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 - 第5章:這叫兵不厭詐

為了不碎蛋,秦北舟迅速後退兩步。

溫九傾轉瞬從空間換出弓弩,巴掌大小的精鋼弓弩猛地射出一枚鋼針,直直的射向秦北舟的眉心。

秦北舟冷嗤一聲,溫九傾瞬間看不清他的身影。

好快的速度!

溫九傾心下驚嘆,下一秒,她射出的鋼針被男人夾在兩指間,男人露出來的那雙眼睛冷冽而嘲諷,「你輸了。」

溫九傾咬牙,這變態怕是連子彈都能接住。

溫九傾握着弓弩和手術刀與男人近身搏鬥,可她低估了這人,這人不僅速度快,力氣也大,溫九傾會的近身搏鬥的功夫是擒拿格鬥。

她暗自咬牙,吃虧就吃在她沒有這人那般渾厚的內力和這個世界的輕功。

溫九傾剛換上麻醉/槍,就被秦北舟擒住了手腕兒,反手將她的手擰在背後,聲音危險的在她耳邊問,「你的這些武器似乎很新奇,你換武器的動作很快,從哪來的?」

他自認他的動作算快的,可卻沒能看清這女人是怎麼做到憑空換武器的?

精鋼弓弩,手術刀,麻醉.槍,這些東西都是秦北舟以往沒見過的。

說是暗器,也不太像。

「想知道啊?我變給你看啊。」溫九傾冷笑一聲。

另一隻手從空間里拿出一瓶防狼噴霧,扭頭就噴在男人臉上。

秦北舟起初還以為她要使暗器,卻不想被什麼水霧似的東西噴了一臉,他迅速後退,可是晚了。

眼睛因強烈的刺痛而睜不開,秦北舟心中泛起殺意,「偷襲我?你找死!」

這個男人很危險,溫九傾不欲與他多糾纏,迅速去搶玄火蓮。

卻在碰到琉璃盒的時候,被一股強勁的內力給震開,溫九傾咬牙,媽的!內力深厚了不起啊!

溫九傾抄起麻醉.槍,想給他一槍,可男人身如閃電,眨眼間就朝着她的脖子掐了過來。

溫九傾不敢鬧出太大的動靜,若是驚動太子府的守衛,那便得不償失。

她身形靈巧的退避,像泥鰍一樣的從秦北舟手臂下滑了出去,待她站穩,玄火蓮已經到了秦北舟手裡。

眼看玄火蓮落在別人手裡,溫九傾目光一冷,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

去他的不敢鬧出動靜。

我得不到,你也休想。

『嗖』的一聲,溫九傾握着精鋼弓弩,鋼針越過男人,射穿了外面一個守衛的腦門兒。

「有刺客!來人!抓刺客!」

瞬間驚動了府里的守衛。

秦北舟回過頭,眼睛的刺痛未消,他閉着眼睛都能想像到這女人小人得志的嘴臉。

本想饒她一命,這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