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深情中隕落小說免費閱讀》[在他深情中隕落小說免費閱讀] - 第10章 定情信物(2)

杯水壓壓驚,拍拍胸口。

「水,水。」

安若口渴的喊着。

蘇卿趕緊又倒了一杯喂到安若嘴邊。

「怎麼喝這麼多酒。」

安若喝了水就睡著了。

蘇卿又去拿了被子出來給安若蓋上。

折騰了一晚上,蘇卿很困,沾床就睡了。

這夜,她做了一個夢,夢見陸容淵化身地獄閻羅找她索命。

蘇卿掙扎着從夢中醒來。

天已經亮了,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照進來,讓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原來是個夢。

真是太嚇人了。

她怎麼會做這樣的夢?

蘇卿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蘇卿,我怎麼在你家啊。」安若也醒來了,喝多了,頭疼的厲害。

「我看你下次還敢喝這麼多酒不。」蘇卿起床,給安若調了一杯蜂蜜水:「喝吧。」

「蘇卿,你最好啦。」安若挽住蘇卿的胳膊撒嬌:「昨晚謝謝啦。」

「昨晚怎麼回事?」蘇卿一邊往廚房走,一邊問。

安若不是能把自己喝這麼醉的人。

「被安羽那混蛋給算計了。」安若氣憤地說:「我待會就去找他算賬,那李森出了名的花心好色,他竟然把我往火坑裡推,辛虧我硬扛着,把你等來了,否則我就晚節不保了。」

安羽是安若同父異母的哥哥。

兩人就相差一天。

豪門裡,有幾個私生子私生女,太過平常了。

蘇卿沒好氣的白了安若一眼,打趣道:「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還晚節不保呢。」

「反正就那意思,再讓我碰到李森,老娘打斷他一條腿。」安若擼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樣子:「對了,昨晚你怎麼脫身的?」

安若喝斷片了,壓根不記得後來發生了什麼。

「我踢了李森一腳。」蘇卿言簡意賅,也沒提後來的事。

安若臉色微變:「李森出了名的睚眥必報,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蘇卿毫不在乎的聳聳肩,眸低划過一抹寒光:「他不怕死的可以再來。」

安若盯着蘇卿,很是欣慰:「我認識的那個蘇卿又回來了,你早該跟楚天逸分了,我反正一點都不看好,他跟蘇雪倒是挺配的,渣男配綠茶,絕配啊。」

蘇卿煮了兩碗煎蛋面,安若真是餓極了,幾口就吃完了。

剛吃完,接了個電話,嘴裏罵罵咧咧:「安羽,你給我等着,姑奶奶馬上過來。」

安若就是個炸藥桶,一點就着。

不長記性,風風火火的又走了。

蘇卿失笑一聲,換了身衣服,扎了個馬尾就下樓了。

「嘀!!」

蘇卿聽到車喇叭聲,回頭一看。

是陸容淵坐在車裡。

他果真來接自己。

陸容淵下車為蘇卿拉開車門,十分紳士:「昨晚睡的好嗎?」

「還好。」蘇卿坐進去,她自然不會說昨晚做了一晚上的噩夢。

車子啟動。

上班高峰期,路上十分堵車,兩人一路很少說話,但是這種沉默又並不尷尬。

到了公司門口,下車時,陸容淵拉住她的手:「等一下。」

「怎麼了?」蘇卿疑惑。

「有東西送你。」陸容淵從車后座將早就準備好的禮物送給蘇卿:「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蘇卿很是意外:「怎麼突然送我禮物,今天什麼節日嗎?」

陸容淵滿眼寵溺:「定情信物。」

四個字讓蘇卿心跳好似慢了半拍。

猜你喜歡