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硬核長姐怒當家》[重生八零,硬核長姐怒當家] - 第5章 我就是沒教養,還錢

「什麼!」

被阿寶這麼一說,即便周梅亭並不想接受,那張臉和自己丈夫的臉,也快速地重疊到了一起。

對啊,這就是自己的丈夫,何季知。

周梅亭連連搖頭,她知道阿知二十來歲時挺混的,喇叭褲爆炸頭,扛着相機滿街走,只是沒想過他更早時還干過調戲婦女的勾當。

嘖。

這一下,周梅亭就陷入到了對往事的回憶中,七分苦澀兩分甜,還有一分不甘心。良久,她下定決心,這一次絕對不要再嫁給阿知。

想着想着,車已經開進了城裡汽車站。周梅亭隨眾人下了車。

這時候的市中心沒有多少高樓,最熱鬧的就是百貨大廈和人民公園。她才回想完與阿知的過往,很想去人民公園看看,然而天色已經不早了,她要抓緊點。

她很清楚,舅舅一家才不會客氣留宿呢。

外婆家的路,周梅亭也有些記不清了。城裡的房子就是這樣,密密匝匝一個樣。外婆現在應該住在舅舅分的職工宿舍里。她走了很多冤枉路,才終於找對了小區。

周梅亭不喜歡去外婆家,她原來覺得自己是自卑作祟,現在想想覺得可笑。什麼自卑,還不是這群親戚從不當人,自小就取笑她媽媽和她是農村戶口,十句話里有九句都透着城裡人身份的驕矜。

她正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院子里亂轉,一個聲音叫住她:「哎,你哪裡的?」

一聽這樣的聲音,這樣的語氣,她就知道是門衛。她忙轉過去走近那個大爺,笑道:「叔叔,我來外婆家玩,你們這院子太氣派了,我迷路了。」

門衛大爺頓時眉開眼笑,問她:「你外婆叫什麼?」

周梅亭其實不記得外婆的名字了,只隱約記得她姓吳,但好在,舅舅的名字她還牢記於心。

哼,在2004年的那個她,早幾年還為著將來好為女兒在城裡謀個好工作,硬着頭皮又與舅舅重新走近些。現在想來,真想扇自己一個大耳光。

「現在是我舅舅當家呢,我舅舅叫章維民。」

「哦,你是章科長家的外甥啊。嗯,跟你舅舅是有些像。」

門衛替她指明了路。周梅亭禮貌地作別,往那條岔路拐去。過了拐彎,她的記憶就復蘇了。舅舅家住在四樓的一個兩室戶里,舅舅夫妻一間,表哥一間,外婆則睡在陽台的涼榻上。她還記得外婆跟她說過,城裡住房緊張,像他們這樣能一人一間的,已經是頂好的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猶疑,阿寶叫嚷着:「媽媽加油,別客氣,潑起來,像教訓阿寶一樣,辣手摧花,毫不留情!」

周梅亭深吸一口氣,敲響了房門。

開門的是舅媽,看到門外的臉,她愣怔了許久,才調整出一個假笑,開門將周梅亭迎了進去。

「維民,媽,想娣來了。」

外婆從陽台探出個頭,開心地招手讓她過去。舅舅從廚房出來,手擦在圍裙上,笑道:「想娣怎麼來了?這麼晚了。」

周梅亭與諸人打過招呼,包括在房間里露了一下頭的表哥。

她簡單說了媽媽順利產下妹妹的事,忍着噁心與外婆寒暄了一陣。外婆自然很歡喜,她從枕頭底下摸出一塊手帕,攤開取出兩塊錢,想了想,又換了張一塊的。她將一塊錢遞給周梅亭:「想娣啊,你幫外婆買一斤赤糖回去,給你媽媽補補身子。」

舅媽在桌子那頭說道:「媽,他們家沒有糖票的,有錢也買不到呀。」

周梅亭臉上笑着,將錢收進包里,轉頭對舅媽說:「巧了,前兩天我又考了第一,學校獎勵了我一張糖票呢。表哥學校會獎什麼呀?」

舅媽臉上似乎掛不住笑了,勉強牽動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