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帝王寵賢后》[重生帝王寵賢后] - 第9章 她是我的人

風眠有意將髒水往皇帝頭上潑,只有如此,待他知道是誰下毒時,才會更加憤怒。

皇帝不免有些驚訝,不成想風眠居然懷疑他是主使下毒之人。

「你懷疑朕?」

「你我可是夫妻!」

風眠冷笑,才不相信皇帝這『夫妻』二字。

「夫妻?皇上捫心自問,何時當臣妾是妻。
娶臣妾,不過是因為臣妾是葉赫的獨女。

她撐着身子,跪在皇帝跟前,故作孱弱嬌憐的模樣:「求皇上放過臣妾,臣妾想活着,不想死在宮裡。

皇帝見不得她這般模樣,立即撫起她,攬在懷裡:「此事當真不是朕授意,朕這便讓人去徹查,定會找出下毒之人,為皇后做主。

風眠抽泣着,在皇帝懷裡,她說了幾句軟話,想要勾起皇帝的憐憫之心。

「臣妾知道,無論臣妾做什麼,皇上都會礙於臣妾的出身,再三戒備。
臣妾只是女子,被用來做為聯姻的棋子,已是可憐。
佳兒不求皇上能來鳳儀宮,更不敢奢望生下嫡子,只求苟活。

皇帝也於心不忍,安慰了風眠好一陣子,她才睡下。

寧兒無意中聽到了那兩個下毒人的聲音,尋着聲音而去,才找到了人。

「就是你二人在娘娘的膳食里下藥。

「這話可不能亂說,你何時看到我們下藥了?」

寧兒才不管那許多,上前便捉住了二人,不停叫喊:「來人吶,找到了,人找到了。

那二人在寧兒手裡拚命掙扎,寧兒想到風眠險些中毒,對二人下手也沒個輕重,沒幾招就把二人打得狂叫不止。

「寧兒,你跟在娘娘身邊,就翻臉不認人了。

「我只知道,娘娘是我們的主子,我們都是伺候娘娘的,若是娘娘出了事兒,我們一個也別想好過。

江琉跟着德妃而來,聽了聲音,便走了過來,正巧看見寧兒在打人:「你在做什麼?」

他很是驚訝,想不到一個侍女居然會樣厲害。

「來人吶,來人吶,打人了。

在江琉的喊叫之下,幾個侍衛匆匆趕來,立即拿下了寧兒。

「走,去見皇上。

兩個侍衛將人押去殿里,此時皇帝已經離開鳳儀宮,而高貴妃也已經趕到。

「皇后娘娘還睡着,這是出什麼事兒了?」

風眠正睡着,高貴妃位份最高,問清了此事來龍去脈後,方才說道:「皇后娘娘還未醒,本宮也不能越俎代庖,到底是皇后娘娘身邊的人,且先將她關起來,待娘娘醒了再定。

「貴妃娘娘,當真是那兩個宮人給皇后娘娘下藥。
若是要關,請貴妃娘娘將她們也關起來,好生審問。

高貴妃順手就賞了她一個耳光:「本宮如何行事,還要你一個侍女來教?你說是她們下藥,可有證據?」

青環在內室聽到了高貴妃的聲音,立即喚醒了還在榻上的風眠:「娘娘,寧兒找到了下毒之人,卻因為打了人,讓人押下了。

風眠吩咐青環去保下寧兒,請了各位娘娘回宮。

有太醫為風眠『調養』身子,風眠不出幾日便見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