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苟到最強出山》[重生之苟到最強出山] - 第2章 出山

四年彈指間已過,雙劍練功業已成。

強風裹挾着弱雨擊打着屹立於雪山之巔的男子的臉龐。

那名男子中等身材,衣着樸素,樣貌平平無奇,但有着一雙銳利的雙眼彷彿能夠刺破一切。

男子正手持雙劍不斷地揮劍,舉起,落下,速度並不快,甚至可以說比一般人揮劍的速度更慢,但卻有着一股能斬破一切的氣勢。

「九千九百九十八。」

「九千九百九十九。」

「一億!」

話音未落,只見隨着男子雙劍揮落,兩道血紅色的劍氣在他身前出現,以極快的速度直衝天際。

那劍氣將蒼穹斬破,破開烏雲,散出一縷縷金黃色的陽光灑在男子身上。

此時,在世界上的另一個角落,有三位老者圍坐在樸素的木製圓桌上,任誰也不知道這裡竟是現世人族的最高權力機關——聖院三聖堂。

其中一位身形十分消瘦,雙眼緊閉,長着飄長的白色鬍鬚,腰間掛着一柄純黑的長劍的老者說道:「這個方向,像是我人族的雪山之巔,看來我人族又將再添一位大將了,這股劍氣十分凌冽,其勢竟在我之上。」

另外一位和尚打扮,身形矮小,頭頂無發,面上無須的老者說道:「但願如此,只是這位施主好像心中有着劫,殺氣衝天,倒像是那位……」

一旁的身形高大,面容和善的老者也微微點頭,表示贊同。

此時,在天外的一邊,一處被黑暗所籠罩的被稱為冥界的地方。

其中最深處的往生堂,一位身形龐大,面目醜惡,頭長雙角,兩眼目露凶光,背生雙翼的惡魔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惡魔張大了嘴巴,上下露出尖牙,笑道:「好劍氣!這倒是有我當年的風采,可惜要去往現世還得破開三個老頭的結界,不然還真想跟他交交手啊。」

此時,雪山之巔上的男子突然連打了兩個噴嚏,十分不解地搖搖頭。

接着,男子用只有他聽得到的聲音,輕輕地說道:「終於成功了。」

「恭喜您,半步劍神,您的劍術已達到九階,就差一階就能獲得劍神的稱號!」

在男子面前突然出現了這樣的一行字,男子只微微一點頭,那行字就消失了。

「登出。」

隨着男子的一聲令下,一個白色的圓形光芒罩住了男子,隨即被光芒罩住的男子向天邊飛去,似要去往無邊的宇宙。

金黃的太陽掛在天邊,天邊盡被深藍色的染料所塗抹,在大地上的眾多房屋,在一處昏暗的房間里,只有一盞黃色的燈懸掛在房間的一側,燈下一個男子正要將頭上所戴的頭盔狀的東西摘下。

「砰!」

一陣巨大的開門聲。

光線們趁機溜進了這個昏暗的房間,頓時整個房間都亮了起來,只見房間內部極其樸素,沒有任何裝飾品,裏面僅有生活必需品。

男子的臉也清楚的浮現出來,中等身材,樣貌平平無奇,但有着一雙銳利的雙眼彷彿能夠刺破一切。

沒錯,他就是半步劍神,劍術達到九階,戰力首屈一指的男人——楊一平,雖然是在近幾年來大火的遊戲名為《靈魂》的遊戲中。

儘管前世的他是那樣的弱小,可是此時的他卻是在遊戲世界中實力可說是名列前茅的人物。

這個遊戲是通過類似於VR的設備頭盔進行遊玩的,能夠將五感完美還原。

楊一平雖然在遊戲中,十分強大,但在現實里,他就是一個隨處可見,平平無奇的屌絲。

楊一平轉過頭,望向門口,不滿地說道:「二嬌,幹什麼啊?打擾我的清凈生活。」

站在門口處的二嬌,容貌姣好,綁着單馬尾。

二嬌把臉轉到一邊,嘟着嘴,說道:「老哥,你都打了那麼久遊戲了,人家好心叫你去吃飯,你竟然還罵人家,難道游戲裏的你再強大,也是假的!哼!再要我叫你吃飯,那你可沒這福分了。」

說罷,楊二嬌臉色微紅,便從眼睛裏擠出幾滴淚珠出來,好像是遇到了竇娥冤似的。

楊一平並不驚訝,好像是看慣了妹妹的把戲,接著說道:「好好好,是老哥的錯,我這就去吃飯,行了吧,謝了啊,我的好妹妹。」

突然,楊二嬌的表情就像是川劇變臉大師一樣,剛才的委屈的表情立馬變成得意的表情,滿臉寫着驕傲。

說罷,二人共同來到了客廳里,與父母一起,四人共享一頓豐厚的晚餐。

吃着餐桌上平常但卻溫暖的菜,楊一平看着餐桌上圍坐着的家人的熟悉的臉龐,聽着家人司空見慣的家常,他感到異常珍惜與懷念。

第二天,烈日懸掛於天際,天空萬里無雲,楊一平此時也正在地面上行走着。

「要是能飛的話就好了,有沒有什麼飛行道具呢?」

楊一平正在從腦海中搜刮相關的知識時,只見目的地已經到了。

那是一座繁華的小村莊,人口眾多,不僅僅是NPC,還有玩家,村莊中什麼東西都有,鐵匠鋪,酒館和旅店等等一應俱全。

但是其中最特別的一點是村莊外層包裹着一層透明的膜,傳說是造物主所構建的結界,可以阻擋擁有惡意的存在。

「新手村到了。」

說罷,楊一平踏入了村莊大門口,迎面而來的便是兩位護衛這座村莊的NPC,頭戴鋼盔,身着盔甲,一個手持長槍,一個手持長斧。

「歡迎來到世漠村。」

「這位旅行者請問來此,有何貴幹?」

「我是新人,來這裡不行嗎?」

「哈哈,這位旅行者,您真是會開玩笑,哪有像您這麼高等階的新人啊。」

「竟然被你們發現了,好吧,我這次前來是有要事和村長商量。」

「什麼?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早點說,您請進。」

說罷,二人便讓開了道路,側着身子,讓楊一平進入村莊。

「N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