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硬核長姐怒當家》[重生八零,硬核長姐怒當家] - 第8章 供銷社「揮霍」

周梅亭一把傘都沒有拿,趁着天還沒亮透,逃也似的奔出了醫院。

醫院門口有一條商街,凌晨三四點,家家鋪子就會冒出熱騰騰的蒸氣。周梅亭聽隔壁丫頭說過,阿扁家的餛飩和老楊頭的油條都特別好吃。周梅亭長大了也去吃過,只是不覺得怎樣。

周梅亭早餓了,穿過香噴噴的白霧,口水吞咽個不停。

「媽媽,媽媽,餓。」

周梅亭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奢侈一把。

她生怕再遇到阿知,匆匆摸出兩角錢,做賊一樣花九分錢買了個咸大餅包油條,又五分錢買了碗咸豆漿。餛飩太貴了,她沒捨得買。

她站在雜貨店的拐角,狼吞虎咽地將燙嘴的豆漿喝乾凈,快速把碗還了回去。

她舉着油條猛塞,腳上不敢停。先快點離了這個危險區域要緊。

狗東西,茫茫人海,拜拜了您嘞。

「媽媽不要爸爸了嗎?」阿寶委屈巴巴地問。

「不要了,我祝他三妻四妾、桃李滿天下。」

「桃李……爸爸不是做老師的呀?」

周梅亭本來想說的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她心煩意亂,豆漿油條的香潤也在嘴裏醞釀出一絲苦澀來。

周梅亭找到供銷社,用糖票買了一包赤糖。

赤糖比白糖貴,要一塊三,周梅亭眼睛都沒眨一下。服務員一邊扎紙包,一邊問她還要些什麼,她捏了捏褲袋裡散碎着的七分錢,想了很久,開口道:「同志,您給我再拿七分錢的水果糖。」

周梅亭看着手心裏花花綠綠的七顆硬糖,覺得心裏滿滿當當的。

她不禁嘆道:「我好有錢啊……」

她小時候從來沒有這樣「揮霍」過。

「系統檢測到媽媽的資產已超過1981年人均年收入水平,恭喜媽媽成為中產階級。」

聽阿寶這樣說,周梅亭沒有高興,反倒是覺得心酸。當年大家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啊,一百塊錢都能跑贏人均年收入?

「一百塊,相當於2004年的多少錢?」

「每個年代的購買力不同,不能進行粗暴換算。系統預測,假如媽媽維持這樣的月收入水平,在2004年,媽媽將擁有八十萬元購買力的存款。」

「才八十萬?」

不是周梅亭貪心,二十一世紀初,八十萬已經是她周梅亭的天文數字了。可是,有阿知拖後腿……這八十萬還不夠他闖兩次禍的。

「何季知,老娘真想掐死你。」周梅亭狠狠咬着牙關,更加堅定信念,這狗男人誰愛要誰要去,自己不伺候了。

大好前程,搭在他身上?他也配!

周梅亭徹底將何季知從腦海里丟開,她在供銷社裡又轉了一圈,想着能做些什麼小生意。今年形式是不好的,但沒幾年就要開放市場了,即便她現在不能做小本生意,早早預備起來,也能佔個先機。

她原還想要買一把鎖,只是價格超出了她的預期,她猶豫着也就沒有買。

她擁有的錢馬上就會用完,必須省着點。有了衛生院那一遭,阿爸不會放過她的。她了解阿爸,決定回去就給他一百塊巨款,先堵住他的嘴。

衛生院里五千塊的承諾並不是氣話,她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為了妹妹和媽,更為了自己,她是一定要徹底干趴那頭蠻牛。

供銷社裡不過是些米面糧油、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