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愛》[植物愛] - 第4章 京城大亂

自沈月從宮裡回來後,再沒有任何消息。城裡百姓似乎聽到什麼風聲,行走匆匆,到處逃難,江蘇提議一起離開京城。

一日復一日,沈月請求再停留七天。隨着城裡守衛越來越多,派出去的探子帶回來的消息越發不樂觀。

這天夜裡,江蘇買通關係,獲得沈月父母一次見面的機會。

下午五六點,沈月以送食的機會到獄中探望父親。許久不見,沈父面容憔悴,精神有些欠佳,思路一如既往的清晰。

「切記,今夜就離開京城。不用管我,有些禍躲不過,唯有坦然面對。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

「聽爹的,和江蘇公子去江南。初識你母親時,我們也曾幻想過着男耕女織的平淡生活。無奈家族使命與責任,老了方知,一切已晚矣。」

「送飯的,不要逗留,快走,快走。」巡邏的獄卒不耐煩的催促。

「爹……」女子眼含淚水,似有千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

「拿着,記住爹的話,無論發生什麼。好好活着,離開京城,越遠越好,切記切記!」

……

走出牢房,沈月明白這一別,可能是見爹的最後一眼。劫獄的念頭,強烈佔據腦海,可想到父親的囑託,唯有讓念頭碎在心裏。

到底是什麼樣的秘密,值得父親以性命相托。為什麼,父親母親一個個要為了這些信物,放棄自己的小家。

帶着種種猜疑,沈月回到客棧。江蘇有問起,沈大人可否有什麼交待。

沈月擔心泄密,只是淡定表示,父親只是讓自己明天離開京城,越快越好。

看着沈月放鬆的樣子,認真回憶,江蘇便不再過問。

沒了父母的依靠,沈月開始對身邊的人慢慢有了些戒備心。過去那個天真無邪的少女,慢慢地,將成長為堅強的姑娘。

亂世佳人,唯有堅定信念,不驕不躁,方能更好的存世。世上好人多,可也不能全依賴別人玩,那樣和蛀蟲沒什麼兩樣。

沒了依靠,恍惚間,沈月總覺得有些不適應。常常望着窗外發獃,真是羨慕那些可以經常接受父母親教誨的人。

有時候人就是這麼奇妙,擁有的時候,總覺得父母啰嗦,管得太嚴苛。當真沒有這些不喜的批評之聲時,反而有些留戀。

「小倉鼠呀,小倉鼠,我怎麼變得多愁善感了。」沈月拿出父親送的信物,也不知道這隻倉鼠有什麼奇特之處。

「不好了,何槿被殺,牽扯出一份叛逆名單。有人趁中作亂,把沈大人殺了。把沈家所囤積的糧食全充公,說是貪污受賄。」

江蘇侍衛餘威出現,神情緊張。

「我們現在就撤離,把沈小姐帶上。」

「這麼著急嗎?出什麼事了?」沈月只覺右眼皮一直跳,心神不寧,預感不好,匆忙收拾,戴上面紗,跟隨江蘇出走。

夜已黑,花了重金,江蘇等人方順利出城。眾人還沒來得及放鬆,身後傳來呵斥聲。

「蠢才,誰讓你私自放行,你們快追上。寧殺錯人,也不可放行。快!」一位從軍營過來的副將,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江蘇等人兵分幾路,統一在嚮往江南路口匯合,或明日午時不見人就直接江南匯合。

沈月慌亂中單獨騎馬離去,其他人無暇顧及,和前來追殺者拼了,為江蘇沈月有足夠時間離開。

沈月騎着馬,一路向北,不敢停歇片刻,來到一片森林。突然,馬似乎踩中陷阱,直接跪趴下來,沈月被甩出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