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 - 第9章:畜生是不會說人話的

嚴鶴小聲嘀咕:「跟鬼差不多…..」

那女人像鬼一樣毫無來歷。

秦北舟睥睨的瞧了眼門庭若市的天醫堂,忽而笑了笑,「有點意思。」

想到昨晚那般可愛的小糰子,竟然有三個?

真想瞧瞧。

「太子病重已半年有餘,趙家束手無策,只得求助於天醫聖手,本王倒想看看這天醫聖手是何方神聖?」

那女人跟他搶葯,又炸了他的宅子,這筆賬還沒找她算呢。

他倒要看看,那女人是裝神弄鬼還是欺男騙女。

溫九傾正抱着三個小寶貝,給三個寶寶講解醫藥知識,忽然覺得背後有點涼。

冷不防身後傳來一道傲慢的呵斥聲:

「天醫堂的管事何在?這便是天醫堂的待客之道嗎?!」

溫九傾聞聲轉頭看去,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正一臉怒氣的盯着她。

溫九傾幾不可見的微微挑眉,這是扛不住找上門來了?

那人開口就是一句。

「好生醜陋的一張臉!」

溫九傾挑眉變眯眼,她今日沒換男裝,也沒遮臉,這人擅自闖入還趾高氣昂的說她丑?

一個太醫好大的官威啊,就沖這目中無人的做派,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當朝宰相首輔來了呢。

哪來的糟老頭子!

敢罵他們娘親!

三個小寶貝對這個人說他們娘親丑很不滿,大寶叉腰問,「你是誰?」

看到三個孩子的時候,趙棕一愣,隨後猛地指着溫九傾說,「你就是趙玉諫養的那個外室?」

外室?

溫九傾眉頭一皺,目光冷了一瞬。

「趙玉諫那個不爭氣的,竟找了個這般醜陋不堪的女人,還帶回來三個孩子!」趙棕口氣那叫一個嫌棄。

好似溫九傾是地上的爛泥,不配跟他講話。

「趙玉諫人在何處?還不快讓他來見我!」趙棕呵斥道。

「呵。」溫九傾冷笑一聲,眸光冷厲,露了殺機,「哪來的狗在這兒吠?天醫堂什麼時候允許瘋狗進門了?」

趙棕一瞪眼,這醜女人敢對他無禮?

夫人說的果然沒錯,趙玉諫回皇城卻膽敢多日不回家,端着架子等着他這麼做父親的上門來求。

這就是在給他下馬威。

定是這個醜女人領着三個孩子吹枕頭風,在背後教唆趙玉諫不敬他這個父親。

溫九傾讓三個寶寶乖乖坐好,起身道,「你當天醫堂是你亂咬亂叫的地方?給你三個數,要麼滾出去,要麼橫着出去。」

「你膽敢這麼跟我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