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愛》[植物愛] - 第2章 迎親隊伍

「一大早,誰呀!」沈月睡意朦朧,天剛見曉,就有人來敲門。

「沈小姐,趙府的人在府外侯着,說是,說是要迎娶小姐。」門外丫鬟輕聲道,話里話外表明,不是我要打擾你,實在不清楚狀況。

「什麼?這麼快!」沈月摸摸臉,難道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臉受傷了,趙雲瀾這是唱的哪齣戲。

「月兒,是我?雲瀾哥哥,起來了嗎?方便我進來嗎?」門外急促的聲音,在催着,開門,有要事商量,不是約定好了,怎麼這麼快忘記。

「等等……好了,你進來吧!」沈月趕緊爬起來,三兩下整好衣裳。

「噓!」趙雲瀾進來後,做出噓的手勢,悄悄說,「我把你娘安頓好了,別擔心,眼下先去我家,再從長計議。」說完,大聲說,「小蘭,進來給小姐更衣。」

「雲哥哥,你確定娶我嗎?可我的臉。」沈月不自信摸着臉,低下頭。

「放心,這點小傷,神醫那邊有辦法。再說,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趙雲瀾沒有說不嫌棄,因為有辦法。過去的心意,傳達的不是現在的意思。

沈月聽完,靦腆的笑了。不笑更好,一笑,左臉上的傷痕越發皺巴巴,顯得有些面目猙獰。

趙雲瀾不經意間捕捉到,臉上現出難為情的表情。說願意,很多時候是出自無意識。真娶回家,日日夜夜守着,誰能保證一直情意綿綿。

「我在外面等你。」趙雲瀾似乎怕沈月再要許諾,趕緊找個理由脫身。

「爹,你可把我坑慘了。我發現自己好像也沒那麼喜歡她了。」趙雲瀾邊走邊小聲罵咧咧。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在為沈月抱不平,不禁感嘆真痴情。

沈月換上新衣裳,遮着面紗。徐徐而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少爺,沈小姐這樣挺美的!」貼身侍衛趙小白一臉恭喜。

「去,一邊待着。」趙雲瀾使了個揍人的手勢,那表情在罵人。豬腦子,怎麼說你好。美人往昔不復返矣,悲哉。

「接回來了嗎?」趙達成語氣焦急看向身邊的管家趙財富。

「老爺,聽!迎親的儀仗隊,在奏樂。回來了。」

街上看熱鬧的百姓越來越多,好像昨晚發生的血腥暴亂,已經過去一百年。

「聽說了嗎?沈家昨夜起火。沈夫人直接沒了,沈大人失蹤……」

「誰說不是,這怎麼還有心情成親。」

「沈家完了,估計是為了脫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有人昨夜瞧見沈家大小姐,毀容了。不知道趙家怎麼想的,娶一個落敗戶。」

「估計欠人情唄!沈家太爺救過趙家太爺,現在報恩情來了。」

「那虧大了,現在趙家勢力如日中天,沒必要。」

「有什麼虧的,趙雲瀾只是個庶子。不足掛齒,傳出去還落個好名聲。」

趙雲瀾臉上一抽一抽的,讓人看了不自在。在明眼人里,明擺着被迫。大戶人家的富貴,箇中滋味真不好受。

沈月在轎子里,直罵,都什麼人。往日時光里,哪個不說娶到本小姐,那是多大的榮幸。父親雖說官職不大,好歹是個富差。

「若不是父親大人在信里,讓本小姐忍忍忍,真想爆發。」沈月自言自語着,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緻木盒子,看了看,猶豫一下,放了回去。

過了大概一刻鐘,媒婆對着轎子,「姑娘,到了。」在媒婆的陪同下,向著趙府大廳,抬階而上。

新人雙雙拜堂成親,沈月接到了新房。房門剛關上,嗖一聲,有人從房樑上下來。「不想死的,跟我走!」一個冷漠不帶感情的中年男子出現。

「來……」沈月剛想大喊,中年男子很快就捂住她的嘴。

「聽不懂嗎?我只是奉命行事。」男子語氣有些不情願。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不會走的。有勞江公子操心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