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愛》[植物愛] - 第1章 夜色撩人

漢中平六年七月,朝廷內以何槿為主正在密謀發起政變,局勢緊張。

走進洛陽城,大街小巷百姓安居樂業,須不知城外早已危機四伏。

城門內不遠處的悅來客棧,白天黑夜,來了一群又一群手提軍刀的隊伍,這些人看上去長相粗魯,一臉殺氣。一時間,把城裡百姓們嚇得,到處在奔走相告,「不好了,又有戰事!」越來越多的人,早早收拾店鋪,禁閉家門。

這夜色,如此撩人,靜靜感受,只覺驚悚。沈府處,太倉令沈達盛一臉慈善面容,此刻於書房椅子處,憂心忡忡,焦躁不安,時不時看着門外,好像要做什麼決定,終歸還是搖頭。

西廂處,沈家大小姐沈月,早已換了一身黑衣服。頗為得意的表情,一臉貪玩的模樣。

嚇着邊上丫鬟秋葵,擔憂勸阻,「小姐,依奴婢看不妥,萬一被發現,貞潔不保。」

沈月手玩弄着辮子,拍拍秋葵的肩膀,安慰道,「怕什麼,反正本小姐也不想嫁!」

說完,沈月溜出閨房,悄悄走到一處狗洞,不費勁的鑽出沈府。房內的秋葵,慌忙假扮成沈月,側身躺床上,蓋好被子。

沈月來到悅來客棧,趴在一窗戶,目光尋找傳言中的那位潤如玉的公子–江天昊。身材偉岸,眉目如畫,深邃而冷峻,給人一種王者的威嚴。

冷風拂過,沈月居然覺得如此親切,一股寒意襲來,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誰?」

沈月嘀咕着,「完了,完了,趕緊撤!」逃難一般往前飛奔,身後叫喊聲突起。沈月忍不住往後看,好像有兩隊人馬在打架,刀光劍影。

「不,好像都提刀衝著我來了!」沈月只覺腳軟無力,準備接受命運的安排時,一股強有勁的手環着她的腰,兩下敲暈,緊接着甩出去,殺伐果斷,不含任何感**彩道,「送走!」

「是,公子!」身旁的黑衣護衛雙手接過,騎馬離去。公子正是那位江公子,此時他一人迎打二十個追殺者,只見他手提劍,目光冷峻,臉上冷漠如冰,給人一種不戰自畏的感覺。

一分鐘不到,眾人紛紛倒下。江天昊看着這些廢材,眼神透露出信號,「還不快滾」。眾人不可置信,戰戰兢兢,遲疑了幾秒,趕緊狼狽逃跑。

黑衣護衛把沈月丟到沈府大門處,隨即離開。沈月此時試探着掙開一點點眼縫,確定無人,獲勝似的準備小跑到狗洞,準備爬的時候。

沈月只覺太過冷清,平日里阿牧老早在此守候,今日是怎麼了。突然,府內殺聲,各種尖叫聲,呼喊聲,哀嚎一片。父母住處一片火光,沈月慌着往父母住處跑去,一雙手突然捂住她的嘴,「小姐,是我!」

秋葵低聲說道,「別亂跑,這些賊人很兇殘!」說著雙手拉着小姐的腳。沈月掙扎着,沒一會秋葵倒下,只覺腳粘糊糊,藉著夜色,沈月差點發出阿!

秋葵搖頭,別擔心,只是手,說完便暈倒。沈月趕緊從身上扯下一塊布,給秋葵包紮起來。

沈月強忍着淚水,慢慢放下秋葵,稍作掩飾,準備動身時。

一群黑衣人出現,「公子有令,撤!」

公子,難道是他。不可能,不可能。沈月神情恍惚,一邊是傾慕者,一邊是至親。她恨這月色如此真實,跌跌撞撞跑到父母處,看到母親在發瘋大笑。

「娘,娘,快逃!」沈月此刻只想從火中救出母親,但沈夫人直搖頭,「傻孩子,快出去!我這一生活夠了,聽娘勸,去找你爹!只要我走了,有些事就該了了!」

「不,娘,不要,不要。我們先出去好不好!」

「月兒,你要記住,去找趙雲瀾,他會告訴你一切。不要帶着仇恨,沈家遭此一難,自有定數,和爹匯合,把為娘送你的簪子帶好,別看它很普通,裏面有玄機。日後你會明白的。」

沈夫人臉上萬般無奈,千般不舍,轉瞬一狠心把女兒推出去,頭頂的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