別人的命了?」

王慧芳是個典型的農村婦女,本就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自從家裡有錢以後,對兒子是更加的寵溺,一門心思全都在兒子身上。

李易會成為這樣,跟李慧芳的寵溺脫不開關係,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耳濡目染了。

他見多了李八喜讓自己手下的包工頭帶人對舉報的刺頭建築工人拳打腳踢的事情,至於舉報什麼,建築行業水也就那麼點深,在後世基本都被裡里外外扒了個遍。

李八喜等到王慧芳坐回位置,才徐徐說道:「我打個電話給小張,讓他明天跟你去一趟建築工地吧,打一頓出了氣就行了,別動不動就廢別人手腳,年關近了,打點關係太麻煩了,而且聽說這段時間上面有個大人物要來,這段時間別給我出去到處惹事了。」

次日一早,太陽都還沒有露頭,韓天宇就被陳浩給叫醒了。

韓天宇打開臨時住所的房門,只見陳浩手裡拎着一個大麻袋,肩上還扛着一個大布袋,跟個回家過年的外地人似的。

韓天宇錯開身子,想讓陳浩先進屋等下自己。

剛一錯開身體,就見陳浩身後竟然還站着一個小姑娘。

十八九歲的年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