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愛》[植物愛] - 第3章 浴火重生

沈月在趙府發生火災的事,傳遍整個洛陽城。一時間趙府成了街上各個茶樓熱議的焦點。

「沈家完了,唯一血脈也葬身火海。」

「此事有蹊蹺,一個大活人進去,淪落到屍骨無存。」

「可惜呀,這麼年輕的姑娘。」

「趙府真是倒了血霉,紅事變白事。」

「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天下大亂,要變天啰。」

……

路過的女子,掃了一眼四周。事實上,趙府表面看着對沈家很上心,不過為了她手中的真字訣。

官家火速派人,以修繕的名頭,背地裡翻地三尺,還是沒找到真字訣。如果不是她無意從秋葵給的信件,恐怕這會的自己,早已被宣進宮扣押了。

七月的天,雨綿綿。七月的城人,如細雨微風,逐漸滲透各個勢力。

沈月臉上的傷疤早已消去,此刻正坐在二樓靠路邊的位置,等人的期盼。她那俊俏的男身打扮,讓路過的人不勉多瞧幾下。

「公子,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對面包廂裏面,一位黑衣侍衛提醒旁邊的少主。

「不用!」少主打扮的少年一臉剛毅,稜角分明,英姿颯爽。

「這位公子,可否拼桌。」一位書生打扮的少年,俏皮的模樣,實在讓人不忍拒絕。

「請坐。」沈月脫口而出,沒有任何猶豫,這是犯花痴的節奏。連日的奔波,許久沒見過真切的人,警惕性一下拉低了。

「在下徐賢聰,敢問兄台怎麼稱呼?」

「小弟沈越。」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沈月看着有些不自在。徐賢聰腦門像缺根筋,或者說完全不在意,興緻勃勃地天南海北聊開。

「難得遇上知音,我家在徐州城,如果哪天兄台路過此地,可到家中一訪。這玉佩便是信物。」

「我和你僅一面之緣,就送這麼貴重物品,不太好吧!」沈月向來最怕欠人情,連忙拒絕。

「無妨,這都是普通玉石,不值幾個錢,無非留作紀念罷。如果可以,這把扇子送我可否。」

「行吧!這個送你,我出門急,沒捎上啥。」說著有點不太捨得手裡的扇子。這可是父親留給自己的一些念想。

「哦,這個扇子看着普通,上面的山水畫,倒是挺有趣。不錯,不錯。」徐賢聰滿意,仔細觀賞。

「那啥,我有事先走了。來日方長,有緣再見。」沈月趕緊找個理由,告別眼前這位熱情的新友。

「少爺,這把扇子很普通,為什麼拿玉佩換。」旁邊的書童打扮的少年,不解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這把扇子出自沈府沈大人之手。當年我曾隨父親去過沈府,可惜物是人非。我能做的,就是保護好月兒。」

街上傳來官差驅趕聲,「讓開,讓開。」

徐賢聰往樓下看去,只見沈大人切切被抓了。看來,無法解救了。

沈月看到父親,手裡的拳頭緊緊掙扎,準備跑去申冤時,被人一把拉住。

「別動,現在不是時候。」不知何時旁邊站了一位衣冠楚楚的少年。此人正是茶樓包廂裏面的那位貴人,江蘇。

「放手,我不認識你。」沈月掙扎開。

「放心,我家公子沒惡意。」旁邊一位練武打扮的女子開口示意沈月安靜。

「走,這裡人多耳雜,進裡邊說話。」說完也不管沈月是否同意,手環抱着,硬拉着來到悅來客棧,旁人只覺這位公子多情,女子嬌氣。

沈月哪見過這麼親密行為,臉刷的變紅。出門沒看黃曆,怪自己回復容顏太早。

「拿上這封奏章,明日面聖,可保你爹無憂。不過,你的容顏還須毀掉。」江蘇不緊不慢,不容商量的語氣。

「什麼?真毀,我這輩子就真完了。」

「怕什麼,芙蓉會替你偽裝好。還有,我可不是無條件幫你,需要你做我的夫人。怎麼樣?」

「公子……」芙蓉滿臉不可置信,平日不近女色的少爺,春天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