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王牌:我有一雙神之手》[職業王牌:我有一雙神之手] - 第2章你想打職業嗎?

  接下來將會有人把許弈一步一步地推進深淵。
  「久哥,我覺得這樣單純的對局也太無趣了,要不整點好活來,這樣對局才更刺激啊!」
  不知是誰突然給常久提了個意見,然後意興闌珊的常久當即就表示贊同,「有道理啊,不過整點什麼比較好呢?」
  「要不下一局誰輸了就得把衣服脫了,並且光着膀子跑到門口大喊一聲『我是菜狗』,如何?」
  意見很快就提出來了,接下來看的就是常久的膽量,又或者說,看常久願不願意再破費。
  在眾人的慫恿之下,常久偷偷地對着許弈伸出兩根手指,意思是一局兩百塊錢。
  一聲不吭的許弈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那有着十根修長且長滿老繭的手指。
  此時手在顫抖,正如他的心,這個時候他不敢抬頭面對周圍那一張張充滿譏笑的臉,他甚至想要捂着耳朵來阻擋那些挑釁的話語。
  可與此同時,身上的那一座無形的大山也在向他施力,就像是在說:「沒有錢,你的尊嚴還是永遠被踩着,連腰都不可能挺直!」
  此時,常久在敲着桌子催促,觀眾在高呼着催促,羅威在搖晃着他的肩膀催促,一切都在壓着他,似乎勢必要他卑躬屈膝!
  「答應他,贏了一局我給你一千塊!」
  好像有不同的聲音在許弈的耳邊響起,那是一個很甜美的聲音,應該是吧,在聽到的剎那,許弈如是想着,然而頭腦很快就再次被周圍的喧囂所充斥着。
  「夠了!」
  憤怒的聲音伴隨着桌子響亮「啪」的一聲而起,只見許弈站了起來,高瘦的身影籠罩了對面的常久,一雙兇狠的眼神讓常久不禁咽了咽口水,四周的觀眾也因此被嚇愣,從而也把某位特殊人物的到來給忽略了。
  「我是沒錢,我是缺錢,但我寧願回家種田也不要被你們一個個侮辱!」
  話說到這份上,許弈就沒想過再把書讀下去了,本來這高價院校就不是他該來的地方,他又何必靠着委曲求全留在這裡。
  「切,開個玩笑都開不起,真的玻璃心!」
  「照我看啊,就他的樣子,想必是久哥給的錢不夠!」
  「說什麼呢,久哥會是那種給錢打假賽的人嗎?」
  「哦對,是我的口誤,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這人看到久哥騎虎難下就想着趁機打錢,真沒品!」
  ······
  瞧不起人的時候,自己從來都是站在至高點的,因為這樣錯的永遠是對方。
  現在一人一句的嘲諷就像是打氣筒一樣,一下又一下地打進了許弈這個「氣球」里,若是再這樣下去,「氣球」終究會炸開。
  在還有些許理智的時候,許弈強忍着心中的怒火,當下艱難地邁開腳步,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然而步子還沒有邁開,陌生的觸感突然攀上了許弈的手臂,原來是有人拉住了他。
  「等一下!」
  「很抱歉剛才忽視了你的感受,我以為出更高的價格就可以讓你得以公平對待遊戲對局,卻沒想到適得其反,讓你感到了侮辱。」
  再次聽到那甜美的聲音,這聲音就像是所謂的甜而不膩,彷彿有安撫躁動情緒的作用,使得許弈頓住了腳步,然後他順着一條皙白的手臂回頭看去。
  入眼是一張許弈從未近距離看過的俏臉,精緻無暇的面容讓人驚嘆這莫非是天上仙女,當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啊!
  如瀑布般的青絲長發傾斜在左肩,蓋住了佳人光滑的肩膀,不過右肩的白皙卻又滿足觀者的好奇心,而裙下那雙無可挑剔的大長腿更加吸引眼球,這一身白色露肩連衣短裙給她增添了清純的氣質。
  即使許弈剛才怒火中燒,腦袋被亂七八糟的想法充斥着,可如今看到這美人站在自己面前,甚至在緊拉着他的手臂,這也不禁使得他靈魂出竅似的,久久不能回神。
  當然了,像許弈這樣情況的大有人在,他們都是被沈萱芷給迷住了雙眼,沉醉在幻想中,一時難以清醒。
  畢竟沈萱芷是商大的校花,這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以及那一身清純脫俗的氣質,幾乎是商大所有男生的夢中女神。
  「你是還在生氣嗎?」
  「能不能原諒我?」
  在許弈呆若木雞之時,沈萱芷伸手在他面前輕輕晃動,而且既擔心又疑惑地看着許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