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挺好,公主我不回去了!》[這裡挺好,公主我不回去了!] - 第2章 逛西湖,也能穿越?(2)

來問到。

唐首他們剛剛扮成山匪在山下的官道上,打劫了茄洲運往京城的稅銀,唐首帶着幾個人正拉着稅銀的箱子趕路。

突然就被寧語夜從天而降,把在前面領頭的唐首給砸倒在地。

唐首用手摸了摸頭上的大包,對管家陳起說道:「陳伯,那女人在哪裡,是幹什麼的。」

陳起躬身回道:「少爺,我們把她給關到隔壁房間了,這女人胡言亂語,信口開河,說的那些話我都聽不懂,不過這女人的內力深不可測。」

「領我去看看。」

唐首和管家陳起來到隔壁房間,只見他們把寧語夜五花大綁的綁住,用了不少繩子,都快把寧語夜綁成粽子了。

寧語夜坐在地上,被繩子包成粽子,只見在她在粽子裏面咕涌了一下:

「大哥,求你放了我吧!要是把你砸傷了,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砸到你。但是醫藥費我會付給你的,你有傷咱們去醫院檢查一下,我真不跑,沒必要把我綁成這個樣子啊!」

唐首一手捂着頭上的大包,一手按着腰:「你是誰?從哪來?怎麼從天上掉下來的,老實交代。」

寧語夜哭着:「我是浙江大學的大一新生,今天在西湖邊遊玩的時候,突然就頭暈目眩昏倒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從天上往下掉,然後就砸到你了,我這樣說不知道你信不信,但這是事實。」

唐首用手指着寧語夜說道:「你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叫什麼名字?」

寧語夜被捆了快一天了,她渾身酸痛不說,有的地方又疼又癢,她動了動身體:「我叫林秀,你有傷我們去醫院檢查治療,你們這樣把我綁着,非法限制他人自由,這是犯罪要坐牢的。」

管家陳起一驚:「坐牢?你果真是看到我們劫官銀了。少爺,這件事事關唐家幾十口人的性命,不能心軟,殺了她吧!」

林秀一聽這話懵了,這怎麼就聊到要殺自己了。

她哭的更大聲了,邊哭邊說:「你們幹嘛要殺我,我哪做錯了,我就是逛了逛西湖,拍了拍照,我又不是成心砸到你們的,再說我也沒賴賬,也同意賠給你們醫藥費。」

見林秀滿嘴瘋話不知道在說什麼,唐首氣的用手拽了拽頭髮:「啊…你再胡言亂語,信不信我真殺了你。」

聽到這話,陳起躬身說道:「少爺,我這就讓人去準備毒酒。」

唐首拉着正想往外走的陳起:「陳伯,我不是這個意思,等摸清了她的底細以後再說,我們在此地不能久留,帶她一起回茄洲。」

說罷兩人就要往外走。

「你們先給我解開行不行,你們這麼多人,幹嘛還把我綁成這樣啊,我又跑不了。」

林秀央求着,她被綁的身上的酸疼,有的地方又癢又疼,她實在是受不了。

唐首看了看林秀對陳起說道:「陳伯,給她解開吧,我看只綁住手腳她也跑不了」

「少爺,這女子有很強的內功,不能大意,要是跑了,跟別人說起官銀的事,那我們就有大麻煩了。」

唐首哼笑了下:「我們這麼多人呢!還能讓一個小丫頭在眼皮底下跑了,沒事,給她解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