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 - 第8章:你可知你炸的是誰的宅子?

「大姐姐息怒,大姐姐苦等王爺四年,待王爺回來,疼愛大姐姐都來不及,怎會責怪大姐姐?」

溫陽狗腿的討好道。

實則心裏恨得牙痒痒,若不是因為定北王,他何必委屈自己去討好溫月初這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臉。

這座宅子是王爺的私宅,平常無人敢闖,所以才將那小鬼仍在這裡。

誰知竟有人膽子這麼大,敢在這宅子里埋火藥。

溫月初氣的恨不得一巴掌扇在溫陽那狗腿的臉上,「混賬東西,我是怕王爺怪罪嗎?我是心疼王爺給我的這座宅子!」

怕溫月初繼續發飆,溫陽趕緊轉移話題討好,「大姐姐,這屋子都被燒了,那小崽子只怕炸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哼,那小畜生不是逃了出去嗎?我看你這腦子才真該好好炸一炸!」

溫陽,「…..」

為了人生少奮鬥三十年的目標,我忍。

不跟女人一般見識。

溫月初忍下一口氣,「讓你查的事查的如何了?」

「這個…..」

「你沒查到?」溫月初冷眼瞥他一眼,鄙夷道,「在我面前吹噓你的那群狐朋狗友多厲害,溫陽,你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將來如何能讓王爺委以重任?」

她一副定北王妃的口氣高高在上。

「大姐姐,那三個小崽子的爹確實查不到是何來歷,或許…..只是來天醫堂求醫的。」

「這查不到,那查不到,我要你何用?!」

一個三歲小兒都看不住,還讓人炸了她的宅子。

廢物!

「大姐姐別生氣,雖說沒能查到那人是何來歷,不過我查到了別的。」溫陽及時安撫。

「說!」

「那三個小崽子是和趙家公子一道回的皇城。」溫陽挑眉道。

趙家公子?

「趙玉諫?」溫月初赫然想起。

趙小醫仙的名號。

溫陽點頭,就是他。

溫月初鄙笑,「趙玉諫那個可憐蟲還敢回來?四年前被姑母打斷腿,不過是條喪家之犬罷了,能掀起什麼浪來?」

…..

第二天一早,趙玉諫就來了,「阿傾,聽聞二寶被人劫持了?孩子沒事吧?」

彼時溫九傾意識正在空間里配藥,聽到聲音睜開眼,「昨夜的事,你現在才得到消息,你這情報有點晚啊。」

「昨夜的事,我今晨得知消息便趕了來…..」不算晚了,趙玉諫說著一頓,「阿傾,你的臉…..」

「用過葯了,不妨事,過幾天就能消下去。」

她現在這張臉,青筋交錯,誰看誰嚇人。

「既然你來了,那便說說,抓走二寶的是溫月初沒錯吧?」溫九傾聲音微冷。

趙玉諫點頭,「是溫家姐弟不錯,聽聞昨夜太子府遭人行竊,可是你所為?」

溫家姐弟?

這麼說不止溫月初一個人了?

溫九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