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戰神娘親帶着三個崽崽殺回來了] - 第3章:髒了天醫堂的門檻

「驚了馬兒,弄髒了你家小姐的衣裳是嗎?」溫九傾目光冷的像冰。

手一揚,動作之快,旁人根本沒看清的時候,只聽見栓在馬車上的馬兒一聲嘶鳴,下一秒連馬帶車轟然倒地。

那馬兒撲哧兩聲就沒氣了。

嚇壞了周圍的看客。

溫月初來不及震驚,便覺得胸前一涼,一縷寒光從她脖頸前划了過去。

緊接着,她胸前衣襟大開,春光外泄…..

「啊!」溫月初驚叫一聲,立馬捂住了白花花的胸口,怒目瞪着溫九傾,「你好大的膽子!擋了我的路,還敢對我出手?」

溫九傾左手精鋼弓弩,射倒了馬車,右手手術刀,順着溫月初的脖子劃開了她胸前的衣裳。

「不是說弄髒了你的衣裳嗎?我給你治治。」溫九傾冷諷道。

沾了糖葫蘆的那片衣料被手術刀整齊切下。

「你敢傷我,知道我是誰嗎?!」溫月初臉色煞白,又羞又怒。

溫九傾鄙笑,我當然知道你是誰,可顯然溫月初沒認出她是誰。

也是,畢竟她都『死』了四年了。

溫九傾甩了甩手術刀,甩掉上面一絲淺淺的血絲,聲音利如刀鋒,「還想要我賠衣裳嗎?」

溫月初胸口微涼,低頭一看,胸前的肌膚上竟是見了血。

她大驚失色,「你,你…..」

「我是他們的爹,下次再見到我兒子,記得繞路走,不然我保證,你們的下場會比這馬兒還慘。」

溫九傾回過頭,抱起小寶,牽着大寶和二寶往回走。

周圍看客紛紛驚嘆不已,驚嘆於溫九傾的彪悍,與清風朗月的外表不符,更有些男人盯着溫月初胸口調笑,溫月初惱羞成怒,牙根磨得咯咯響,恨恨的盯着溫九傾和三個孩子的背影。

「小姐….你流血了,這裡便是天醫堂,我們….我們去天醫堂上些藥包扎一下吧?」丫鬟方才叫囂的氣焰被溫九傾震滅的乾乾淨淨。

溫月初忍着一口氣,目光陰狠的往天醫堂去,總比在外面丟人難堪的好。

「天醫堂不接私德敗壞的客人,髒了天醫堂的門檻。」溫九傾頭也不回的說。

「你,你憑什麼…..」

溫月初氣憤的話還沒說完,於叔就站了出來,面色冷淡的說,「天醫堂今日不開張,兩位姑娘另找地方包紮吧,省的我們回頭還要擦門檻。」

眾多看客們,「…..」

溫月初一口怒氣堵在胸口,感覺胸前的血珠冒的更多了。

小寶軟乎乎的窩在溫九傾懷裡,水靈靈的眼睛淚汪汪的,心疼的溫九傾親了小寶貝好幾口,「小寶乖,娘親給你上藥,上了葯就不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