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道從諸天開始》[征道從諸天開始] - 第6章 打殺

斷裂的鋼刀跌落在地。

眾人無敢不相信,肆虐江湖數十載,使得眾多武林好手無可奈何的採花大盜,他就這麼死了!

嘩~

一時間群情激昂,縱使屋內布滿碎肉,地上還躺着無頭屍首,也沒能阻止它們的熱情,幾乎將整條街都給堵住,無數讚揚與感激混成一片,紛紛擾擾。

令狐沖見狀,本想上前阻攔一番,免得眼前凶人不悅。畢竟出手如此狠辣且不講規矩的盤唯道,在他看來絕對不是他認知的正派人士。

這也不免他想那麼多,畢竟現在江湖主流還是講規矩的,連生死之戰,都要先打個招呼。

可這就難為了盤唯道,他至練武以來都是與凶獸殊死搏鬥,那時掏它**,都顯得手段分外正派。

誰知就是這麼一個在令狐沖眼中的邪人,此時卻一臉和煦着將手上鮮血擦凈,免得弄髒群眾,他上前看似安撫眾人,實則將其攔在現場之外,在不斷和群眾互動中,沒有對他們群眾煽風點火,而是和聲細氣,宛如淼淼清泉,逐漸澆滅現場燥熱的火焰。

也許這是他常年所受紅色教育所帶來的習慣——不想讓群眾暴露在危險下。

他不信任眼前那些武林人士鬧出來的動靜。

「閣下大仁!」忽然人群外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喝彩聲。

眾人分開,只見是幾個青衣道人,為首一人哈哈大笑,顯然對剛剛盤唯道所作所為甚是滿意:「我輩武林中人,嫉惡如仇,無論是誰見了田伯光這廝,都要取他項上人頭,閣下能為我等代勞,實乃幸事一件!哈哈哈。」

盤唯道見他身穿衡山服飾,也不多說只是拱手一禮,禮貌道:「閣下多譽了!」隨即便轉身打算離去。沒辦法他實在不擅長與人打交道,看他剛剛面對眾人那副官方樣就可見一般。

眾人見狀一愣,氣氛可見的冷了下來,此時還好站出一人。

「恩公,稍等·····」只見一臉色慘白的年輕道士疾步走來。

盤唯道瞧着是那剛剛見義勇為的道士,臉上擠出真心但仍舊僵硬的笑容:「你有何事?」

「多謝恩公出手相救,貧道希望能·····能請恩公喝上一杯!」道士顯然剛入江湖與盤唯道一樣不善言辭,憋了半天就只想到了這個。

盤唯道見着對方窘迫的模樣,心中很有觸動,隨即連忙拒絕道:「此乃舉手之勞,喝一杯就算了,我還有急事要做!」

年輕道士聽聞,不知為何鬆了口氣,他道:「既然恩公不便久留,那就把這個收下吧!」

說著,他就彎腰在田伯光懷裡摸出一些物品,遞給了盤唯道。

「還望恩公,不要怪罪,貧道剛剛下山,身無一物只好借花獻佛。但日後,貧道必將償還恩情!」

盤唯道接過,塞入懷裡。

「自己還是太年輕,居然連傳統都忘了!」

他心中暗暗反思,但嘴中卻答:「我就收下了!」

說完,他便加快步伐向門外走去。

樓內眾人,愣愣的瞧着這一幕,嘴角似乎在壓抑着什麼。

就連一旁被冷落的衡山青衣道人臉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