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道從諸天開始》[征道從諸天開始] - 第10章 火侯

其他人還一頭霧水,但劉正風卻早已明白他們的來意,他口氣極為不善:「原來是左盟主到了,三位師弟,不知道嵩山派來了多少弟子,大家一起現身吧!」

在場群雄聞言無不大驚,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又或是劉正風與嵩山派有何過節,竟然當場就鬧了起來。

定逸師太是個暴脾氣,她當即就對着嵩山眾人出聲問道:「費彬,左冷禪是什麼意思!有事非但不坐下來慢慢談,還要讓人綁其老幼,莫不是要讓外人看了五嶽劍派的笑話!」

劉正風臉色鄭重,附和道:「師太,不是我劉正風忤逆,實在是左老賊欺人太甚,身為名門正派做出齷齪、令人不齒之事!」

「劉正風,你莫要多說,還不放開我嵩山弟子!」費彬手持令劍,冷冷道。

隨後幾十個弟子一字排開封鎖大門,刀劍出鞘逼視劉府眾人。

「丁勉、陸柏、費彬,鍾鎮,卜沉,沙天嗡,嵩山十三太保,竟然來了五位!還帶來了幾十個弟子,這是要做什麼?」

在場眾人都是混跡江湖的人精,見此不禁嘩然,都暗自忖度,劉正風不知道什麼事情不但惹得嵩山派頒出盟主令旗,十三太保更派出五位,不管怎麼看都是凶多吉少了。

見狀眾人,以不了解來龍去脈安慰自己,站在一旁默不出聲。

只有寥寥數人,勸導

「不管怎樣,擄人家眷卻是着實過分!」

「有話好好說,我相信劉·····」

「拋開事實不談·······」

站在一旁,身寬體闊手掌寬大的丁勉冷笑一聲,指着劉正風的鼻子大聲問道:「劉正風,你跟魔教長老曲洋結交,此事,你認還是不認!」

轟!

丁勉,話語誅心!

場上頓時一片嘩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劉正風,就連一臉憤怒的定逸師太跟一直默不作聲的岳不群都倏然一驚。

「曲大哥與我音樂相交,琴簫和鳴,又礙得你們嵩山派什麼事!」

劉正風暗暗嘆息一聲,本意先行將嵩山派逼到對立面上,沒想到丁勉一開口就直指要害!

但他竟然沒有隱瞞,直接開口承認!

「真是笑傲第一實誠人!」

坐在角落裡的盤唯道都不禁無語嘆息,大好的形勢就被他自己一句話葬送!

天門道人聞言,首先站了起來,冷聲質問:「你說的可是真的!」

劉正風寒聲道:「天門師兄,此事只關乎我和嵩山的恩怨,無關其他。師兄只需告訴我,你是支持五嶽劍派,還是同我一起,把左冷禪趕下盟主之位!」

「我只問你,你和魔教相交,是否真有此事?」天門道人師傅當年便是命喪魔教之手,是以他對魔教恨之入骨,此時聽到魔教,早就將理智拋之腦後。

正魔相爭,乃是五嶽劍派的大義所在,是五嶽劍派得以緊隨少林武當的根本。

而如今劉正風死活不肯否認與曲洋相交的事實,卻是逼得他和門派決裂。

無論左冷禪做的有多過分,也不管他出於什麼小心思,外人如何鄙視他這種行為,但他卻始終是位於五嶽劍派的大義之上。

五嶽劍派為了自身利益,心中再不服,也得忍着。

嵩山眾人聽聞,心中大喜。

「劉正風,竟然承認,那還不束手就擒!」嵩山派眾人手提刀劍圍上一眾劉門弟子家眷,一眾江湖人士紛紛退避。

「劉師兄,你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