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梟龍》[戰地梟龍] - 第2章 三槍放倒一個鬼子

轟轟——

張天驍的耳畔不時的傳來劇烈的爆炸聲,搖晃着拍打着頭上的塵土,這才漸漸的看清四周的的景物,像是想起了什麼,在自己身上胡亂的瞎摸一通,繼而整個人像是中了五百萬大獎似的跳起來。

「哈哈,小爺沒有死,沒有死啊!四肢俱全,能跑能跳,傳宗接代的玩意完好無損,哈哈……」

「不對,不對,明明記得第一時間防暴頭盔就炸裂了,就算僥倖未死,起碼也是重傷啊……」

剛剛還手舞足蹈的張天驍,這時候再次的檢查了一下自己,這個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尖叫起來,這叫聲,甚至蓋過了隆隆的炮火聲。

張天驍看到的是什麼,是一個沒有穿衣服的自己,要不是身上沾滿了泥土,還有說不清的什麼黑色髒東西,不然整個人就走光了。

他的尖叫,倒不是因為沒有穿衣服,一個大老爺們怕啥,這周邊又沒有人,放眼望去三十米之內,只有他一個人站着。之所以尖叫,是因為,明明記得之前自己身上穿的可是四十公斤的防爆服,這玩意相當的沉重,難穿也難脫。哪怕是遇到重磅炸彈爆炸,就算是震死了自己,防爆服起碼還有個殘件什麼的,總不至於消失的無影無蹤,何況自己是完好無損的呢!

嗖嗖——

張天驍還沒有來得及確認這是戰友和自己開玩笑,還是自己在做夢,突然感到屁股上一疼,伸手一摸,竟然滿手是鮮紅的血跡。

「哎呦,這他媽是誰幹的,居然敢打老子屁股?」

從軍五年,摸爬滾打,大傷小傷無數,還從來沒有讓屁股挂彩過,如今倒好,差一點就完爆了自己的命根子。

濃濃的戰火硝煙,厚重的硫磺味,還有周邊這時不時的炮火聲,尤其是子彈的穿梭聲,一刻也沒有清閑着。長槍、短槍、機槍聲,還有手榴彈,乃至還有廝殺喊叫聲,順着風,清晰無誤的傳遞到張天驍的耳邊。

意外的挂彩,讓張天驍意識到這不是演習,這是真槍實彈啊!

自己明明是接到上級的命令,說是一家開發商在挖地基的時候,意外的挖出數百枚過去戰場遺留的炮彈,自己作為全省有名的排爆手,自然是首當其衝的沖在第一線。

這一批炮彈,是屬於二戰時期日軍遺留的武器,其中有不少重型炮彈,甚至還有疑似化學炸彈,是一次危險係數相當高的排爆任務,幾乎清空了方圓十里地的所有人員。

張天驍成功的排除了一顆疑似化學炸彈,正當排除第二顆的時候,手中的炸彈發生了爆炸,那一刻,張天驍只記得眼前紅光一閃,所有的炸彈都爆炸了。

無論防爆服的質量有多麼可靠,還是二戰時期的炸彈威力再怎麼小,當數量一多的時候,結局張天驍就是用腳趾頭都可以想清楚,屍骨無存。

可是自己現在活着,真真實實的活着,屁股上的疼痛和鮮血可不是假的,自己眼睛看見的,耳朵聽到的也是真真切切的,那麼自己現在在哪裡,這是一個什麼地方?

嗖嗖——

又是幾發子彈從張天驍的身邊穿過,意識到危險的張天驍立刻匍匐在地上,立馬感到胸口被什麼東西給磕着了。順手一摸,是一桿長槍,只是當看清了是什麼槍的時候,頓時整個人呆住了。

漢陽造!

眼前的這一把槍居然是老古董漢陽造,早就習慣現代武器的張天驍,怎麼想也不會想到,這些只有在紀念館或者影視劇上,看到的玩意,居然出現在自己的手中。

「蠻重的,怕是有五六斤,槍身上有不少劃痕,槍托也被磨光了……」張天驍仔細的打量着這把漢陽造,拉動了槍栓,裏面還有三粒子彈沒有打出去,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充斥着鼻子。

冷靜下來的張天驍,這時候才從周邊的槍炮身中,聽出了一點不同尋常的味道。作為排爆手,他對各種炮彈、手雷、爆炸裝置,那是相當的熟悉,和眼前的一比較,完全的不是一個等級,至少說,在槍炮造成的威力上,並不是十分的強烈,有點土炸彈的意思。

但是這些完全是從槍炮中發射出來的,難道都是和這個漢陽造,同一個時代的老古董?要知道這些陳舊的武器,早就被軍隊淘汰了,哪怕是銷毀的槍支都比這個要來的先進。

「小爺不會穿越了吧?」

張天驍突然想到這麼一個荒誕不經的猜測,頓時整個人順着最近的槍炮聲匍匐過去,當然漢陽造也帶着,或許是下意識的動作,有槍在手,什麼都不怕。

二百米的距離,張天驍一共遇到了十一顆子彈的威脅,還有一顆炮彈的歡迎,也見到了兩具血肉模糊的屍體,看得出是死在炮彈之下,已經燒焦了。

只是從他們少有的遺物中,發現了十一發子彈,一把刺刀,一個軍用水壺。

這些都不是緊要的東西,衣服才是最迫切需要的,可惜連個臭襪子都沒有。這一次身無寸縷匍匐前進,可把張天驍害苦了,簡直要了小兄弟的命嘛!

刺刀裝上了槍,早就沒有水的水壺,成了放子彈的彈藥盒子,背在了身上。前面已經隱隱約約的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張天驍頓時來了精神,悄悄的探出頭,觀察着未知的情況。

噠噠噠——

眼前是一個窪地,此刻正有兩伙人在進行着激烈的交火,那噼里啪啦的響聲比過年的煙火還要熱鬧,最顯著的就是響個不停的歪把子。像是一條火蛇,在不停的吐着蛇信子,在這個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非常的明顯,而且不是一條,足足有十幾條在不停的對射着。

轟——

一陣火光四起,位於左側的一挺歪把子沒有了聲響,顯然是被對方炮火炸毀了,通過爆炸威力的推算,是小型迫擊炮所為。這一片戰場,雙方也就是幾百人的規模,打得不亦樂乎。

「狗日的,居然是膏藥旗!」

顧不得槍林彈雨,張天驍慢慢的接近交戰的前沿陣地,赫然發現右側的陣地上,竟然飄揚着令人討厭的膏藥旗,這是張天驍沒有想到的事情,也就意味着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抗日戰場上。

不知道是哪一年,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但是只要有鬼子的地方,就有反擊的中國人。

張天驍握緊了手中的漢陽造,整個人的精神已經緊繃了起來,在做着深呼吸,調整着自己的情緒,就像是每一次執行排爆任務時,都要做到讓自己的心先平靜下來。

轟——

左側陣地上又是一挺歪把子啞火了,張天驍終於知道這小型迫擊炮是什麼了,是小鬼子的擲彈筒。這玩意可是鬼子小股部隊的殺手鐧,對於中國軍隊來說,那就是機槍手的噩夢,往往機槍打不了幾百發子彈,這擲彈筒就找上你了。

張天驍沒有冒失的就提槍而上,而是通過鬼子的槍聲來判斷對方的火力和規模,如今還有七挺歪把子在活躍,和一個標準的鬼子中隊九挺歪把子配置,相差不遠。

具體人數不詳,只能通過以往軍事網站上公布的標準配置來推算,鬼子的人數在二百人左右。七挺歪把子、不知數目的擲彈筒,以及彈藥充足的三八大蓋,這樣的兵員戰鬥力,起碼可以應付我軍一個相當有戰鬥力的營級戰鬥單位。

如今左側的反擊,逐漸的被壓制下去,右側左翼的鬼子已經將陣地往前推進了數百米,只要再往前推進一點,就可以撕開左側一個大口子,屆時藉助這窪地,堵住我軍撤退的後路。

鬼子的胃口還不小,準備一股全殲我軍,仗着強大的火力,還真是有着極大的可能。

張天驍很想扭轉乾坤,將這些小鬼子統統的送回老家去,但是殘酷的現實告訴他,自己能否活命都是未知數,更不要說一個人去面對着無數的槍林彈雨。

打仗不是靠一腔熱血一肚子豪情,抗日神劇看多了,估計就得腦殘了。張天驍不是腦子一熱的人,自己沒有那三頭六臂,可以將小鬼子手撕了,也不可能有一顆手榴彈炸毀飛機的能力。

但是並不代表他什麼都做不了,起碼現在他心中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打掉小鬼子的一挺歪把子,給自己人爭取一線希望。

打掉一挺歪把子,不是擊斃一個射擊手那麼簡單,而是徹底的擊斃這個歪把子小組所有人,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仔細的巴拉着身上所有的裝備,無非一把漢陽造帶刺刀,加上總數十四顆子彈而已。

鬼子的意圖十分明顯,顯然左側想要堵住這個缺口,已經展開了反擊,雖然成效不是很大,但是鬼子推進的勢頭被擋住了,依稀可見最前沿的地方,已經有人開始了白刃戰。

夜色慢慢的籠罩了大地,這對於不善於夜戰的小鬼子來說,是個不利的態勢,是以他們也加大了火力輸出,想要一鼓作氣的拿下。

轟轟——

小鬼子的擲彈筒不要命的傾瀉着炮彈,看着一個個帶着火焰的炮彈,落入左側陣地上,驟然一股地動山搖的感覺,從張天驍的胸口傳來。

「不好,怎麼忘記了這一茬?」原本匍匐在地上的張天驍,突然的爬起來抱頭蹲在了地上,頓時屁股上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差一點沒有暈厥過去。

屁股又流血了!

「我的個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