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出獄》[戰神出獄] - 第3章 陪葬(2)

「誰說不是呢,哎,被逼着結陰婚,晦氣不說,只怕連命都……」農村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這個婚禮是個什麼情況,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奈何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又惹不起曾彪,頂多也就說兩句。

「就是你想讓紫涵嫁給你兒子?」

陳生瞥了一眼木架上的『小男孩』,面無表情地道。

「沒錯!嘿!小子,念在你年輕不懂事,老子給你指條明路,馬上把人放下,然後跪地磕頭,自廢雙手,或許老子心情好,還能留你一命。在這三河村,死幾個人老子還是能擺平的!」

曾彪抱着膀子,好整以暇地審視着陳生。

敢跟他曾彪作對,必須給予慘痛的教訓,更何況是兩個外人,來到這裡,就等於是入了虎口。

「哎,年輕人就服個軟吧,別硬撐,在這裡得罪曾老大的,那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啊!」

旁邊,有好心的老人小聲提醒,實在不忍這兩個年輕人遭到曾彪的毒手。

以前村裡也有人不服曾彪的橫行霸道,可最後都離奇失蹤了,報官也沒有啥作用。

「大頭兵,你不是挺囂張的嗎?怎麼這會兒不吭聲了?知道害怕了吧,可惜已經晚了!」

看到這陣仗,安麗紅的老公孫衛東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來,安麗紅被陳生打得臉都變形了。

現在他們心裏想着等會兒陳生被曾彪給廢了,他們要好好羞辱一下對方,以解心頭之恨。

「曾彪是吧,我也給你指條明路,你一個人自裁,可活其他人。」

陳生的臉色依舊平靜,看都沒有看安麗紅兩口子一眼。

旁邊,鄭少南已經戴好手套,眼神冰冷。

隨着陳生的話音落下,現場的嘈雜聲驟然消退,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哈哈哈!小子,你很有種!」

曾彪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怒極反笑,隨即便一臉猙獰地吼道,「都給我上,剁了這小子!」

他覺得自己已經夠囂張的了,卻沒想到有人居然比他更囂張,讓他自裁?這是要上天嗎?

曾彪的手下足有三四十號,各個都帶着傢伙。

頓時,現場一片混亂,周圍的村民全都躲得遠遠的,生怕被波及。

「既然是毒瘤,就都處理了吧!」

陳生沒有動,只是把張紫涵抱緊,擋着她的眼睛,免得被接下來的血腥畫面給嚇到了。

「是!戰神!」

鄭少南如同一道幽靈躥出去,所過之處血光乍現,慘叫連連。

區區幾十個地痞流氓,在鄭少南的刀下就是待宰的羊羔。

整個過程只用了半分鐘不到,冷風吹拂而過,現場一片死寂,只有那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人們的嗅覺神經。

曾彪獃獃地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幾十號手下,只感覺渾身冰涼刺骨,頭皮都要炸開了。

至於安麗紅兩口子也被嚇傻了,腿軟地都站不起來。

這他娘的還是人嗎?那可是幾十號活生生的人啊,不是什麼雞鴨魚。

「嗒嗒嗒……」

踩在血水裡的腳步聲臨近,最終停在曾彪的面前,還有一把寒光閃耀的軍刀,竟然不染一絲血跡。

「該你了!」

冷漠的聲音猶如催命閻羅降臨,駭得曾彪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股間竟然傳出陣陣尿騷味。

「廢物!」鄭少南不屑地撇撇嘴,舉起手中的軍刀。

然而就在這時,伴着一聲冷喝,一群身穿制服的人把院子包圍起來。

「不許動,把手舉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