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梟龍》[戰地梟龍] - 第3章 玩的麻溜的刺刀(2)

線!

粗重的呼吸聲中,張天驍扣下了扳機,頓時肩甲窩傳來震動,有了第一次的尷尬,這一次早有準備,是以僅僅是震動而已。

一百七十步的距離,還是漢陽造不可觸及的距離,子彈再一次的落空,彷彿沒有出現過一樣,十分的平靜。

張天驍臉上黑成了一條直線,又一次的失敗,對於高漲的信心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好歹自己也是受過正規的先進的訓練之人,怎麼就這麼的不爭氣,連發兩槍都沒有命中目標,而且還是在對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

倘若自己正面對戰,這樣的情況出現,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難道說當年的抗日戰場上,中國軍隊都要面臨這樣的窘境?

血肉之軀去抵擋金屬武器,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犧牲,才可以將小鬼子趕出中國?這一刻張天驍的心不住的顫抖,為抗戰付出寶貴生命的先烈們,就是在這樣的落後情況下,依然趕跑了日本侵略者,又是何其的壯哉!

「我就不信邪了,哪怕是死,也要拉上一個小鬼子墊背。」接連的失敗沒有讓張天驍氣餒,反而刺激了他的血性,朝着小鬼子又是二十步的距離拉近。

本身二百步的距離,對於接受過正常訓練的小鬼子而言,就是一個有效射殺距離,一些老兵甚至可以在三百步距離之內,彈無虛發,遠遠的超過了己方的有效射程。

這不單單是裝備的問題,還有士兵接受訓練的問題,打仗從來都不是從一個側面去衡量,而是要兼顧全局。

眼下張天驍突破到一百五十步之內,純粹的是暴露在鬼子的火力之下,或許對方只要隨便的一擊,就是自己殞命之時。第三槍已經做好了準備,呼吸彷彿停頓了一樣,右手食指輕輕的一扣,子彈再一次的呼嘯而出。

時間似乎停止了一樣,這一刻就像是過去了數萬年一樣的漫長,終於在張天驍的眼中,出現了希望的一幕。

目標搖晃了一下,一頭栽倒在地上,沒有了動靜!

「打中了!」

張天驍興奮的攢緊了拳頭,這一槍將小鬼子嚇得一個個趴倒在地上,茫然的尋找着子彈從哪裡打來。鬼子這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足足有一分鐘沒有任何人動彈,趁着這個時間,五粒子彈重新壓上膛。

視野中一個小鬼子悄悄的站起來,舉着槍四處張望着,直到確認沒有危險後,其他的小鬼子這才一個個的站起來。這一個過程持續了五分鐘,看來小鬼子也比較的惜命,正好達到了張天驍拖延時間的效果。

雙方的激戰進入了白日化的階段,一刻也不曾停息,隱隱都可以聽見砍殺聲,似乎左側陣地上有人在衝鋒,要打開這一面的缺口。

小鬼子擲彈組也知道現在耽誤不得,在六七個持槍警戒的小鬼子保護下,再一次的朝着前方跑去,至於被張天驍放倒的小鬼子沒有人理會。

有了剛才一槍打底,張天驍的信心大增,將槍口瞄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小鬼子,就是一槍。一槍過後,熟練的退彈殼,拉栓扣動扳機,五發子彈間不容髮的就打了出去。

打中了三個!

這一次的射擊成果比較的好,由於是快速的射擊,在鬼子反應過來之前,成功的打掉了三個肩扛擲彈筒的小鬼子,等於說鬼子擲彈組有一半的火力喪失了作戰功能。

「哈哈,再來一波……」張天驍興奮的再一次將子彈上滿,抬起頭想要再偷襲一次,只是瞄了一眼之後,卻是臉色大變的掉頭就跑。

嘭——

一聲巨響在張天驍原來趴伏的位置上響起,衝起的氣浪和泥土,直接的將沒有跑出五米遠的掀翻在地。

「我的個乖乖,這反映速度賊快啊!」一想到剛才探頭看到的小鬼子擲彈筒面朝著自己,張天驍就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小鬼子的精明和反應,遠不是自己設想的那樣,顯然真實戰場上的小鬼子,不是一般的厲害,軍事素養比較高。

自己以為五連擊已經夠快了,但是無疑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還偏偏自以為是的,想要再來一波,也不看看自己的對手是誰。

踏踏——

這時候,張天驍的耳際中傳來一陣腳步聲,顯然是有人朝着自己奔跑過來,抖落身上的塵土回頭一看,五六個穿着糞土黃,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的小鬼子,距離只不過十米之遠。

如此近距離的面對面,都可以看清楚小鬼子臉上猙獰的笑容,彷彿在嘲笑張天驍的自不量力。

張天驍握緊了手中的漢陽造,但是他知道,根本容不得自己去扣動扳機,因為雙方的距離太近了,近到舉槍的機會都沒有。

撲通——

原本起了大半個身的張天驍,突然毫無徵兆的倒下了,似乎剛才的一炮已經重創了他,讓他失去了站起來的力量。

包圍的五個小鬼子明顯的沉重呼吸放緩了很多,互相嘰里呱啦的說著什麼,顯然神情放鬆了,只是例行檢查的朝着張天驍走來。

「賭對了!」

撲倒在地的張天驍整個臉都貼在地面上,那一雙微閉的眼睛,此刻猛然一睜,就像是夜色中的明燈,給人溫暖和希望。面對着生死危機,張天驍靈光一閃的詐死,目的就是希望有機會可以接近鬼子,起碼死之前拉上一個鬼子墊背。

張天驍這一把賭的就是小鬼子的狂妄自大,賭他們的崇尚武力?,在他們眼中,張天驍的血肉之軀,根本抵不過擲彈筒的威力。

他們有五個人,自信就是一對一對付張天驍也是手到擒來,因為類似這樣的戰鬥,他們曾經經歷了很多。

殺死一個敵人很簡單,但是要讓一個人在痛苦和絕望中,不甘心的死去,這樣屠殺的樂趣,才能滿足如今他們扭曲的靈魂。

張天驍可以感受到撲面而來的虐殺氣息,這些沒有人性的小鬼子,此刻怕是正想着如何將張天驍玩死呢!

距離在一點點的拉近,翻毛的牛皮鞋帶着泥土的氣息,明晃晃的刺刀幾乎貼近了張天驍的身體,刀鋒上的冰冷寒意,讓張天驍忍不住有打種寒顫的感覺。

彷彿又回到了面對拆除各種爆炸物的環境當中,張天驍的全身感官在無限的放大,放大到周圍三米之內,哪怕是有螞蟻爬動的聲音,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這種經過長期高強度訓練和實際操作形成的感知,已經融入到張天驍的骨子當中,成為了一種本能,比之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要精準無數倍。

五個小鬼子,兩個在前,三個在後,彼此之間相差不過半個身子,氣息都比較的輕鬆,甚至最後兩個人的手指都離開了扳機。

張天驍雖然沒有睜開眼睛,卻比眼睛看到的更加的清晰,幾乎每一個小鬼子呼吸的頻率,就像是定時炸彈秒錶走動的聲音一樣,絲毫不差的被提取出來。

用槍不是張天驍擅長的,即便是一對一的和小鬼子面對面,也未必佔到便宜。但是張天驍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自己的定力非同尋常,有所動作,那都是按照秒,甚至零點幾秒來計算。

是以即便是如今最前面兩個小鬼子的刺刀,距離身體只有二十公分的時候,仍然沒有一絲動彈的跡象。

二十公分的距離,對於習慣於用刺刀拼殺的鬼子來說,也就一秒鐘的事情。這種情況下,張天驍就是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有翻身的機會。

可惜,他們不知道張天驍是什麼人,還以為是普通的中國士兵,正是這種經驗主義,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後悔」兩個字。

只需要輕輕往前一遞刺刀,張天驍的身上,就會出現兩個血淋淋的大窟窿,想要安全的避讓,就是讓忍者過來,也是一刀斃命的份。

「嗨——」

一個小鬼子停住了腳步,握住長槍的手稍微的往後一頓,頓時從臂彎出處出一股力量,毫不猶豫朝着張天驍就是一刺。

另外一個鬼子,慢了半拍,但是同樣刺殺動作,一點也不含糊,反倒是後發先至的刺向張天驍的後腰。

眼瞅着張天驍身上就要多出幾個血窟窿,說時遲那時快,張天驍的雙臂突然後展,左右手分別抓住了兩桿三八大蓋,用力往前一拉,頓時兩個神情還在錯愕的小鬼子,身不由己的往前一衝,來了個狗吃屎,一頭栽倒在地上「哇哇」的直叫。

而張天驍卻是藉助着這一股拉力,整個人的身體已經翻身而起,胸前一道白光閃過,走在中間的小鬼子,整個人突然鬆掉了手中的三八大蓋,溺水一般的捂着自己的喉嚨,那裡正有一股紅色的鮮血,順着他的指縫流出來,想要說什麼卻是無法言語的栽倒在一旁。

乍起的變故,讓小鬼子根本就跟不上節奏,一時之間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

「殺人了!」

這是張天驍腦海中的第一反應,這還是第一次殺人,尤其是這個被殺的鬼子和他面對面,小鬼子死前的一系列變化,一個不差的落在了他的眼中。

錯愕、震驚、痛苦、求生、絕望等情緒,在這短短的一兩秒鐘中,完美的上映和謝幕。

「我這是在幹什麼?」張天驍恨不得給自己來上兩個大耳光子,第一次殺人確實有點情緒的波動,但是這是殺的小鬼子,是侵略中國,燒殺搶奪無惡不作的小鬼子,不值得同情,是他們天經地義。

一切和自己預先設計的一摸一樣,對於張天驍來說,最危險的就是這中間扣上扳機的小鬼子。假如自己去反擊最前面的兩個小鬼子,那麼在擊殺他們的同時,根本就躲不過此人的槍擊或者刺刀。

張天驍賭對了,而且反擊成功,除了過硬的心裏素質和超強感知,還有自己一身強硬的力氣。

不可否認,排爆手是一個高度危險的職業,為了安全往往穿戴厚重的防爆服,一般人做不到像張天驍那樣行動自如,畢竟防護服這玩意,起碼四十公斤以上,普通人早就壓趴下了。

所以前面兩個小鬼子根本就承受不住張天驍的拉扯,要不是需要借力起身,結局可不是狗吃屎那麼簡單。

乍起的變故,根本就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就在最後兩個小鬼子剛緩過神來的時候,張天驍已經欺身而進,提前阻止了他們的反擊。

張天驍並不是去拼刺刀,而是手持着刺刀當做匕首來使用,這才是符合他作戰的風格和習慣。

刺刀在他剛剛起身的時候,就從漢陽造上退出來,要不是身無寸縷無處存放,張天驍自信,剛剛擊殺小鬼子的速度,還會再快上一點。

站起身來的張天驍,這才充分的發揮出他近戰的格鬥水平,左手一個猴子摘桃將左面的小鬼子拉到自己的跟前,在他巨大的臂力作用下,小鬼子踉蹌的撞進他的懷中。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頭聲響起,小鬼子被張天驍夾住了頭顱,活生生的夾斷了脖子。

於此同時,他的右手也沒有閑着,在左手探出的時候,身體已經九十度的轉開,反握的刺刀順着小鬼子的三八大蓋往上一撩,在距離他胸口三寸的地方,猛然往下一刺,頓時小鬼子的後心冒出一截刺刀,鮮血順着刀尖往下流個不停。

唰——

隨着刺刀的拔出,小鬼子的鮮血噴出一尺來高,似乎想要去捂住傷口,卻是無聲的仰倒在地,身旁是他熟悉的同伴,兩個眼珠子凸露在外面,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八嘎——」

一開始狗吃屎的兩個小鬼子,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後發生的事情,搖晃着腦袋清理着臉上的塵土,一副罵罵咧咧,要張天驍好看的樣子。

滴答——

看着兩個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小鬼子,張天驍沒有偷襲,而是將刺刀在一個小鬼子的衣服上,反覆的擦拭,抹去了上面的血跡。

刺刀的感光似乎讓這兩個小鬼子清醒了很多,當看清前一秒還一起行動的同伴,此刻已經變成了無聲的屍體,如何不讓他們不憤怒。

「八嘎,支那人的該死!」

兩個小鬼子有些色厲內荏的衝上來,渾然忘記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就在他們按照正常的刺刀動作出刀時,張天驍動了。

寒光一閃!

兩個小鬼子手中的三八大蓋已經掉落在地上,似乎想要看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原來握槍的右手已經骨肉分離了!

「啊——」

超高分貝的慘叫聲,從小鬼子的口中叫出來,給這激烈的戰場,平添了幾分血腥和肅殺。

張天驍沒有殺他們只是要多收些利息而已,絕不會便宜了小鬼子,尤其是在現在的情況下。隨手又是幾道寒光閃過,兩個小鬼子的身上再添幾道傷痕,翻滾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小鬼子,戰鬥才剛剛開始!」張天驍朝着遠處小鬼子的擲彈組,比划著一個殺頭的動作。

遠處的小鬼子沒有想到,不但一炮沒有炸死張天驍,反而斷送了五個帝國優秀的士兵,如今那個可惡的傢伙,在挑釁着他們。

這是什麼,這是天大的恥辱!

作為擲彈組的指揮者,軍曹鳩山一郎,此刻心中就像是一座火山要爆發出來,絕不能放過這個可惡的傢伙。

原本是要去支援前沿陣地的,不曾想半道上被一個中國士兵打冷槍,造成兩死兩傷,這是今年作戰以來第一次士兵傷亡。

更可恨的是,對方居然在擲彈筒的炮擊下,安然無恙,而且還讓搜索的五名優秀帝國士兵,倒在了陰謀偷襲之下。

「放炮炸死他,炸死他——」

鳩山一朗此刻完全被複仇的火焰點燃了,絕不能放跑這個可惡的傢伙,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果然沒有人性,連自己人都要炸死!」

張天驍成功挑起小鬼子將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只是沒有想到是那麼的決絕,毫不猶豫的就開炮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