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公公不簡單》[這個公公不簡單] - 第8章 審問

清晨醒來時,宋瑤歡覺得臉上暖烘烘的,雖閉着眼,卻感覺有光。她懶懶的抬手擋住臉,稍微睜開一隻眼,便看見了透過窗的光柱。些許塵埃在空中飛揚,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宋瑤歡恍惚了好一陣,她當時還以為是周末,自己是在家裡,而再過一會兒她的媽媽將叫她起床吃飯。

不過和宋瑤歡預計的一樣,不大一會兒確實有人在叫她,急急忙忙的聲音:「宋姑娘!宋姑娘!」

是的,這一切不過是夢,她終究沒回到自己家裡,而她還是屬於這個地方的「宋姑娘」。

有些煩躁的把門打開,迎面就看到了昨晚的那個小太監。

那小太監不知道怎麼了,一臉着急:「宋姑娘,老爺請你去一趟衙門。」

「衙門?」

宋瑤歡聽了這兩個字瞬間清醒,那太監為何要讓她去衙門?自己又沒幹什麼!

來不及梳洗,宋瑤歡頂着一頭亂糟糟的頭髮緊跟着小太監出了府,隨後又坐上李府的馬車,快馬加鞭的趕向衙門。

跨過高門檻,越過朱門,在掛着「明鏡高懸」的大堂上,宋瑤歡一眼就看到了站得筆直的李得言。而李得言的對面則是站了幾個面生的人。

宋瑤歡剛走到殿上,心裏還在尋思是什麼事,結果那幾個面生的人,其中有一個突然大哭起來,不由分說的過來抱住宋瑤歡,嘴裏直喊:「我可憐的女兒啊,爹讓你受苦了,爹沒本事啊,讓你被這歹人掠去……」

宋瑤歡倒吸一口涼氣,她十分想推開身上這個看起來十分圓潤的人。

結果怎麼也掙扎不開,宋瑤歡趁喘氣的空檔偷偷看了一眼李得言,結果發現對方也在看她,嚇的宋瑤歡連忙移開視線。

宋瑞在差點把宋瑤歡勒死的時候終於是撒手了,他淚眼婆娑的看向殿上坐着的那人,委屈又憤怒的說:「邢大人,你可一定要替我們做主啊!那閹人仗勢欺人,平日里就聽聞他不少禍害良家少女,現如今竟連我女兒也……」

這宋瑞才哭完,又有聲音緊接着道:「對啊,邢大人,宋大人好歹也是位有氣節的文臣,豈能讓一個不男不女的東西欺辱到這份上。」

宋瑤歡始終低着頭,不過心裏卻忍不住贊了一聲「少俠好勇氣,竟然敢這樣直白的罵這太監」

坐堂上的邢賀饒有興緻的看着這場戲,反正他也不喜那群陰陽怪氣的閹黨,此時有人給這太監難堪,自己也白得一個熱鬧看。

「李得言,你可對宋瑞等人的說法有異議?」

戲是看完了,現在也該收尾了。

「大人,我想是有什麼誤會。」

李得言終於開口了,面上雖沒表情,但從聲音可以聽出,他是帶了些怒氣的。

「宋瑞之女是前幾日我喝醉了酒,他趁我昏沉,故意送給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