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遇見你》[再一次,遇見你] - 第2章 請多多關照

博文中學,青騰市排名第一的重點中學,師資力量雄厚,每年考上全世界名校的畢業生多的不勝枚舉。也就是這樣,博文中學一向對生源這方面卡的很嚴,基本不存在有學生走後門這樣的情況出現,所以能進博文的學生那個個都是身懷「絕技」。

停在學校正大門前的豪車上遲遲不見有人下車,路過的學生和家長都對裏面坐的人異常好奇。

「哇,真的是豪無人性啊!」

「真的好想看看車上坐的是誰呀!」

「都這麼有錢了,肯定不是美女就是帥哥啊!」

「那不一定,萬一車上是哪個領導呢。」

「你都說是萬一了,你自己都不相信。再說了,哪個領導敢開這麼豪的車呀!」

路過的同學都在議論紛紛,感覺像是捕到了什麼八卦的苗頭,就差一把瓜子一杯茶了。

一對前來報到的父子看到這樣的場景,兒子一臉平靜的往大門走去,而父親卻一臉興奮的拍拍兒子肩膀帶着教導的語氣對孩子說:「看到沒,只要你好好學習,你以後也可以開那樣的豪車。」

兒子一臉無語的表情輕飄飄的說:「爸,咱能不能現實一點,這種東西只有兩種可能,生來有或沒有。」

條條大路通羅馬,而有些人一出生就在羅馬。這句話話俗理不俗。車裡人的生活是多少人他們挑燈夜戰,埋頭苦讀,甚至不惜用青春去與人生進行一場豪賭都不一定能企及的夢。而誰又想到在幾年後的今天我們管這些人叫「小鎮做題家」。

那時的沈文樓也曾慶幸過自己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但如果問十年後的沈文樓他可能會回答「隨便吧,都可以。」似乎隱隱約約中有一架天平已經丈量好了一切,不管你怎麼改變,它都保持它既定的角度不偏不倚。

「少爺,停好了,可以下車了。」司機老李對坐在後面的少年說道。

「不是說好不開進校園,在剛才那個紅綠燈轉角就下車嘛。」

沈文樓一支手微微扶額,另一支手在車門上輕敲。

「這是夫人吩咐的,說是怕你在學校里受欺負。」老李連忙回復道。

「媽也真是的,不知道有個詞叫仇富嘛。」沈文樓知道老李只是聽人辦事的也沒太為難他,畢竟這車又不可能倒回去。

「李叔,放學不用來接我,以後也是。」沈文樓吩咐道。

「好的,少爺。」

當下,只有硬着頭皮下車了。沈文樓拿出書包里的黑色口罩戴在臉上,抓了抓頭髮,看準車外人少的時候抓起書包打開車門就往學校里跑。

正等在車外的圍觀群眾只看到了一個身穿藍白色運動服的少年的背影,挺高的,其它什麼都沒看到了。

「看後腦勺就知道一定很帥!」A同學看着遠去的背影犯起了花痴。

「那你看看我的後腦勺呢。」B同學一臉認真的說。

「滾」這一聲很乾脆。

………

高一新生的初次分班信息就張貼在學校教學樓**大廳的公告欄里。蕭思雨和尚可兒好不容易擠到人群**看了好幾個公告欄都沒有看到她們的名字,索性兩個人就倚靠在大廳**的大柱子旁休息。

「你說,我們會被分到哪個班呀?」

蕭思雨拿着學校發的宣傳單折了又折,好不容易折出了個扇子的形狀賣力的扇了扇,試圖將這周圍的「蒸汽」都給扇走。

「不知道,都看了十二個班了,都沒看到我們的名字。」這時只可以從尚可兒的臉上讀到四個字,放棄掙扎。

「沒事,不着急,你可是我們七中的驕傲啊!你肯定可以去一個好班。」蕭思雨給尚可兒扇了扇風安慰道。

「但願吧!」兩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

「你聽說了嗎?1班和18班是今年高一的火箭班。」

「真的嗎?你是怎麼知道的?」

「據可靠消息,1班和18班的班主任就是上一屆高三火箭班的班主任。」

「啊!好可惜我不在這兩個班。」

兩個新生從蕭思雨她們旁邊經過小聲的討論道。

但這些話都被蕭思雨她們聽到了。蕭思雨二話不說就拉着尚可兒去找18班,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