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 - 第7章:黑心肝的死女人

嚴鶴心想,那孩子跟主子你有半毛錢關係嗎?

但嘴上還是得聽令,「是。」

秦北舟瞥了他一眼,「傷口處理一下…..」

「那小畜生抓回來了?」

「我辦事,大姐姐還不放心嗎?」

門外傳來聲音,秦北舟和嚴鶴對視一眼,立馬隱身於黑暗。

「咦,這門怎麼開着?」溫陽進門,手裡提着盞燈,別說孩子,柴房裡連個鬼影都沒有。

「那小畜生人呢?不是說帶回來了嗎?」溫月初冷冷的掃了眼溫陽。

溫陽討好道,「那小崽子確實抓回來了,就仍在這柴房裡,奇怪了,怎麼不見了?難不成逃了?」

溫月初嗤之以鼻,「那小畜生不過三歲,他能逃的出去?自己辦事不利,還敢敷衍我?」

「大姐姐你這話說的,我哪敢敷衍你啊?」

小崽子明明抓回來了,難道溜出去了?

溫月初冷哼一聲,「量你也不敢,還不去找!」

那小畜生若無人搭救,溜也溜不出這座宅子。

「是,天黑路滑,我先送大姐姐回去,待抓到那小畜生再交給大姐姐處置。」

溫家姐弟倆走遠,秦北舟和嚴鶴才從角落裡現身。

得,現在不用查了。

孩子是溫家姐弟倆綁來的。

一個三歲小兒而已,怎麼得罪了那溫家姐弟?

尤其…..溫月初還是主子未來的王妃。

秦北舟卻覺得,得罪溫家姐弟的,不是那三歲孩子,而是那孩子的黑心娘。

主僕二人出了柴房,在牆角發現一個閃光點,嚴鶴撿起來一看,「主子,這是何物?」

上面紅色的閃光字。

3。

2。

秦北舟眯起獵鷹般的眸子,出於對危險的敏銳,迅速從嚴鶴手裡奪走那小型炸藥,往後一扔。

1。

「砰!」

爆炸聲響。

身後的柴房瞬間轟塌。

爆炸的熱浪波及到躲避不及的兩人。

「主子,沒事吧?」嚴鶴灰頭土臉的爬起來,爆炸的時候,他本能的擋在主子背後。

但還是沒能擋住爆炸的威力。

轟塌的柴房燃起火光。

秦北舟只覺得背後的灼傷火辣辣的疼,跳起來簡直要暴跳如雷,額頭上青筋突突的跳,「黑心肝的死女人!」

大卸八塊都不解恨。

竟真的想炸死他們。

溫九傾抱着二寶出了宅子遊走在街上穿梭,爆炸的聲響和火光在黑夜中格外的絢麗,她回頭一看,嘴角勾起一個冷笑。

敢挾持二寶,這只是個小小的教訓。

爆炸的動靜很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