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從種地開始,異星》[致富從種地開始,異星] - 第5章 鑽木取火

【千節蟲】然後就沒啦?

宋凡一臉的黑人問號???

「什麼啊!這什麼啊!把自己嚇得半死不活的,結果連個註解都沒有。」宋凡開始鬱悶起來,找到水瓶喝完裏面的水,用瓶蓋一點點的把千節蟲塞到瓶子里。

不知是死是活的千節蟲被宋凡收了起來,宋凡打算帶它回家如果沒有食物就吃了它。

宋凡再次來到森林邊,這次的他學聰明了,把襪子提高,將褲腿別進去,把衣服塞進褲腰帶里。這樣從下往上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爬進來了。

宋凡又小心翼翼的來到枯木旁邊,小心的用腳踢了踢枯木,剛才的回憶讓他一驚一乍的。發現在沒有其他異常後將一個大腿粗細手臂長短的枯木抱了起來。

宋凡趕緊離開森林,又在周邊收集了一點枯樹葉,找到了幾根拇指粗的樹枝打算回府。

宋凡看着地上的東西,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和褲子,剛才已經裸奔過的他,無所謂了,麻利的把衣服脫了下來。

用衣服外面包住樹葉和水瓶,將褲子的兩個褲腿把枯木和細樹枝綁起來,提在手裡,就這樣赤條條的回府。

宋凡不知道的是,當他走後,附近一棵茂密的大樹上,一根枝丫發生了輕微的顫動。

路上宋凡遇到了昨天的那塊石頭,上面壓的營養劑袋子已經被吹跑了。

宋凡取出一根短一點的木棍,將早上趕路時吃完的營養劑袋子拿了出來戳破,把棍子豎著埋了下去,像個小旗子一樣插在石頭上方,做一個地標明天來取。

回到基地後,宋凡把樹枝丟在了門口,抖了抖褲子穿上,值得一提一路走來褲子都幹了而且大腿上的紅點也退了下去,應該是過敏了不是中毒,索性沒有大礙,真是可喜可賀。

宋凡又把大儲物箱里的食物拿了出來,把樹葉放進去避免被風吹跑。

宋凡把裝蜈蚣的瓶子拿到了基地內,隨手放在了工作台旁邊。

喝完了今天帶出去的一瓶水,不過食物只吃了一根營養劑,宋凡現在餓極了。

幾天的運動下來宋凡的胃口也得到了提升,看着工作台上的食物,明天就第五天了,第五天過後,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給自己補給食物。

宋凡這樣想着,吃完了早上剩的半根又吃了一根營養劑,滿足的打了個嗝。

照例順着基地周圍探查了一圈,沒有發現。

做完一切後,天暗了下來,沒事幹的他打算寫完筆記去睡覺。

【第四天,晴】

【剩1瓶多一點水,7根營養劑】

【今天發生了一件羞恥的事(劃掉),今天發生了一件驚心動魄的事,我被一隻毒蜈蚣襲擊了,多虧我臨危不亂,一點不害怕!一把抓住了蜈蚣,將它活活捏死!我好牛逼!!!】

寫完筆記的宋凡想起來一件大事。

宋凡打開地圖探索。

「5.3%,哇偶~」看着屏幕上數,宋凡心美美的,衣服上的樹葉扎的他難受,今天決定脫衣服睡覺。平常他都是穿衣服睡覺的,避免晚上發生意外不用直接裸奔。

「啊~舒服!!!」裸睡神馬的最舒服了!

躺在床上睡不着的他,開始總結這幾天的經歷,發現了一些疑點。

第一為什麼這麼發達的科技,還需要通過殖民來探索這個星球?不能直接通過高科技來佔領?

第二食物補給問題,剛開始的食物補給太少了,資源匱乏?不太可能。或者是大規模的行動每個人的分配有限。

想到這裡宋凡覺得第二個可能性比較大,這裡絕對不止自己一個人。

宋凡想到還有其他人,甚至想從床上跳下來,來一段大猩猩舞。

趕了一天路,疲勞讓他舞動的靈魂支配不了自己的身體,從而放棄了這個想法。

想到這裡還有其他人,宋凡遐想着流下了口水;黑絲、白絲、漁網咳咳咳「吸溜~」宋凡收了收自己嘴邊的口水。

宋凡覺得自己現在就像被人在養蠱一樣,放在一起努力生存然後找出最強者。

宋凡覺得自己不像是一個殖民者,反而更像是一個流民。

宋凡想了想,在自己有限的記憶里也沒犯什麼不可饒恕的過失啊,自己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而且自己的記憶,只有在昏迷的前幾天比較清晰,以前的記憶都非常的模糊。

自己的確知道自己經歷過這些東西,但就是想不起來每一件事具體的細節。

同事,朋友,家人?一個都沒有印象。

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好像是記憶的局外人,從上帝視角看完了一段人生。有這段記憶但是沒有參與感,每當自己以第一視角帶入自己後,記憶就開始模糊。

這些問題暫時都想不通,不過宋凡想到這裡可能還有其他人就無比激動,自己終於不再是孤寡、孤寡了。

疲憊感襲來,宋凡睡去。

…..

清晨,醒來的宋凡發現昨天放在工作台旁邊的瓶子倒了。

這讓宋凡一激靈,趕緊跑了過去,看看蜈蚣還在不在瓶子里。看到瓶子里十幾厘米長的蜈蚣還在。宋凡微微鬆了一口氣。

如果蜈蚣不在瓶子里,宋凡可能會丟了這個基地不要了。

看着瓶子里不知是死是活的蜈蚣,宋凡把瓶子拿了起來想仔細觀察一下這個蜈蚣的構造。

軟趴趴的蜈蚣猛然向著宋凡眼睛的方向沖了過來,想鑽出來給宋凡一下。

蜈蚣的腳摩擦着瓶身發出密集的「噠噠噠-噠噠噠-」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宋凡一跳,手中的水瓶摔到了地上,宋凡大早上醒來被這樣對待,怒火中燒。

拿起瓶子用力的上下上下,左右左右,搖了起來。

「奶奶的,敢嚇我!我還治不了你了?」宋凡瘋狂搖晃着。

十幾分鐘後,看着瓶子里一動不動的蜈蚣,宋凡發泄完後心情特別的舒暢。不再看蜈蚣,放到桌子旁邊出門。

出去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宋凡又把瓶子拿出來,擰松瓶蓋不讓瓶蓋脫落,捏了一下瓶身給蜈蚣換了點新鮮空氣進去給它放了回去。

吃完早飯,補充體力後宋凡決定去找昨天的那一塊石頭。這樣可以當做武器在危機的時候丟石頭來防禦自己的基地。

而且這個蜈蚣昨天用力踩都沒有踩死。他要是再敢嚇唬自己,就用石頭砸死它。

宋凡輕裝上陣,開始尋找昨天留下的標記。走了一會按理說昨天埋了棍子上面插了一個營養劑的袋子,應該是很容易找到的。

宋凡又繼續順着樹林的方向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